一战华工徐思九的旅法人生 法国一战华工:“我是一定要回家的!”

文/吴文超
 
华工徐思九1895年3月10日出生于安徽灵璧沙滩村(今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大庙乡沙滩村),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中长大。15岁时徐思九给族长家当伺童,有一天因做错了事,受到族长家人的殴打。受到屈辱的徐思九立志要离家当兵,在外面闯有出息了再回家。虽然父亲徐青源坚决反对他离家当兵的事情,但最终也没能说服他,徐思九随后离开家进了军队。1915年,法国来中国招工,1917年8月5日,刚当完兵的徐思九家都没回就报了名,直到他将自己在部队的衣物、被子寄回家后,家人才得知他做了华工。
 
徐思九乘坐的船从江苏浦口出发,经过几十天的海上颠簸在法国马赛登陆。到达法国之后,他被分配在波尔多的火药厂做工,编号是16293,主要工作是装填弹药。这个火药厂在拿破仑时期就已存在。

一战华工徐思九年轻时的留影
一战华工徐思九年轻时的留影

徐思九(后排中)和家人合影
徐思九(后排中)和家人合影

 
徐思九签的劳工合同为五年制,战争结束后他留了下来。当时法国战后重建,需要大量的劳力,他找到了巴黎近郊雷诺公司的工作,一直做到退休。
1929年7月13日,徐思九与一位名为奥古斯蒂娜•布拉姆斯坦(Augustine Blumstein)的法国女子结为夫妻。奥古斯蒂娜是法国阿尔萨斯人,长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他们的后人继承了奥古斯蒂娜的遗传基因,都生有一双蓝眼睛。徐思九夫妇一共生有三儿二女五个孩子。
 
徐思九到法国后一直和家里有联系,在他遗留的几封家书里,就有父亲徐青源给他的来信:“思九我的儿子,收到你的来信,知道你一切安好,我心里十分安慰。现在家中一切安好,不用挂念。只是我思子心切,请你务必早日还乡,以抚慰我的期盼,切记切记我说的话,信件已经损坏,不必再追究原因……下次来信寄到中华民国安徽灵璧沙滩河的南边我的名字收即可。这是沙滩新盖的邮局。”“……由于他(代写信的人)家公务繁忙,不能接受委托,幸亏他四月份回来,至此才收到你的信件。听到你说如果我有所需,你可通过邮局汇款,我十分欣慰。现在家境正是贫困的时候,如果收到你的钱,就像是雪中送炭。现在河运都开通了,会沟(地名)南北两边都是肥沃的土地,农田有水灌溉,麦苗长势非常好,来年肯定是丰收。唯一不好的是,县北的2、3、4区(居住地)都受到很大的天气影响,恳求上帝赐福,让来年的收成变的更好。”
 
1937年的时候,徐思九欲回国探亲,他约了两个留下的华工一起从法国拉弗尔码头上船。可是,他的两位战友在船上遭人刺杀,受到惊吓的徐思九从船上逃到陆地,打消了回国的念头。那时,他已有两个孩子,他至死不明为什么两个战友会被刺杀,随后只好安下心来在法国生活。
 
后来,中国被日本人占领,中法邮航中断。再后来,法国又被德国人占领,徐思九和国内的亲人从此彻底失联。1973年10月1日,徐思九在巴黎与世长辞,终年77岁。徐思九先生直到去世都保留着中国国籍,他曾说:“我是一定要回家的!”

晚年的徐思九与妻子奥古斯蒂娜
晚年的徐思九与妻子奥古斯蒂娜

左图:奥古斯蒂娜与女儿德尼斯;右图:徐思九的三个儿子何萌、克劳德和雅克
左图:奥古斯蒂娜与女儿德尼斯;右图:徐思九的三个儿子何萌、克劳德和雅克

 
徐思九的孙子菲利普在清理姑姑居所杂物时发现了遗物中有一本厚厚的文件夹,打开后看到了祖父徐思九的各类纸张文件和照片。菲利普随即做了2份复印件,其中一份交给了他的女婿纪尧姆(Guillaume)。纪尧姆在马赛的博杜安船舶发动机公司(Moteurs Baudouin)工作,而恰巧在一年前这家公司刚刚被来自中国山东的潍柴动力全资收购。中国派管理人员在公司工作,纪尧姆找到了同事曲正堂先生,请他帮忙在中国寻找岳父和妻子的中国亲人。热心的曲正堂先生把菲利普一家的寻亲信息发在了安徽宿州的政府网站里,寻亲帖子被迅速转发,引起了巨大关注。不久,纪尧姆在马赛收到了来自中国的堂弟徐金浩的电子邮件,他们通过视频,确认了亲人关系。
 
原来,有同村的人看到了寻亲信息,将信息转给了徐思九的侄子徐善明,徐善明在《关于大伯父徐思九的回忆》里说:“我8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所以我母亲王爱云经常给我讲法国大伯父的事情……大伯父出国之后我们之间都有通信,大伯父给我们寄回了大伯父和大伯母的合影照片,后来又寄来了三个孩子的照片,大伯父的照片我从没有看到过,但是这三个孩子的照片我有看到过。爷爷(徐青源)一直非常想念大伯父,爷爷曾把大伯父出国前寄回家的衣物、被子和花网以及与大伯父通信的信件放在床对面,这样爷爷每次睡觉的时候就像能看到大伯父的衣物,看到了衣物也就看到大伯父了。“爷爷徐青源活着的时候特别嘱咐二伯父和父亲徐思化、母亲王爱云:‘一定要记住找到你们的大哥徐思九,他是一个孝子,一定会回来的’。就这样爷爷的话在我们家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法国政府为徐思九颁发的华工执照
法国政府为徐思九颁发的华工执照

徐思九的孙子菲利普与太太合影
徐思九的孙子菲利普与太太合影

 
“后来中国爆发了抗日战争、第二次国共内战、文化大革命,大伯父的衣物、信件、照片均在此期间被毁,再之我们家以前都是没有文化的老百姓,加上生活的贫穷和父亲等父辈相继过世,寻找大伯父更困难了。我曾两次写材料向有关单位及部门反应情况,但都因为地址不详,信息不全而无法查询被拒之门外。再后来92岁母亲王爱云也在2008年过世了,母亲在临终前还和我们说:‘不要忘了法国的大伯父,他可能已经不在了,但是他有后人,不论到什么时候都要争取找到他,实现我们家几代人的愿望’”。
 
正是两边亲人执着的寻觅,才使一家人最终能够团聚。不久后,菲利普国内的堂弟徐金浩赶在菲利普生日的时候来到了巴黎。菲利普一家一直保留了中国人过节包饺子的习惯,徐金浩在法国也吃到了家乡味的饺子。菲利普说,这都是自己长期摸索实验,才包出了与爷爷包的一样味道的饺子。
 
菲利普家住93省奥拜维利耶市(Aubervilliers)的一幢社会保障房里,他和太太都是巴黎一家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但菲利普长期有病,不得不在家休养。作为华工的后代,从未去过中国的菲利普一直有个心愿,要在有生之年带一把爷爷坟墓上的泥土和爷爷的遗物去一次中国。他想要亲手将这把泥土撒在徐家的祖坟上,以示徐家团聚,弥补爷爷没能回家看望的遗憾,让他在欧洲游荡的灵魂得到安息。但是,一家人旅途的费用,因菲利普身体原因,只能乘坐飞机卧式舱而使机票更加昂贵,让这位华工后裔的愿望难以实现……
 
读者朋友们,如果您愿出手相助,帮助菲利普完成爷爷遗愿,请与华人街法国总公司联系。
 
Sinocom SARL
 
地址:47 Rue de Turbigo, 75003 Paris
电话:0033-(0)1 44 61 05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