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看官场 n°395

1. @朔微博:日本人是如何搞拆迁的?从1986年到2003年,日本六本木新城建设历时17年,其中政府与400多位被拆迁户的沟通就花了14年,进行1000多次恳谈会!拆迁赔偿有法律法规和详细的计算标准,就连原住户家里的花瓶也在赔偿之列,甚至连根樱花树都要从它树干的粗壮程度还有树龄等方面入手进行仔细的赔偿计算。

2. @文史女教师:一开口便是民族、国家和政府的安危、盛衰和荣辱,但对于自己的基本权利、自由和尊严,却从不思考,对于身边的各种不公不义和无数无辜、无助和无告的弱者,却漠不关心。

3. @zhongwei:新一国两制:“人民上网实名制,官员财产匿名制。”

4. @我卖糕的:天朝最近几年烂尾新闻日趋增多,当事官员被其恩主以装聋作哑的形式庇护,他们深知:天朝从不缺少转移视线的新热点。所以,他们面对诘问和质疑,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以时间换空间,最后成功逃出舆论中心。

5. @张鸣:有一次,在北大演讲,有个学生问我,如果因为反毛,你有一天被枪毙,你会说些什么?我说,如果都21世纪了,一个国家的国民还会因为不同意另一个国民而被枪毙,我什么话都不会说,因为,这就是地狱。

6. @何三畏:中国的“三大基本法”是“领导的看法、领导的想法、领导的说法”;中国的“三个诉讼规则”是“大案讲政治,中案讲影响,小案讲法律”;中国的法治基本状况,则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