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看官场 n°551

1. @于建嵘:我对许多地方运动式的发展特别是扶贫,一直保持着警惕。去年,我就到过阜平。一家公司与地方政府和官员一起,将农民几千亩枣园用推土机推掉建所谓现代农业产业园,在得到国家巨额资金后再没有了踪影。农民原来还可以靠枣树有所收益,现在只能看着荒山发愁。

2. @至暗时刻:北大学术是怎么沦陷的?看看北大官网,就知道了。一名书记,四名副书记,一名校长,9名副校长,8名校长助理,一名纪委书记,一位秘书长,一位总会计师,还有常务书记常务副校长的排位。总计26位领导,哈佛大学校长都哭了,这是学校吗?这明明是国有大企业!

3. @推墙:当俄罗斯宣布要归还日本两座岛屿时,中国正在为普京等政要来青岛参加峰会而忙的不亦乐乎。本次会议,依旧延续大陆当局开会不计成本、不惧扰民的作风,为筹备会议,青岛工厂歇业,工地停工,暂停收发快递,机动车三证加油,强拆户外显示屏……想问一下,如此费心费力,咱能不能也从俄手里要回点被侵占土地?

4. @常邗:极权专制的传统是这样的:君王总想绝对控制臣下,政府总想绝对控制人民,上司总想绝对控制下属,父母总想绝对控制子女,老师总想绝对控制学生。绝对控制不好听,于是他们说成了“绝对忠诚”,“绝对服从”,“绝对听话”,“绝对乖”等。

5. @五羊城骑士:抢劫地主,地主们家破人亡;抢劫资本家,资本家血本无归;抢劫知识分子,敢说的打成右派;抢劫工人,让工人下岗失业;抢劫农民,让农民无地可种。人类它们已经没有对手了,于是转向自然:先是征服了水,河流变成臭水沟;后来征服了空气,雾霾笼罩神州。它们是宇宙的主宰,所过之处,寸草无生!

6. @纵横四季:北京的大领导考察某省,省长、省委书记作陪,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省长、省委书记考察市县,趾高气扬、神气活现,市县官员也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市长、县长考察乡镇,乡镇官员又是一副奴才相,市长、县长又是一副大爷样,满朝尽是狗奴才……

7. @视界:官员在上级面前如何低三下四,就一定要在部下面前飞横跋扈找回。在习近平、金正恩面前头低的越狠的人,对下级越专横。

8. @图文:苏荣大管家、江西省委秘书长赵智勇,2014年落马,连降七级成为科员。但在2017年,他却成为香港上市公司百田石油国际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你党官员真是活得滋润,落马又能怎样?几乎没有死刑,缓刑几年、意思一下,出来后又是横着走。在官场混过,这叫“有资源”,是各大公司争抢的香饽饽。

9. @Yorkson:一群人垄断了政治并且控制经济,他们非常轻易地把这种权力传给下一代,别人休想进入这一特权里面,这就是中国特色权贵垄断世袭阶级。在中国,这种阶级已经形成。他们控制国家命脉,把利益给国外用来换名声和外国的认同,把本国人当成奴隶置于生死线上挣扎。这就是现在中国特色权贵垄断世袭阶级现状。

10. @推墙: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近日在参加某论坛时,详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一系列深层问题,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评:有着世界上最勤劳的人民,他们享受着世界上最低的福利,而你们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