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贪官公款狂整容 “连哭都像是在笑”

【记者苗薇综合报导】已落马的重庆教育界女高官杜晓阳的贪腐细节日前被中纪委披露,指其连经济困难学生的补助款都不放过。此外,更揭其迷恋整容,因为脸过度整形,悲伤的表情难以呈现,“连哭都像是在笑”。
 
中纪委批重庆女贪官:鸡脚杆上刮油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9月5日刊文,用词罕见地披露已落马的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前党委副书记、院长杜晓阳贪腐情节,指她涉嫌受贿、贪污及私分国有资产,享特权、搞特殊、伪造档案,甚至“鸡脚杆上刮油”,连经济困难学生的补助款都不放过。

杜晓阳
杜晓阳

 
文章提到,杜晓阳疯狂迷恋整型,动辄刷卡10万元用于整型,在他人“漂亮、身材好”的夸赞中自欺欺人,享受自感年轻的错觉。但是,“因为她那张过度整型的脸上,连悲伤的表情都难以呈现”,她落马后,不止一次“笑着”流下悔恨的泪水。
 
撰文指,2003年10月,杜晓阳任万州区职业教育中心校长,后担任党委书记,到2011年该中心升格为副厅级高等职业院校—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杜晓阳一直任党委副书记、院长直至2016年被免职。
 
在这13年间,杜晓阳作风霸道。该学院领导班子形同虚设,从后勤基建到人事变动,杜晓阳一人说了就算,自称是单位的“一霸手”。
 
文章披露,杜晓阳曾安排他人套取国家中等职业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资助款643万余元人民币,套取万州经开区发放学生实习顶岗补助48万余元人民币,克扣学生教材折扣费25万元人民币,违规收取学生安全员考证费8万余元人民币。
 
杜晓阳为了延长政治生命改小3岁,她想办法办了假的户籍证明和出生证明,将自己的出生年龄从1957年改为1960年。直至2016年被发现后,杜晓阳才被免去院长一职。
 
据称,杜晓阳吃穿追求档次,全身名牌,多次用一个月的工资来购买一件衣服。而她的学生,由于多数来自贫困农村,很多学生中午舍不得买一份荤菜。
 
杜晓阳于2018年4月落马,并在7月份被移送司法。当时的官方通报称,她把对学生的有关资助政策当作自己的发财路径;收受多名下属礼金;篡改、伪造个人档案资料32处;违规公款报销应当由个人支付的有关费用;私设“小金库”等贪腐罪行。
 
利用公款整形的女贪官
 
近年来大陆女性官员犯罪呈现新特点,继“性腐败”之后,“美容腐败”也可以开列出一个很长的名单。
 
据《新京报》报道,2012年,北京市检察机关就查处了12起女性官员“美容腐败”案件,其中最出名的是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前局长刘光明。刘光明为以色相勾引官员,花500万元去香港、韩国、澳大利亚等国际知名美容所美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她从一名普通的税务所副所长一跃成为鞍山国税局局长,全靠“性贿赂”上位。
 
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副局级),在美容院享受从头到脚的高档美容,四年“美”掉公款4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