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姻缘 宽容 法国柬埔寨华人的传奇人生

 牛牛/看中国)
(插画: 牛牛/看中国)

(接上期)

伊姐之前,X一共有四任妻子,第一位妻子是在X一边读书一边当军医时结识的,还为他生下两个儿子。不幸的是生下孩子没有几年妻子就去世了。于是X带上两个孩子和过世妻子的妹妹逃到了越南。

到越南后,他们住在一个胡同里面。因为X是军医,每天需要早起,不能很好的照顾到孩子,小姨便承担了照顾孩子的大部分工作。

也因为每日晨起工作,X结识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一个广东女孩G。X曾告诉伊姐:“这个广东的女孩G是在胡同里卖早点的,做事很勤劳。四点就挑水开始摆地摊了,卖茶叶蛋啊、咖啡啊、油条啊、白糖糕啊,就是卖给那些早早上班的人,一直在忙。”

X就每天早上在这家吃早餐,看着这个勤劳的女孩G觉得她很懂事,于是X就爱上她了。但因为当时处于一个思想很保守的时代,G的父母不同意她外嫁,于是X就和G私奔了。

私奔后,G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和一个男孩。因为有了孩子,X带着G和孩子回来了,G的父母也只能看在孩子的份上接纳了X。G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为X的妻子。

但那之后她逐渐的就变得傲慢了起来,对前妻的孩子也不好。伊姐回忆说X曾告诉她:“第二任妻子对前妻的孩子管东管西的,在孩子和佣人面前也很骄傲,出门时她要走在前面,孩子和佣人要走在后面。”X知道后就开始反感第二任妻子,到了实在无法忍受的程度时,他便和第二任妻子分开了。虽然决定分开,但是X要求把孩子带在自己身边抚养,并且只要妻子同意将孩子交给他抚养,他愿意答应妻子开出的条件。协商后妻子同意以物质交换孩子便离开了。伊姐对我们说:“X这个人啊,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所有孩子都要自己养大、自己教育成材。”

而后的第三任妻子则是第一任妻子的妹妹,辗转多年,X一直和小姨与孩子们生活在一起。小姨也慢慢长大成人,并且一直照顾着X的孩子们。也许在日常生活中X与小姨摩擦出感情的火花,也许是看重小姨与孩子们的这份感情,慢慢的X和前妻的妹妹在一起了。成为X的妻子后,第三任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是,造化弄人,他们最终也没能相守到老。

伊姐对我们说:“我这个男人呢,克妻命。来一个克一个,不克也会离,我也差一点死在三十五岁。”X的第三任妻子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的当天意外去世了,那是在他小女儿13岁时。X为了纪念结婚,在妻子的主张下买了一个唱机送给妻子。是那种很古老的唱机,像一个巨大的盒子,里面有音箱的。当时妻子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之后他们去餐馆庆祝,就在当晚回家后的夜里,X意外发现同床共枕的妻子已经血崩,送到医院也无济于事。
经历了三段不完满的婚姻后,又加上第三任妻子的意外过世,X便开始沉沦,终日花天酒地麻痹自己,也因此结识了他第四任妻子。

X的第四任妻子是一个脱衣舞娘。伊姐说:“我也不清楚她的底细,后来我住进他家我才看到她的相片,那个女人生来也不是很漂亮,但是她是舞娘嘛,戴着那个指甲那么长,是泰国的那种。她会说越南话,会说国语,会说法文,还会说广东话。然后她就喜欢上X了,还要跟他结婚。X想家里有七个孩子,没有一个女人照顾怎么可以,他需要人照顾孩子、照顾家,所以就和这个女人结婚了。”

一个脱衣舞娘摇身变成军医的太太,稳定的家庭主妇,这一点足够吸引X的第四任妻子安心照顾家庭。同时她对家庭也很尽职尽责,就这样他们在一起好好生活了十年。

但是好景不长,稳定的生活并没有让她的心彻底稳定下来,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长年循规蹈矩的生活后,X的第四任妻子难以克制自身的野性,又开始从前放荡的生活。X眼看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因此便干脆利落的和第四任妻子分开了。而最后一任妻子便是伊姐了。

伊姐和X是在朋友家里打工的时候遇到的,由于X比伊姐大25岁,因此当时的伊姐只是把他当作老人家看待,可以轻松交流谈天。但是X却渐渐爱上了伊姐。伊姐告诉说:“那时候我在朋友家打工,他来玩就看到了我。之后他就经常到这家来玩,还跟我聊天,告诉我他的事。”

伊姐能够感受到X的追求,当时伊姐住的地方不能开火,X就给伊姐买了炉灶可以让伊姐烧水方便生活。不仅如此,在相识之后的几年里,X每个周末都会去看望伊姐。

伊姐回忆说:“那时候我周末不休息,他会带我出去吃饭,吃好了就送我去上班。我在厨房做二厨的嘛,他中午就到,因为星期六他不用上班。他住在lille,专程开车来巴黎等我,风雨不改,天寒地冻都不改,他会在餐馆门口等我,他追我追的很厉害,最终我感动了。”

而那时的伊姐希望把家人接到身边团聚以解思念亲人之苦,但伊姐身处的条件无法达成自己的心愿,于是伊姐向X提出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是否可以请X帮忙把自己的家人接到法国来,X很快同意并尽力帮伊姐的家人申请,机票也全部都由X支付,终于经过4年的努力,伊姐的家人陆续平安的来到了法国。

伊姐是个重感情的人,在男朋友风雨无阻的追求以及不计回报的帮助下非常感动,于是决定和X在一起。就在伊姐三十岁那年,她开始步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也就是她的婚姻生活。和其他很多对夫妻一样,结婚之后伊姐依然工作,自力更生并不靠丈夫来生活。伊姐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觉得丈夫挣钱养家,养育孩子。但妻子也要同时为了这个家努力。伊姐说:“我身体健康,我可以工作,我并不需要他来养我。更何况他还有自己的孩子,他还要养育和照顾他的孩子们,我没有权利也不能抢夺他的钱财。我可以赚钱养自己。”

多年来,伊姐虽然一直做工,但也没有疏忽对家庭的照顾。平时如果不做工,伊姐会在家缝缝补补,尽量妥帖的照顾丈夫和丈夫的孩子们。X在认识伊姐之前已经有七个孩子,孩子们虽然已经长大不需要和父亲住在一起,但是也会经常和X相聚。伊姐更是把他的孩子们视如己出,经常把孩子们叫回家吃饭、聚会。每一次都是十几个孩子,连朋友亲戚一起。伊姐和孩子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从来没有隔阂,也从没有过斤斤计较。

生活看似平稳,但伊姐完全没想到多年前算命师的批言会如约而至。就像算命的所说:“三十五岁是个劫数,跳得过便一帆风顺,跳不过就在劫难逃。”

就在伊姐三十五岁那年,伊姐为X生了一个儿子,伊姐告诉我们:“X对我有恩,为了报恩,我要给他生个儿子,即便他不给我名分我也要给他生个儿子,这也算是为了我。”也就是那一年伊姐遇到了她的劫数。

就在生下儿子的九个月后,伊姐因重病住院需要开刀,这一病给家人带来不小的打击。就连给伊姐开刀的医生都不能确定伊姐是否能挺过这一关。就在医生都无法确定伊姐是否能平安度过这一关的时刻,伊姐觉得一直有人在叫她、呼唤她。不知是九个月大的孩子对母亲的呼唤还是家人对伊姐的挂念,让伊姐最终战胜了病痛,挺过这艰难的一关。

事到如今伊姐还是对那段时光记忆犹新,她回忆说:“你看我这个刀痕,我的老公是医生啊,他都流眼泪啊,我妈妈跟我说,她看见X躲在医院的墙边哭了,哭了两次。看到他哭了,我妈妈都以为我要死了,没得救了。我以为我跳不过,我就像在云里面飘着。但我觉得一直有人在叫我,叫我,叫到我醒了。可是没有人叫我,那时候医生都不敢动我了。那年我的孩子才九个月,我三十五岁才生的儿子,你看我跳过了,一个人一直在叫我,叫到我醒为止。”

事后,伊姐会笑着调侃说:“我跳过了三十五岁,长命富贵了,越老越好了,我的愿望都可以实现了。”带着笑容的伊姐还是那么年轻,那么坚强。很难从她宽容的笑容中看到伊姐并不美满的婚姻生活。经过病魔一劫后,本来应该和谐的生活并没有出现,反而随着孩子的长大,伊姐和丈夫之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大的裂痕。

伊姐在孩子的教育上面有她自己的一套方法。伊姐说:“我对教育孩子是有原则的,我不会纵容我的孩子到无法无天的程度。”相反的,X是法国人,他对孩子的管教是很纵容的。所以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伊姐和X因为教育孩子而发生的分歧和争执越来越大。慢慢的,夫妻之间就有了矛盾。

有一次,伊姐一早把孩子送到学校,随后伊姐想到商场的运动品店给儿子买些东西,结果让伊姐想不到的是,伊姐刚到商店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在逛商店。伊姐很生气,询问儿子为什么会在上学期间跑到商场里面。儿子自知理亏便对妈妈实话实说,其实是爸爸带他来商场的,因为自己要买东西所以爸爸就开车带他来了,并给了他钱来买东西。X这种对孩子无底线的骄纵让伊姐越来越无法忍受,也因为这样伊姐和X总是意见相悖。

慢慢的X对待孩子和对待伊姐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同,就在那几年伊姐工作的餐馆辗转卖掉,因为后接手的老板没有经验,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要把刚接手的餐馆再半价卖出去。伊姐多年以来一直在这家餐馆工作,有经验也有人脉,伊姐有心接手所以就跟X商量,谁知X的冷言冷语就像一盆凉水猛地向伊姐泼去。

伊姐回忆说:“我老公说我做不来,他出了钱也是赔,到时候还要还他钱。我很生气就问他:“你是要钱还是要人?”X说:“要钱。”我的心在滴血,我们在一起17年,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从来不靠他养。我又问他要钱还是要人,问了3遍他还是说要钱。”性格刚强的伊姐被X的话深深伤害了,一气之下决定和丈夫分开离开这个家。

伊姐本想带着孩子离开,但是丈夫却不同意。不仅如此孩子也自愿和父亲在一起生活,这让伊姐很不解,但是孩子的一番话让伊姐最终选择独自离开。孩子对伊姐说:“妈妈你不懂,我解释给你听。妈妈你不懂法文,我的作业谁帮我做?你去上班谁照顾我?我跟爸爸比跟你要好,他会帮我做功课。他有时间照顾我,他上班八个小时就回家了。我跟你呢,你做餐馆十一点、十二点还见不到你的人,第二天你又睡觉,睡醒了你又走了。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很勉强,我还是跟爸爸一起生活。”

听了孩子的话伊姐想了很久,觉得为了保障孩子的未来和生活还是应该让孩子和父亲在一起。更何况伊姐的丈夫是一个对孩子非常认真的人,他虽然前后有过四任太太,但是他却不肯放弃每一个孩子,他很认真的把每一个孩子教育成才。为此,伊姐忍痛离开了家,离开了孩子。那时她的小孩只有八岁。

伊姐拿了两百法郎和一个背包就离开了家,孤零零的伊姐无处可去,因为早在多年之前伊姐的家人便不认她了,伊姐告诉我们:“我的家人到了法国,知道X比我大25岁,觉得我利用他,所以我的家人看不起我,我有三个弟弟不认我。虽然我和我的先生相差二十五岁,但我的幸福你们能感受吗?我弟弟妹妹就这样认为我是最贱的女人,好命不好做,作践自己,所以他们讨厌我,恨我,不跟我说话,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是怎么到法国的。”

没有家人又离开了孩子,无奈之下,伊姐跑到乡下的餐馆去打工。伊姐手脚很麻利,能干又勤快,做服务员的时候能一手摆下8个盘子。因为伊姐曾经做过餐馆,所以做起事来上手很快。不仅如此,伊姐性格开朗,嘴甜会说会唱,时不时的还表演杂技给客人看,因此深得顾客的喜欢。伊姐说:“老板娘是温州人,因为我能干,一个胳臂能放七八个有火焰甜点(flambee)盘子,还在客人面前点火苗给客人表演,所以她爱我爱得不得了。客人也爱我爱得不得了,我的小费最多,都是塞在我的手里的。”虽然乡下的生活很充实,可每当夜晚降临,伊姐依然会默默流泪,惦念孩子。

现在伊姐的爸爸生病了,大部分的费用都是由伊姐承担,全家人的担子都压在伊姐身上。为了照顾伊姐爸爸,伊姐建议请一个专业的小时工来照顾年迈的父亲,因为伊姐的岁数也大了,多年餐馆的工作让伊姐的身体忍受不少病痛。可即便这样还是不能得到弟弟妹妹们的理解和支持,反而因为出钱照顾父亲的事情反目成仇。最后只能由伊姐和伊姐的母亲一起出钱来请人照顾父亲。每当想起弟妹的做法都让伊姐心痛不已,伊姐告诉我们:“这个家,父亲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要好好照顾他。”

伊姐孤身生活多年,家对于伊姐似乎已经很遥远了。多年后丈夫过世,孩子也已经长大。即使和丈夫分开多年,伊姐对于丈夫的过世仍然伤心。而且伊姐也从未抱怨过,伊姐依然很感谢她的丈夫,伊姐说:“他是我的恩人,他对我很好,我一直很感谢他,当年离开家时,我也对孩子说,你爸爸对我很好,我跟他最大的分歧就是在教育你的问题上。”

现如今,伊姐已经是三代同堂,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了。儿子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庭。现在儿子一家生活在郊区,但是儿子很孝顺,每个月都会和伊姐聚在一起。

伊姐满带笑容地说现在她已经有孙子孙女了。看着伊姐幸福的笑容,仿佛伊姐才是个孩子。虽然一生颠簸,但是伊姐依旧心怀感恩。伊姐笑着说:“我不怕谁,因为我凭着一颗善良的心;我不怕人,我不说人家的话,我不歧视人;我不小看人,人家也不小看我;我对人家好,人家也对我好;我也很坚强,不提到我以前的事我都不会流眼泪的。

如今的伊姐走过了风雨和苦难,见到了阳光。伊姐经历了人生的坎坷,仍然怀抱着宽容和感动,带着笑容更加珍惜以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