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还是公正的——法国康奈公司侵权案逆转胜诉

【记者陆云采访报导】当原法国康奈公司总经理仇汉城先生在巴黎上诉法院外得知上诉胜诉的那一刻,康奈与J.M. WESTON(一家法国本土的奢侈品鞋业公司)长达近5年之久的商业侵权纠纷案终于划上了句号。从事业如日中天到突如其来的“伪冒”诉讼,从信心满满到一审被判赔款监禁,从愤然上诉到最终逆转胜诉,经历了太多大喜大悲的仇汉城先生得到了公正的判决,近日仇汉城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原法国康奈公司总经理仇汉城先生(摄影:李牧/看中国)
原法国康奈公司总经理仇汉城先生(摄影:李牧/看中国)
 
康奈皮鞋——华人耳熟能详的一个品牌,作为中国民营鞋业公司里的龙头企业,康奈拥有2600多家专卖店,几乎遍布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当时康奈公司就开始准备把眼光投向海外市场。仇汉城先生1979年在温州开办了一家制造塑料鞋跟的工厂 ,由于工作上的往来结识了康奈公司的董事长郑秀康先生,1990年仇汉城先生来到法国寻求发展,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在法兰西的国土上创办了长城实业公司,专门生产塑料制品。
 
2005年中国新年期间,两位老友在温州见面,抱着对康奈进驻法国皮鞋市场美好前景的信心,两人一拍即合,于是2005年9月法国康奈股份有限公司就正式登陆了法国。由仇汉城先生出任总经理,全权负责康奈皮鞋在法国的发展,其目标是5年内在法国建立100家连锁店和200家专柜。对于实现这一目标,仇汉城先生胸有成竹。凭借着品质优良、价格适中的特点,康奈皮鞋很快就打入了法国市场。同时越来越多的经销商也向法国康奈投出了橄榄枝,希望能够合作。
 
原法国康奈在巴黎市中心Châtelet-Les Halles的旗舰店。
原法国康奈在巴黎市中心Châtelet-Les Halles的旗舰店。
 
2006年法国康奈第一年登陆法国发展速度非常快,温州人在法国创业的人多,互相帮助,康奈又是浙江知名品牌,在海外市场开连锁店得到了华商们的响应。
 
法国康奈公司第一年就发展了7家专卖店以及15家专柜,而且这些专卖店并没有开在几个主要的华人聚集区,说明公司的战略定位主要是面向法国本土居民,并且在巴黎市中心的商业黄金地段Châtelet-Les Halles设立了一家旗舰店,让法国人意识到康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产品,可以和国际名牌产品一较长短。
 
2007年法国康奈又成功的在法国本土开设了5家专卖店以及25家专柜,并且在法国以外的荷兰、英国、意大利、德国开设了7家专卖店,使更多的欧洲国家认识了康奈这个品牌。2008年法国康奈秉承了以往因地制宜的加盟经营方式以及本着稳扎稳打的态度又在法国地区发展了10家分店,那时候一个多月就会有一家新店开张,而且成功打入了法国的一些商业中心。虽然大环境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萎靡,但是通过3年的努力,法国康奈实现了在逆境中增长,每年都在稳步的扩张中,营业额也在逐年递增。由于看到了康奈在法国皮鞋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美好前景,公司双方股东决定增加注册资本32万欧元,并且把公司2009年的发展计划定为25家专卖店。
 
2009年4月1日,就在康奈各专卖店像往常一样热情的迎来送往着一批批来店内选购皮鞋的顾客的时候,93省宪兵队突然闯入了法国康奈旗下七家专卖店以及位于93省的总部进行了搜查,并拘留了总经理仇汉城先生以及另一位股东鲍依依女士,这种毫无预警的执法行动令法国康奈深受打击,后来得知事情的起因是一名J.M. WESTON S.A.S的员工在93省宪兵队控告法国康奈公司的一款鞋底与该公司的一款鞋底一模一样,康奈公司涉嫌侵权,仇先生说:“在法国侵权是很严重的犯罪,他们通过宪兵队,预审法官批下来,一般对嫌疑人采取两个措施,第一个一定是抓人、审问,与此同时还要到公司的店突击检查、找证据。法国康奈在93区公司总部所有的文件都被抄走,所有的电脑也都搬走,在这期间他们也看到我与康奈集团都是大数目资金的生意往来,他们就觉得这是一条犯罪的大鱼。于是我就被他们一直审问了48小时。出来之后就把我送到法院,说是要预审法官来审理。”
 
被一审检察官认定为“双胞胎”的两个鞋底。左图为Weston产品鞋底;右图为康奈产品鞋底。(照片由仇汉城提供)
被一审检察官认定为“双胞胎”的两个鞋底。左图为Weston产品鞋底;右图为康奈产品鞋底。(照片由仇汉城提供)
 
那天从早晨一直等到晚上8点钟,才跟法官见面。法官见到当事人的时候,仇先生身边有一位配合了十几年的律师和他在一起,他对律师说:“我的产品和他们的产品完全不一样的,为什么跟我说一模一样,三岁小孩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法官说那就拿一个样品来看看吧,就打电话给宪兵队,宪兵队说也没有看到过这个鞋。之后仇先生的律师就在法庭上抗议:“我不同意‘我当事人仿造鞋子’的说法。”预审法官也没有办法,就只好先把人放了,但是需缴一万五千欧的担保金,才把仇先生和另外一个股东放出来。然而预审法官还是对仇先生提出了涉嫌非法进口和销售伪冒产品,涉嫌洗黑钱以及涉嫌伪造公司股东的指控,法院扣押了公司重要的电脑和文件,更致命的是冻结了公司的账户,法人仇汉城先生和鲍依依女士被司法监控,限制不得离开法国境内,每个月必须定期到当地警察局报到。
 
仇先生表示法官当时控告他有四项罪名:第一,非法仿冒罪;第二,非法销售罪;第三,怀疑他是中国康奈集团的假股东,还怀疑他偷税漏税;第四,怀疑他洗黑钱。仇先生解释道:“2008年我们增资了32万欧元,其实这些钱都是从中国打出来的,政府批下来的投资。他们认为中国康奈公司是个大集团,资金雄厚,而我只是个普通商人,怎么可能有49%,他怀疑我是假的。再加上资金这么大,占49%投进来,就怀疑我有问题,就加了我有洗黑钱嫌疑这一条。法官提出了四项罪名,我们能有多少精力对付他们?马上请律师就不用说了,关于每一条我们必须拿出来证据配合他们,整理好之后再提供给预审法官。”
 
虽然人是在48小时之后放了出来,但是出来之后仇先生所面临的状况是不容乐观的。
 
法国康奈公司和仇先生所拥有的长城实业公司在五天之后分别收到了银行的通知,取消了之前给予仇先生15万欧元的透支额度,并取消了他已经取得的45万欧元的贷款,甚至有的银行要求现在的透支需要在一个月之内还给银行,然而就在事情发生的期间,康奈公司有3家专卖店正在装修准备开业,正是公司需要用钱的重要关口,由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开出的支票全部跳票,装修公司和防火公司等就停止了施工,很多工作就被迫停滞了。
 
一般来讲遇到如此的打击公司很难继续运转下去,但是当仇先生谈及这段时期的时候他的语气里流露出的是满满的感激之情,原来在公司如此困难的时候,法国康奈的全体员工选择了与他同舟共济,每一位员工都以个人的名义开支票给仇先生,最少的都有两千欧元,多的开八千欧元,而且从此以后每个员工每月只拿一半的工资,其中仇先生的助理李强和林纪铭更是整整一年多没有拿工资,就是为了与公司共渡难关,就这样靠着员工的慷慨救济以及自己多年的积蓄,公司照样运行了三个月直到公司银行帐户解冻,而且那三家专卖店终于还是如期开张了。
 
虽然专卖店得以开张,但是仇先生和他的公司所面临的麻烦却远远没有结束,这些专卖店被当地的银行拒绝注册账户,他不得不想办法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开设账户,之后税务局也介入了对康奈公司的调查,前后8次到康奈公司查账,期间仇先生的会计曾对来查帐的警察提出疑问,按照以往的经验,对于一个刚刚成立3年的公司,这样规模的审查偷税漏税是不正常的,得到的回答是税务局的上级特意指示一定要来查康奈的帐,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在一个地方涉嫌违法,那么在其它方面也一定存在问题。这种一竿子打死的理论,也让仇先生对法国的司法感到无奈。然后是URSSAF机构调查公司所有法律文件是否违规。但调查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最后是海关警察介入,海关警察在康奈公司的会计事务所调查了长城实业公司和两家分店以及康奈公司的所有文件,并且到93省康奈公司总部的仓库调查仿冒产品,对进口销售库存进行核对,甚至是仇先生的私人住宅也受到了搜查,其结果也是一切正常,表明仇先生是一个在法国一切按法律办事的中国商人,这一点令海关警察都感到惊讶。
 
两个月后仇先生被预审法官询问,据仇先生介绍,起初得知是J.M. WESTON一名员工作为检举人,指控康奈公司和他们的鞋底一模一样,但是此时J.M. WESTON公司的负责人却表示两家产品并不是一模一样,是员工弄错了,但是两家产品还是有一点相似,于是还是要控告法国康奈公司。这种恶性打压竞争对手的手段的效果可以说是立竿见影,成功的阻止了法国康奈的持续扩张。仇先生和他的公司所面临的是6家银行账户被关闭,同时93省所有的银行都拒绝给他注册账户,本人不断地被不同的部门询问调查,乃至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被调查,使得很多工作都不能正常进行。
 
事件发生三个月后,法院归还了公司电脑,并且银行账户也被解锁。但是公司在银行的信誉也是一落千丈,完全没有贷款以及透支的可能性,这就使公司变得十分被动,资金的流通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然而法国本土企业对于竞争对手的打压也还没有结束,2010年法国打击不正当竞争机构警察收到举报,检查了康奈公司位于巴黎1区的旗舰店,理由是不公平减价,J.M. WESTON公司律师更是对康奈公司追加了康奈公司的鞋底有毒的控诉,庆幸的是这项控诉被法官驳回。
 
2011年5月与J.M. WESTON的商业纠纷案正式在93省Bobigny法院开庭,用仇先生自己的话说:“第一次上庭的时候我是充满信心的,因为第一,对方说产品一模一样后来又说不一样,自己打自己巴掌,他们本身就有陷害我的嫌疑,都不需要证据,他自己说的。第二,那个样品摆在那,大家一看就知道的,用事实来证明,所以说我很有信心。”而且其它关于涉嫌洗黑钱、涉嫌伪造公司股东的罪名也因没有证据而撤诉。所以这次开庭仇先生可以说是自信满满,始终相信法国的法律会给自己一个公道。
 
但是事实却事与愿违,康奈公司败诉,法官要求康奈公司赔偿海关及J.M. WESTON公司共20万欧元,并且判处仇汉城先生和鲍依依4个月的刑期,这一晴天霹雳深深的打击到了仇先生,他不明白法国法官对两张不同的照片说是像双胞胎一样,他一度对法国的司法产生了怀疑。但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上诉的道路,这也就表明了他要和J.M. WESTON公司打一场持久战的决心。关于判决的原因法官也不愿当庭指出,说一个月后会收到判决书自然就知道。可是本来说一个月之内收到的判决书两个月才到,里面的内容和当时说的也不一样,仇先生说:“第一,说我曾经2010年开车出事故;第二,法官在法庭上问我认不认识J.M. WESTON,我回答不认识,他认为我作为专业做鞋子的人不认识J.M. WESTON是不可能的,他觉得我说瞎话,骗他,是个不老实的人。再加上我发生过车祸,一个法国人死了,他错一半我也错一半,当时也有判刑6个月,但不是在监狱的,5年之后就没事了。他最后只能用这两点判我的刑,根本没有关系的事情。原因太明显的他也不敢写,怕我再次上诉,他们就是想判我的刑。”仇先生从判决书的字里行间感到对法国司法的失望与无奈。
 
2012年,在与J.M. WESTON的官司纠葛以及其它不利因素的影响下,曾经辉煌的康奈公司不得不结束了公司的所有业务,而仇先生本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要多方面的配合新律师准备材料,又要管理两家公司,让他显得力不从心。仇先生表示:“他们查账我们不怕,我们是清清白白的商人。但是怕的是他们的一些措施,比如银行,我们做生意的都是靠信用的,2008年中央银行给了我第二名的信用额度。2009年公司跳票,在银行我就变成了危险人物了,2009年中央银行在我的名下的信用额度是零。和法国人做生意在资金方面都是dette(欠款),有两三个月的周转期,这样全部封死了,自己的钱全部拿去进货了。我以前每次汇款早上去下午就能汇出去,现在是15天才能给汇出去,资金周转方面打击太大了,还持续了这么多年。之后还有其它的问题,实实在在资金方面的问题我们是非常困难的。”
 
2012年底终于等到了上诉开庭的日子,结果J.M. WESTON律师以材料没准备好为借口要求延期,在对方的拖延战术下开庭时间被推迟到了2013年的9月,这一次开庭对方试图再次以材料不足为理由申请延期,但是遭到康奈律师的强烈反对,最终法官决定如期开庭。
 
一个月以后,由于在看到开庭当天法官对中国人怀疑的态度之后,感到自己对胜诉并没有把握,当法官宣布结果的时候仇先生并没有出席,判决结果是J.M. WESTON公司和法国海关对于法国康奈法人仇汉城先生和股东鲍依依的非法销售伪冒产品的控告罪名不成立。
 
当助手把这一消息告知仇先生时,他如释重负,回想五年的诉讼之路,深深感叹法国的法律还是公正的。
 
仇先生所面对的对手J.M. WESTON是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奢侈品鞋业巨头,同时也是有着在广东成功状告中国一家鞋厂并使其被迫关门的经历,而且J.M. WESTON是EPI大财团旗下的一家公司,他们拥有着专业的律师团,专业的人士去准备案子的调查研究工作。但是仇先生还是胜利了,因为他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这场对J.M. WESTON官司的胜利可以说是一剂振奋人心的强心针,为以后遇到同样问题的华人指出了道路,这也是仇先生愿意和我们分享这个故事的初衷。
 
仇先生对这次官司的胜诉有他自己的理解:“这次赢主要有几个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确确实实没有模仿他们,事实摆在这里了;第二就是立案之后通过警察长达9个月的调查,我所有的事情都调查的很清楚,无论在哪方面我们都是清白的,自己本身一定不要去做违法的事情;第三就是一定要找对律师,前几个律师和最后一个差的太远了,他非常专业,针对这个产品他能拿出所有的证据,不仅仅停留在感性上面。我现在对法官们的想法也有点了解了,第一个法官判我输,因为他先看我这个人的底案,你以前犯没犯过错,如果以前就有犯过错你就有可能性再犯,不是好人。再就是产品虽然不一样,但是同样在鞋底上你可能会误导消费者,这样他才会判我输。我们法国华人鞋业协会会长赵清也说这次是我们华商在法国第一次打赢的官司,以前从来没有,他非常高兴,这对以后华商的官司都有帮助,让法官想一想不是全部的都是模仿的,用我的实例去证明。”
 
事后J.M. WESTON公司和海关也做出了对二审无异议的声明,这也就为这场商业纠纷案划上了一个暂时的句号。仇先生表示现在正在配合律师准备反诉的材料,这几年的时间耗尽了自己的精力,康奈公司被迫叫停,长城实业母公司也受到波及,经济损失难以估计,就连自己的助手都因操心而白了头发,所以一定要向对方要个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仇先生第一次陷入涉嫌侵权的纠纷之中,他说:“95年我在做外卖盒的时候也有过类似这种官司,我们制造了一种外卖盒拿去注册,之后就去审查,不到3个月,法国一家塑料工厂叫Alpha,告我们模仿他,我也注册了,但是没有用,因为是人家先注册的。注册公司不管,他都给你注册,我当时就很巧妙的把它解决了。我于1990年刚来法国,对于社会关系,法律也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很多朋友。最后通过律师和对方谈判,没有赔钱,只是说不做了。我们马上改了模具寄给他,他们说这个产品可以做,我后来拿这个去注册。后来我才知道需要通过专门的注册机构,有专家帮你调查之后再注册。这个产品我一直做到现在。就在两年前一个温州人仿我的产品一模一样的做出来,要保护我的公司如果要告他肯定是跑不掉的。我想想我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这个老乡他又不懂法律,我就没有告他,只是写了一封律师信给他。告诉他你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不但一模一样还模仿了我的模具,这个罪是很大的。他就立刻停止了,反正是老乡,赔钱不赔钱的,这件事情就算了”。仇先生也借此事呼吁所有的华人华商增强自身的法律意识,防患于未然。
 
仇先生还表示:“我觉得登报很有意义,因为我这是一个成功的案例,让大家有信心,法律是公正的,自己也不要做违法的事情。再就是律师,通过这个事件,我现在明白律师不在于好,而在于对口。兰顿律师对鞋这方面就很专业,对鞋很内行。他是德国博文品牌的常驻律师,对于鞋子的历史,所有资料很齐全,法国鞋业近一百年的来龙去脉他都很了解。
 
说到什么他都能找到相关的证据。以后同行有问题可以来找我或直接找律师,我们都可以帮忙,给华商建议。法国做鞋业生意的华商有100多家,再加上零售店更是数不胜数,起码500家以上,他们也有可能遇到像仿冒这样的官司。让他们借鉴一下。”
 
兰顿律师(左)和仇汉城先生(右)合影 (照片由仇汉城提供)
兰顿律师(左)和仇汉城先生(右)合影 (照片由仇汉城提供)
 
帮助康奈打赢官司的兰顿(Eric Landon)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2011年一接手此案时,就认为此案可以转败为胜,而且最终上诉法庭的法官也听进了律师的辩护理由,认真负责的重新审理了此案。兰顿律师说:“此案意义重要,因为上诉法庭很少推翻原判。其实不能说作为外国人或是亚洲、中国人就一定会有侵权的行为,法国和欧洲也一样存在侵权案件。J.M. WESTON具有百年奢侈品牌的形象,但我认为作为一名律师,应该抛开这些观念,不论客人的肤色国籍,用最客观的态度来履行我们的职责。很多情况事实的真相与表象是背道而驰的。”
 
此外本报记者还采访了从此次官司开始到最后陪着仇先生一路走来,帮助他出谋划策的亦师亦友的吴罗杰先生,他向华人同胞提出三点忠告:
第一,在法国的华人遇到很多此类的纠纷,必须要勇敢的去面对,不要退缩,要更好的保障自己的权益。很多人不想继续打官司,只是想赔钱认输了事,尽管可能自己并没有错,这样只会更加使法国人认为中国人就是有罪的,中国产品就是仿造的。
 
第二,就是挑选律师,其实律师就像医生一样也是分很多科目的,所以我们要对症下药,找到真正适合不同案件类型的律师,就好比找一个专门打离婚案子的律师是不能打赢商业纠纷的案子。
 
第三,由于中国人在法国语言的问题,经常不能很好的和律师沟通,很多人对于国语的表达也存在一定的障碍,更何况用法语和律师沟通。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找信任的人帮忙和律师沟通,而且一定要尽可能的把事实的真相都告诉律师,只有这样律师才能够更好地为我们辩护。
 
小插曲:
仇先生在巴黎上诉法院外得知上诉胜诉的消息,还没来的及通知亲朋好友,却在一分钟内就接到了本报社长Patricia CHEN女士的电话。陈社长打电话的目地是想问问近况,并不知道当天开庭,她自从事件开始就十分关注,并相信法国司法一定会给清白的人一个公正的判决。这一通随意的电话,没想到让陈社长成为在第一时间和仇先生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的人,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看中国》时报给华商带来正能量。
 
(欧洲《看中国时报》首发,转载须经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