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驻法国台北代表处代表

【记者林莲怡采访报导】驻法国台北代表处代表吕庆龙先生与法国的渊源甚深,三次驻法任职,最后一次长达八年半时间。在此期间,吕先生在推动和改善台法关系和加强交流等方面成绩斐然。获悉吕庆龙先生将于今年7月中旬荣退返台,本报借机采访了这位被誉为“台湾之光”的外交官,再次请他为读者朋友们解读台湾发展现状。

吕庆龙先生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摄影:看中国/林莲怡)
吕庆龙先生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摄影:看中国/林莲怡)

人气爆棚的台湾夜市

台湾夜市盛行,小吃随处可见。由于葡、荷、西、日以及早期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前后在这里立足,台湾吸收了不同的外来文化,台湾美食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也海纳百川,融汇各地料理元素,呈现出独树一帜的风格。

台湾深坑夜市(吕庆龙先生提供)
台湾深坑夜市(吕庆龙先生提供)

谈到台湾美食,吕先生说到:“台湾美食有几个基本的要素。第一,在台湾你可以享受的是传统优质的中华文化,这点就很重要。第二,民以食为天,以前大家都希望顾温饱,以饱为主,现在大家可以进一步提高层次到‘考究’。所以就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出现, 那就是在别的地方吃不到像台湾那么种类繁多,多元化,而且真正好吃,甚至于世界级好吃的食物。”

台湾天气比较炎热,太阳落山以后,民众喜欢在外面纳凉,由此也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夜市。逛台湾夜市,就是要“吃”,大大小小的各色夜市,琳琅满目的台湾小吃,浓郁的地方特色足以虏获每一位夜游人士的心,令人流连忘返。吕先生风趣地说:“台湾的夜市真是各显神通呢,从吃素的到不吃素的,两只脚的到四只脚的,然后包括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都可以找到。另外夜市还有丰富的水果,有进口的温带水果,还有就是台湾本地出产的多种类水果。在台湾夜市,你最大的困难就是因选择太多而不知道吃什么好。这里选择性高,东西又好,而且又不会发胖,这个就很厉害了,要保持身段的话,到台湾去保证你会很满意!”

多元美食背景解读

那么如何解读台湾小吃如此多元丰富的现象呢?吕先生介绍说,这还要从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讲起。台湾在1895年到1945年间是日本的殖民地,这期间日本把台湾当作米、蔗糖和樟脑等农产品供应地。日本准备长期经营台湾,所以也盖了总督府和派驻部队。台湾导演魏德圣拍的电影《赛德克•巴莱》就是以这个时期为背景,讲述了台湾原住民赛德克族被日本人逼迫失去自己的文化与信仰而奋起反抗的故事。

吕先生说:“我再举例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法国前文化部长曾在去台湾访问前告诉我,‘全世界最好吃的日本餐厅不在东京而在台湾’。等他回来后,我去机场接他,马上问是不是这样。文化部长对此赞不绝口,连说了三声‘Oui’(是),并说《纽约时报》的旅游版曾经这样介绍过。”

不光是日本料理,现在在台湾还可以找到不同地方的乡土菜或者妈妈的料理。1949年,蒋介石带领两百万人到台湾时,台湾已有600万人口,其中2%也就是12万人是原住民,其他都是来自大陆各地的汉人。吕先生解释,中华文化在台湾是可以找到其根源的。这个根源因为来自不同的地方,所以形成了相当丰富的背景。

台湾的移民社会造就了人民视野的开放,也造就了人们对多元的尊重。台湾有27个宗教,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宗教问题。台湾一共有六家清真寺,十五万的回教徒跟大家生活在一起,彼此融合。“这就是文化的力量!饮食文化也是属于文化的一部分,假设台湾没有这些多元化的背景,没有多元的宗教,那么台湾的美食品种就不会如此丰富美味,商家烹饪的菜肴可口,观光客或者本地的国民才会去光顾。”吕先生说。

近20年来,台湾有很多青年学生到法国来学习美食课。学做面包,比如吴宝春曾得到世界面包大赛大奖。还有其他的师傅到法国知名的烹饪学校“Férrandi”或“蓝带”去上课,平均大概每一个级,每一个班,都有加起来大概60台湾的学生。这些人回去以后,统统会把在法国美食的概念影响到台湾的饮食文化中去。

百无禁忌的精神食粮与民主紧密相连

除了美食,还要聊一聊精神食粮。吕先生说,台湾是一个自由民主开放的地方,百无禁忌,这使得台湾在创作方面拥有自己的优势。“好比在华语流行乐上,台湾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无论中国大陆、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还有印尼或者美国华人,想要走入华语音乐的世界势必要通过台湾。为此台湾不仅提供了很多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完善的平台。”吕先生解释说,“在电影方面也是一样,通过今年的戛纳影展,我们可以看到,只要给台湾机会,台湾在艺术文化领域里面也可以有不错的表现。一个国家多跟国际社会接触,视野才会更宽广。把这个理念扩大来说,没有民主就没有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创作。”

“人们对多元化的尊重很重要,这与台湾民主化走到今天没有流血是有关联的。”台湾现在是100%民主化,百无禁忌。台湾人非常善良,你对他好三分,我会回敬你五分。我们是懂得感恩的人。不是只有台湾,大陆也有,绝对是有。因为那是人性。台湾已经民主化了,这个民主化不是政党的数目多少,而是生活。民主的价值已经融入到人民的生活当中,所以这个情形之下大家有话好说,我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我尊重你的立场,尊重你的想法。他不要用强的,没有用。”

如今许多大陆观光客去台湾旅游,不仅发现台湾的秀丽风景,更重要的是体会到当地对人文价值的尊重。许多旅游者晚上九点之前都赶回旅馆,为的就是看台湾的电视节目。台湾的电视节目内容多彩丰富,从早期的三个台发展到如今的一百多个台,仅新闻频道就有十四个,全天24小时新闻不间断播放。还有各种各样的美食节目花样百出,从节目的形态多方位发展就可以感受到民主、开明的气息。

吕先生表示,民主是可以在华人社会中生根发展的。他说:“台湾地区没有革命就已经将立法院的成员由252席缩减到113席,令法国人都十分佩服。民主开明的制度也包含平等以及拥有公平的机会。在台湾生活的民众是要参加大专联考的,通过大专联考的成绩来决定能否进大学以及进入怎样的大学,接受多元的教育。在这样的环境下,不论你的出身、财富或性别,你都有受到教育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绝对是民主的基本价值,不会因为你的肤色、财富有差别而让受教育的机会被剥夺。如今的台湾民众素质不断提高,自然而然地会去关心环保和饮食安全等各项问题。台湾讲到的民主,有一个很直接的说法,就是台湾的民众很高兴可以当家做主。何谓当家作主,就是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去的餐厅以及美食。”

正视外部压力 才能完善提高

台湾的民主走到今天,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则是早年来自外国的压力。吕先生说:“外国的压力要用什么角度去看,这个很有学问。”他举例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台湾出现了很多盗版问题。当时美国颁布了超级301条款,该条款十分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卖到美国不尊重知识产权的产品增加课税,也就是输出成本。好几年台湾都在名单上。那时的美国一直对台湾提出批评,并指其不民主。

“台湾那个时候也要感谢蒋经国先生,他认为台湾要发展就要走正道。什么叫正道?别人的智慧财产我们要尊重,另外我们可以自己研究跟别人合作,对不对,但不能采取偷窃的做法。所以在台湾民主化的成功中,美国一直施加的压力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对台湾国民来讲的话呢,这个压力是属于正面的。虽然在改善的过程中当然很痛苦,但是我如果不努力的话就不会得到正面的结果。倒过来讲,外来的压力绝对不是坏事。当然这并不是说要完全听美国的,台湾还是有台湾自己的路。这是我们所说的国际社会互动过程当中的‘国际责任’。不能说我要卖东西出去,赚你的钱但又不遵守智慧财产权。好比说今天我是全世界第一大、第二大贸易国,可是我国内的污染放任它不管,让全世人都受害,这个就是国际责任。台湾小归小,但台湾在分担国际责任这个方面做的还算不错!”

台湾与法国的合作与交流

现如今台湾在政治与外交等方面与法国的关系不可替代。在没有邦交的情况下,台湾与法国在各项科技、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发展实现了国际社会中的双赢与多赢。吕先生表示,台湾没有资源,处境特殊,可是老百姓拥有优质的、传统的中华文化。百姓勤劳、务实、更乐观,最重要的是人们懂得怎样去努力,懂得怎样去行销,怎样去沟通。吕先生说,只要有公开机会讲话,哪怕只有两分钟,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台湾的科技、多元文化、商机以及进出口贸易等各方面的信息。发表这种公开的讲话,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一年中绝对超过180次。

台湾人口占全世界0.3%,面积占0.025%,而国际贸易的总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2%,着眼整个国际社会关系,台湾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台湾是美国第十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全美国农产品第五大、第六大农产品进口国。吕先生说:“大家认同法国产品很好,可是法国的产品在台湾所占的双边贸易总额不到1%,不仅法国人不满意,我们也不满意。在这种情境之下呢,法国作为大国,他的生意人不见得愿意到处跑;但我们处境特殊,所以我们就到处去敲门。去敲门,就会跟人家认识,然后我们就告诉你台湾自由开放,遵守智慧产,注重人文价值,最重要的是这里拥有购买力很强的市场。”

除了经济的交流外,台湾与法国在旅游文化上也互动频繁。吕先生说:“全世界有142个国家和地区对台湾人民施行免签证或者落地签。光从台湾来法国观光的人数可以预估大概最少是16万人,来欧洲大概是36万人。对法国来讲,台湾的观光客对他们而言是优质的观光客,而且很少会制造问题的。

“台湾虽然只与22个国家有邦交,可是有六十几个国家的私人代表在台湾。他们会观察台湾怎样经营与法国的关系。好比电影,电影是法国人发明的,是法国人的骄傲。去年台湾进口了61部法国电影,前年57部,再前一年是52部。作为法国第四大电影进口国,台湾对法国来说很重要。台湾的影片商会到法国影展选片,这个就是国际沟通。电影绝对是让更多的台湾人了解法国文化的最好代表。同样我们现在也让更多的法国人看到台湾的文化,好比巴黎台湾文化活动中心每一年办150场次的表演,20场次以上的展览。除此之外,还有留学生,法国人在台湾念书,除了学语文外,还有科学、科技和文学艺术的交换。这些都见证了只要是有实力就有竞争力,有竞争力就提供了诱因,跟国际社会的接触就会越来越丰富。”

台湾今天已成为全球第十九大经济体,进出口贸易总额贡献度2%,全球的GDP贡献度法国为7%,台湾可以达到0.7%。台湾可以民主自由继续深造,可以提供人道援助,可以派农业技术、科技、医疗团队到国际社会。说到热点的环境保护问题,台湾并未因被排除在联合国体系之外即袖手旁观,而仍然中规中矩,通过立法,政府的政策和教育,希望更多人遵守国际规范,努力在国际社会中承担一份国际责任。

环境宜人 饮食健康

如今台湾的生活条件与生活环境已经跟国际社会接轨,互动开放。美国商会以及一些网络评选中,台湾在安全与舒适度上的排名名列前茅。吕先生介绍,台湾现在推行了很重要的一个活动——骑脚踏车。台湾的脚踏车在全球的环车道里面难度排名全球前十。道路越崎岖,越吸引人们进行挑战,发现惊喜。台湾有高山、平原、丘陵,一年到头是绿油油的迷人风景。由于台湾每年都举办台湾骑脚踏车环车赛,世界各地的脚踏车爱好者会特地跑到台湾去骑脚踏车。

运动与美食也相得益彰,当代美食的精神除了要味道的需求外,还有一项重要指标就是饮食的健康营养。台湾人民的平均寿命明显延长。上世纪五十年代台湾人的人均寿命约在46岁到48岁,而如今台湾男士的平均寿命已跟法国男士一样达到了76岁。台湾女士的平均寿命达到82岁。要吃得健康,有经济实力也是非常重要的。台湾发展十分迅速,单就年国民所得来讲,1952年是50美金,而如今已达到24000美金,台湾民众的购买力以及生活品质都得到很大的提高。人们对美食需求的提高也正面影响到了商家对美食的用心,持续不断地发展和翻新优质健康的台湾美食。

整个采访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吕先生出口成章,各个领域的具体数字脱口而出。他比喻“民主好比年轻人对爱情的向往,尝到爱情的滋味后,就没有可以阻挡其继续追求的因素。”如果有读者朋友们想更多了解台湾,不妨亲自去台湾看一看,畅游美景,品尝美食,同时感受一下台湾的民主和独特的多元文化魅力。

驻法国台北代表处代表吕庆龙先生是台湾嘉义县人,淡江语文学院西语系法文组毕业,获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博士。吕庆龙先生曾任台湾驻外代表处、办事处多个要职,担任过海地共和国大使。他三次驻法,自2007年起任驻法国台北代表处代表。2013年法国布希圣乔治市(Bussy Saint George)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市图书馆坐落的道路:Allée Michel Ching-long Lu,这是在法国第一条以华人名字命名的街道。吕先生原本2013年届龄退休,由于驻法期间的卓越成就,荣获马英九总统以特任代表留任至今年7月中旬荣退返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