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柬埔寨华人的传奇人生(上) 命运 姻缘 宽容

 牛牛/看中国)
回忆起故乡的荔枝山,伊姐的眼中会泛起闪亮的光芒。(插图: 牛牛/看中国)

她叫伊姐,出生在柬埔寨,年轻时离开家乡来到法国。吃过苦,遭过罪,本以为遇到可以厮守到老的另一半,却始终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故事虽以分离告终,伊姐如今却也子孙满堂。50年后的转身,不经意瞥到过往的人生。回想山坡上长满了荔枝,每当雨后,光晕中的荔枝山像披上一层彩色光环,美丽、耀眼。回忆往事,记忆犹新。


【记者林莲怡采访报导】伊姐出生在柬埔寨一个金匠的家庭里,和父母兄弟姐妹一起生活。然而这个7口人的大家庭并没有带给伊姐应有的温暖。身为家中的长女,伊姐自十几岁开始便要早起做各种家务。伊姐回忆说:“所有的衣服,弟妹、父母,七口人的衣服全部要我用手洗,用木板来刷。很早的时候我就得起床煮饭。我困得不行,就闭着眼睛,用手摸着煮,两餐饭煮好,才能上学。并且奶瓶也要煮。”

那时的伊姐才读小学五年级,晚上做完家务后才能钻进蚊帐里面点蜡烛看书、做功课。繁重的家务并没有影响伊姐,但母亲的疾言厉色却给幼时的她带来深深的伤痛。若是弟妹们没有被照顾好,母亲便会把所有责任推到幼年的伊姐身上,还因此对她动辄打骂。不仅如此,因家中有外债,母亲经常因为被催债,心情不好拿伊姐出气。

母亲生气时会拿干的椰子皮用火烤,烤出烟后一次一次的用烟去熏伊姐。一次,年幼的伊姐被烟熏得险些断气,即便这样母亲仍不能解气,最后还把伊姐全身抓到瘀青。在五个孩子中,唯有伊姐受到母亲的虐待。

伊姐说:“我去问我阿姨,我是不是她亲生的?我只有十二岁,我犯了什么错?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她有五个孩子,就虐待我一个?她还说别人有多讨厌她,她就有多讨厌我。”

伊姐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便想要离开家,去香港找青梅竹马的初恋男友,但是遭到父亲的反对。父亲对伊姐说:“你的初恋男友会花心,因为他们家有钱,他老爸就有三个老婆。除了香港,你去哪里都行。”虽然不愿,但伊姐还是听从父亲的话,放弃了去香港的念头。最后,伊姐想到有一个表舅父在巴黎,于是二十四岁的伊姐买了飞机票,拿着父亲帮她办好的纸张,一箱行李以及两百法郎离开家乡来到了法国。

就在伊姐决定远走他乡之前的一个礼拜,她的好朋友带她去了柬埔寨最有名的地方算命。算命师对伊姐说:“你命中没有因缘,如果你生活在柬埔寨是没法嫁人的,因为没人敢娶你。你离开柬埔寨到别的地方就会有因缘,而且会是你的贵人,他会从头到尾的帮助你,但你和他依然是只有开始没有结果,最后还是会分开。另外,在三十五岁的时候你要小心,命中的劫数在三十五岁,若跳的过便会长命百岁越来越好;若跳不过,便会大难临头甚至死去。”而那时的伊姐并不相信,但经过岁月的洗礼后,算命师的预言却都一一应验。

带着梦想的伊姐来到了法国,却因为不懂法文,生活得很艰辛。最开始在法国打工,一个月才五百法郎,是靠帮人家做家务来维持生活。到了后来伊姐会同时打两份工,并且把两份工的薪水全部寄回家。那时伊姐白天要去蜂蜜厂工作,为了赚取八百法郎,下班后就跑到餐馆打工,帮人家洗碗洗菜。当时的工资是每晚十法郎,这样子晚餐也解决了还可以存下这些钱,然后全部寄到家里去。

伊姐当时住在巴黎市中心的Rue de Temple,九楼没有电梯,房间也是非常的狭窄,晚上只能烧水之后用温水洗脸洗身体。伊姐告诉我们:“我的头发不舍得剪,长到这里,没有钱剪,为了省啊。一个礼拜我去République洗一次澡,洗澡一次而已,还要五块钱。那里浴室的门呢,是一半的,遮住一半身体。我呢就带衣服进去洗,站着洗衣服,不给人家看见,因为它是遮半身,站在那里洗衣服管理员看不到。看到的话不给你洗衣服,只能洗澡,我就站在那里洗衣服。”

那时虽然艰苦,但伊姐一直抱着宽和平静的心态去面对。而生活也一如算命师所言的进行着。后来,伊姐在工作的地方认识了算命师预言的“贵人”,也就是伊姐后来的丈夫X,他比伊姐大25岁。

X是法国的富家子弟,家里开有两三家金行。在那个传统的年代,X的父亲从小对他要求严谨、管理严格,处在叛逆期的X受不了父亲严苛的教育,于是离家出走。正值越南战争,X便报名去当了军医。伊姐说:“X内心是苦的,说不出来的苦。”与X的相遇是缘分还是命运对当时的伊姐来说都是未知数。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年龄的差距,X颠沛复杂的背景对伊姐也是一个挑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