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光血也要救爸爸” 13岁男孩捐干细胞救父

【本报综合报导】2015年11月17日,年仅13岁的男孩孔德臣,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一医院血液肿瘤临床研究所,接受第一次造血干细胞抽取。5月26日,他的父亲被确诊患上了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医生建议立刻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孔德臣得知后,撸起袖子大声对爸爸说:“抽我的吧,没事!我要救爸爸。”


孔德臣和父亲把手贴在无菌病房的玻璃上,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子,如今只能隔着无菌病房的玻璃对视。(网络图片)
孔德臣和父亲把手贴在无菌病房的玻璃上,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子,如今只能隔着无菌病房的玻璃对视。(网络图片)

孔德臣的家在牡丹江西安区小莫村,家里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爸爸孔令军35岁,一米八十多大个儿,200斤重,别人都叫他“孔胖子”,他每天早上五六点就出门干电焊活,晚上回家无论多累,都不忘陪伴自己的儿子。孔德臣喜欢下象棋,爸爸就每天陪他杀上一个多小时,有时小德臣输了还要赖赖皮,但孔令军从没有一点不高兴。孔令军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疼孩子,平时无论儿子怎么淘气闯祸,都舍不得打。

今年5月26日孔令军被确诊患上了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知道诊断结果的那一刻,这个壮汉崩溃了。

在牡丹江孔令军做了两次化疗都没有效果,于是抱着一线希望到哈尔滨市第一医院血液肿瘤临床研究所试试,医生建议立刻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由于孔令军的病不能再拖延,医生建议从近亲当中进行配型,配型结果是家中年仅13岁的儿子孔德臣最为合适。 
     
孔令军听了这个方案,心疼不已,坚决拒绝这个治疗,“这绝对不行!我生你天经地义,哪能让做儿子的你救我的命!”

但儿子孔德臣救父心切,毅然决然撸起袖子大声对爸爸说:“抽我的吧,没事!我要救爸爸,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回家!”对于孔令军来说,这是最后的希望,最终他没能拗过儿子。

由于准备抽取造血干细胞,孔德臣每天被注射药物,晚上难以入睡。因用药后浑身血管都觉得涨、疼,大人都很难熬,孩子就更受不了。可小德臣怕母亲李金芬担心,只说稍微有一点疼。父亲生病后,小德臣瘦了好多,经常不舍得吃,但家人告诉他一定要养好身体,多吃营养的才能更好的为父亲抽取造血干细胞。

11月17日8点左右,小德臣进入干细胞采集室,但事情并不顺利。因为采集针管很粗,不适合13岁孩子用。一连扎了三针才扎入。他的妈妈备受煎熬,一直躲在门外,没敢向屋里看一眼。

采集造血干细胞一般要4个小时,孔德臣一动不动,直到下午2点20分,成功采集到200CC造血干细胞。家人扶他起来时,发现他后背全湿透了,衬衣都贴在了身上。小德臣笑着想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可是他的五个手指都无法并拢。

医生告知家属,孔令军属于白血病患者中高危群体,“移植费用大约在25至30万元,患者肺部真菌感染的治疗费用还要十几万,前期治疗已经花费了30多万,现在剩余的10万元,连第一次移植费用都不够。”孔令军的妻子李金芬说。

为此,孔令军的家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都面对着巨大的压力。“现在所有亲友都借遍了,耕地抵押了,65岁公公和60岁的婆婆到处打工求助借钱,但仍然差了很多。”李金芬哽咽着说:“如果没有希望,我们也就认命了,但现在只差救命钱了,希望大家帮帮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