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华人在日本驾车 撞倒一位老太太后……

【本报综合报导】近日,网上流传一篇文章,讲述了一位中国人在日本驾车撞倒一位老太太后的经历。因为与当今的中国版本差异太大了,作者的经历吸引了无数网友。

日本警察在处理交通事故。(AFP/Getty Images)
日本警察在处理交通事故。(AFP/Getty Images)
 
下面就是这位当事网友在日本的经历:
 
大约在5年前,我开车撞了一个老太太。那天是星期天,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开车去买东西,走的那条路是一条可供5辆车同时通行的单行道,叫堺筋。
那天阳光明媚,视野良好。我走在靠右边的道(日本是靠左行驶的),快走到中央大通的交叉点时我刚确认了前面是绿灯,准备匀速通过的时候,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太太!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前面会突然出来一个人。考虑到后面还有孩子和妻子,我下意识的先踩了一半刹车,再把刹车踩到底。
 
尽管这样,妻子和女儿还是来不及发出惊呼,头就已经撞在了椅子后背上(她们坐在后车厢)。待我刹停时只见我的车头上滚上来一个人,又咕咚的一下滚了下去。当时感觉整个过程像慢动作。
 
下得车来,颤颤地走到老太太身边,只见她横卧在地,年纪看上去有60多岁,血流了一大片。我的脑子嗡地一下就晕了。一边口中念到:“完了完了!”一边在回想在撞她前是不是我闯红灯了。
 
这时老太太呻吟起来,老太太的呻吟声多少给了我一个安慰,她没死!
 
这时我开始冷静下来,掏出电话打了110,陈述了地点。打完电话以后我才听到我女儿的哭声,跑去一看还好,额头上有点发红而已。
 
警察3分钟就来了,同时还来了救护车。老太太被抬上了救护车,我就接受警察调查。
 
警察:“谁打电话报警的?”
 
我:“是我!”
 
警察:“请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一下拨号履历,请出示你的驾驶照。”
 
这时,两个女大学生走过来跟旁边的警察说:“是那个老太太闯红灯,我们愿意做证明。”(这事我是第二天听警察说的,当时我脑子极度混乱。)
警察带我到刹车处看了看刹车痕迹后问我:“你在哪里刹的车?”我说我也不知道,脑子混乱了。
 
警察沉默了会,跟我说:“如果你的速度是50码就应该在这里刹的车,如果你的速度是60码就应该在那里刹车了。”
 
我问:“请问这条道路限速是多少?”
 
警察回答:“50码。”
 
“那我就在这里刹的。”我指了指近处。
 
警察看都没看,只顾着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过了会,警察大概是写完了,抬起头对我说:“今天有人作证你没有闯红灯,老太太也说是她闯红灯的了,你可以回去了,但不管怎么说你明天来一下XX警察署。如果你今天闯红灯的话就要被当场逮捕。”
 
第二天,我去了警察署,警察对我一番教育后说:“即使你没有过失也有义务去医院看看老太太,这是道义上的问题。”我赶紧连连称是。
 
当天下午我就和妻子买了点便宜的糕点(2000日元的)去医院看望老太太去了。走进医院说了老太太姓名和床位,一个护士叫我稍等,她去病房看看情况。
 
只过了一会,突然听到脚步声大作,一帮人朝我方向奔来,我一下就感到不妙,家属找我拼命来了!正在我犹豫是不是要拉着妻子逃跑时,这伙人已经冲到我面前了。跑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一边朝我鞠躬一边说:“真对不起,给您带来麻烦了!”
 
我一时没有准备,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这时,跑在后面的几个人也说话了:“实在对不起,她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闯红灯,给您添来不必要麻烦……”
 
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的给他们鞠躬……
 
那天看望了老太太,她本人也没有一点责怪我,她说,她那天脑子里想着事情,也不知怎么的就闯了红灯了。但我和妻子还是表示了歉意。我说:“如果我开车再精神集中一些,就不会发生这种遗憾事了。”
 
走出了医院,我突然想哭,这次是真的哭了。妻子笑着问我怎么又哭?
 
我没有回答,当时我想到了如果在中国碰到这样的事会有怎样的结果,可我不能把我在想什么告诉我妻子(日本人),我知道我不能跟她说实话,我也没有勇气说。
 
最后,老太太被诊断为锁骨骨折,保险公司已经为她赔了100多万日元,而我一分钱都没有赔,就是每个月的保险费涨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