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双腿截肢 太太细心照顾不分离 “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本报综合报导】许乐意今年50岁,家住安徽亳州市谯城区,和太太张淑华已经一起生活28年了。但随着丈夫许乐意的一次住院治疗,所有的一切顿时改变。许乐意患了脉管炎,需要做高位截肢,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张淑华说,“我当时都蒙了,每天除了哭还是哭,可是当着他的面我还是要坚强。”
 
许乐意自从双腿截肢手术,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到如今已是20余年,在这期间妻子张淑华为给丈夫治病,变卖了房产,四处借钱。如今他们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趴趴屋里,依靠低保维持生活。前不久许乐意病情开始恶化,整日里疼痛难忍,医生诊断需要对右臂进行截肢手术。但因无力承担手术费用,只能选择放弃,依靠止疼药苦苦支撑。

早上起床,张淑华会把轮椅推到床边让丈夫坐上去,推着丈夫去洗脸。
早上起床,张淑华会把轮椅推到床边让丈夫坐上去,推着丈夫去洗脸。

 
病情恶化的许乐意,双手几乎失去自由攥握的能力,就算扣扣子这样的小事也需要太太的帮助。当初很多人都劝张淑华离开许乐意,可是张淑华没有听从。
 
“你娶了我,我就会好好的照顾你一生,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你走下去。”张淑华告诉许乐意。
 
每天早上起床,张淑华就会把轮椅推到床边让丈夫坐上去,推着丈夫去洗脸,到傍晚,就给丈夫洗澡,日复一日都是如此。他们住的趴趴屋低矮闷热,一台老式空调还是儿子结婚的时候买的,现在儿子外出打工了就给他们使用,但是两口子舍不得开。“一天下来身上都被汗湿透,风扇根本不管用,空调舍不得开,就只能让她多帮淋淋澡。”也正是因张淑华常年的细心照顾,许乐意除了病痛之外身上连痱子都没长过。
 
年复一年的照顾没有让张淑华心生厌倦,反而对丈夫的爱更深了。“现在更多的是把他看成了自己的孩子,这些年我的眼睛已经哭的几乎看不见东西了,但我告诉他我不会放弃的,我也会坚强,要不然我倒了谁来照顾他。”
 
妻子每天上午要出去做些小工,许乐意就一个人闷闷的在家等着。20年了,除了出去看病他没有踏出过这个几平方的小屋。自卑和病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我不敢出去,怕别人笑话,怕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为此他曾多次自杀没有成功,现在想想妻子为自己付出的艰辛,决定不再做傻事了,要好好活着让妻子安心。
 
中午,张淑华买了一份烫菜给许乐意吃。“买一份饭就够了,他吃不完我吃正好,当初他生病的时候我暴瘦30多斤,走路都飘,每次坐车外出看病那就是要我的命,晕车吐的不省人事,这些年也坚持下来了。”张淑华已经觉得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而许乐意自病情恶化后,右手几乎完全丧失了功能,一日三餐都得妻子喂食。每天这样喂食也让许乐意心里深感过意不去,内心无比地痛苦和挣扎,“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回报她,只能等来生了,来生我愿意做牛做马的对她好。”
 
许乐意每天要吞服大把大把的止疼药,每天止疼药的费用就要几十块钱,为了节省点药,开始疼的时候他就趴在床上使劲的抓着自己手,咬着牙尽量忍着,“每天吃的药比吃饭还多,不吃那钻心的疼痛受不了啊。”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才开始吃药,就这样来延缓点时间,节省用药。
 
吃完药的许乐意终于趴着睡着了,每天的病痛已经把他折磨的疲惫不堪。
 
张淑华没有别的愿望,“只希望我的丈夫不再受罪。希望他能坚强地活下去。就算有一天他又失去了双手,我就把自己的当作他的双脚双手,永远陪伴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