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盲人想不到竟是亲姐弟

【本报综合报导】一对双目失明的姐弟俩在刚出生后分别被抛弃在寒冷的路边雪地上,被不同的家庭所领养。这对年龄相差11岁的姐弟俩在相隔20年后,意外相遇。对唱河南坠子书的共同爱好,让他们成为了师徒,后来竟意外发现两人是亲姐弟!如今,在郑州录制河南坠子传统唱段的他们想通过媒体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在郑州录制河南坠子传统唱段的盲人亲姐弟想通过媒体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网络图片)
在郑州录制河南坠子传统唱段的盲人亲姐弟想通过媒体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网络图片)

谈起姐弟俩的身世,真是曲折而又传奇,令人感叹人生如戏。

姐姐的故事

1985年寒冷的冬天,一个名叫郑学忠的男子在路边的雪地里捡到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女婴哭得快断气了。他看出婴儿的眼睛有毛病,但还是把她抱回了家。打开襁褓,里面没有任何信物。

郑学忠和他的妻子武秀琴膝下无子,便将她视为己出,取名为郑玉荣。郑玉荣从小双目失明,养父母虽然务农,家境贫寒,但对她很好,她从小并没有吃多少苦。

七、八岁时,母亲有一天把她叫到身边,说起了她的身世。这时,郑玉荣才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爸爸妈妈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养父母说,之所以要告诉她身世,是因为他们身体都不好,担心万一自己哪一天不行了,有残疾的郑玉荣没有一技之长,不能养活自己。并教导郑玉荣,不要记恨亲生父母,将来有机会可以去找他们。

知道了真相,小小年纪的郑玉荣一下子就好像成熟懂事了。

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专家在洛阳免费给盲人看眼睛。养父母带郑玉荣去看,但还是没有治好。养父说,捡到郑玉荣的时候,她满身燎泡,到现在她身上还有很多疤痕。

12岁,郑玉荣开始学唱戏。没有真正的老师教,主要是听录音磁带跟着学,她学过豫剧、曲剧、越调,后来专攻河南坠子。

她将唱戏作为自己的谋生手段,学练起来非常刻苦,经常将自己关在屋里学,从后半夜一直唱到天亮。当时她想,早点自食其力多挣点钱,回报养父母。

然而不幸的是,16岁那年,养父去世,18岁那年,养母又离开人世。孤苦伶仃的她,只能搭班跟着别人去唱戏谋生,饱受磨难。

如今,她会唱传统大本书,包括《大明英雄会》、《宋王私访》、《包公访太康》、《蹊跷案》、《高梦鸾征北》等。

大本书一套几十集,每集都在一个小时左右,健全人看着唱本记上一套就非常难,她却都记在脑子里,而且还能生动地表现人物情感,外出试着演出,一亮相就赢得满堂喝彩。

2003年,在洛阳关林庙赶会演出,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冯国营,冯国营坠胡拉得很好,也是一名盲人。后来两人还一起成立了鲁山县玉容曲艺说唱团,并生下了一对健康可爱的儿女。

由于郑玉荣和丈夫冯国营同为盲人,生活上,他们夫妇和一双儿女都要靠大哥冯国生来照顾。

冯国营家里兄弟3个,除了大哥冯国生身体健全外,三弟身体也不好,父亲腿有残疾,母亲是聋哑人。为了照顾这个特殊的家庭,冯国生学没上完也没娶媳妇,全心全意地照顾二老和两个弟弟。

现在,郑玉荣的儿子11岁,女儿8岁,都在上学,成绩还都不错,这是全家人最大的希望。

弟弟的故事

1996年农历腊月十四,平顶山鲁山县的杨文定在宝丰县火车站的雪地上捡到了一个双目失明、嗷嗷待哺的男婴。

当时杨文定已经有三女一子了,但想到这是一条命,不能给冻死了,杨文定还是将孩子抱回了家,取名为明明。

在养父母和哥哥姐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明明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委屈。甚至为了给他治眼睛,养父母家里还卖了两头牛,借了好些钱。但明明的失明是先天性的,没办法治好,而且由于做手术的缘故现在眼眶还有些塌陷。

杨明明从小就展现出了艺术天赋,学越调唱旦角惟妙惟肖。由于家里穷,请不起老师,养父就买磁带让他听,学完一盘再买一盘。由于没受过正规训练,18岁时他的声带受损,唱不了高音,这也让他专攻起了河南坠子。

2011年正月,鲁山县鲁山文化广场举办“说书一条街”民间文艺活动,许多唱坠子的班子都来了。但偌大的广场上,就属被特别邀请的郑玉荣摊子前听的人最多,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当时明明刚从洛阳演出回到鲁山县,经过此地。

那天,郑玉荣唱的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散场后,杨明明不走,听说郑玉荣也是一个盲人,非要见见她。两个人见面后越聊越投缘。后来就在一起合班子唱戏。明明拜郑玉荣为师。时间长了,见过他们的人都说他俩长得像,经常会有人问“你们是不是姐弟俩啊?”

一开始他们也不信,就用手互相抚摸对方的脸庞,也感觉像。后来两人决定去做个DNA鉴定看看。没想到结果出来,两人竟然真的是亲姐弟!两个人禁不住抱头痛哭。

寻找亲生父母

由于现在能唱大本书的人寥寥无几,“河南戏曲声音博物馆”的负责人连晓东将他们从鲁山请到了郑州,进行抢救性的录制。

姐弟俩的心愿是希望通过媒体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我小时候还是挺恨他们的,不过现在不会了,我只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和姐姐。”而对于寻找亲生父母这件事,明明的养父母也都很赞同。

连晓东说:“他们虽然是盲人,但心里却有一盏明灯,明善恶、知进取。他们说,所有的处事道理与文化知识都是从坠子书里学来的,坠子书劝世人向善,免仇怨。是坠子书,带给了他们喜和乐;是坠子书,化解了他们心中对亲生父母的怨恨;也是坠子书,点亮了他们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