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幸福吗? “减负”也冲不破的网

【本报综合报导】家长担心孩子学业不够好,于是没日没夜地给孩子辅导作业,请家教,给孩子报各种辅导班,苦不堪言;学校老师怕学生学不好影响年终考核,不断给自己、学生和学生家长加压,精疲力尽;孩子们,作业多、压力大,疲惫不堪。
 
中国大陆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越来越重,中小学教育陷入了“减负减负,越减越‘负’”的怪圈,真是苦了孩子、累了家长、害了老师,富了三班(补习班、培优班、兴趣班)。
 
在此背景下,网路上流传的一组纪实作品——《减负,冲不破的网》,深刻反映了这一现实。这组照片见证了一批批学生、家长和老师在“减负”这个无形的怪网中痛苦学习、矛盾工作的身影。这些镜头,让很多家长、孩子感同身受,有的家长、孩子看哭了……

学校运动会上,运动健儿在跑道上冲刺,许多看台上的初中生却在“冲刺卷子”上埋头“冲刺”。
学校运动会上,运动健儿在跑道上冲刺,许多看台上的初中生却在“冲刺卷子”上埋头“冲刺”。

“作业量大,用眼过度”,是近年来中小学生视力问题逐年加重的首要原因。某校五年级就有许多孩子戴上了近视镜。面色不佳、肥胖、近视、不快乐,这似乎成了大多数孩子的标签
“作业量大,用眼过度”,是近年来中小学生视力问题逐年加重的首要原因。某校五年级就有许多孩子戴上了近视镜。面色不佳、肥胖、近视、不快乐,这似乎成了大多数孩子的标签。

一个五年级的孩子在家写作业。家长说,由于作业多,孩子们写作业时很难长时间保持正确坐姿。孩子的脊柱小小年纪就变形的,有很多。
一个五年级的孩子在家写作业。家长说,由于作业多,孩子们写作业时很难长时间保持正确坐姿。孩子的脊柱小小年纪就变形的,有很多。

早晨,一个小学生背、挎一大一小两个书包去上学,小书包里是放学后补习班要用的。
早晨,一个小学生背、挎一大一小两个书包去上学,小书包里是放学后补习班要用的。

早晨,一位看上去只有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趴在妈妈后背上看书学习。
早晨,一位看上去只有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趴在妈妈后背上看书学习。

一位三年级的小朋友放学后趴在桌上写作业,写着写着就睡着了。
一位三年级的小朋友放学后趴在桌上写作业,写着写着就睡着了。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这种教育观念的影响下,许多家长在孩子学龄前就过早地给他(她)们“套上了小夹板”。一对双胞胎姐妹正在完成“睡前”作业。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在这种教育观念的影响下,许多家长在孩子学龄前就过早地给他(她)们“套上了小夹板”。一对双胞胎姐妹正在完成“睡前”作业。

星期天,一位小学生在等候下一节舞蹈班上课前,边练功边写作业。
星期天,一位小学生在等候下一节舞蹈班上课前,边练功边写作业。

一名感冒发烧的小学生在医院输液中心边打点滴,边写作业。
一名感冒发烧的小学生在医院输液中心边打点滴,边写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