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分担养家重担 年幼三姐妹背菠萝上山贩卖

【本报综合报导】常言道,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贴心的女儿总是能帮妈妈很多忙。住在福州的王治英就有三个懂事乖巧的女儿,她平时以上山卖菠萝为生,不论刮风下雨,王治英每天都早起背着沉甸甸的箩筐上山。她说虽然很辛苦,但是周末三个女儿都上山来一起卖菠萝,努力分担养家的重担,她都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她更是以有这样的女儿为荣。
 
平日上学 周末兼职
王治英和她的三个女儿住在福州鼓山脚下的牛山村,王治英介绍,自己的女儿们之间年龄差距不大,只差两三岁而已。老大燕燕今年13岁,老二威威10岁,最小的芳芳也有8岁了,她们都在外来工子弟学校学习。王治英平时靠到鼓山上给游客卖菠萝挣钱,这也是她们四个人唯一的经济来源,就算这样她也坚持着供姐妹三个上学。
 
王治英的女儿威威(右)和芳芳在菠萝摊前。
王治英的女儿威威(右)和芳芳在菠萝摊前。
芳芳一捧一捧地将菠萝皮收集到泡沫箱子里。
芳芳一捧一捧地将菠萝皮收集到泡沫箱子里。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们渐渐懂事,为了减少妈妈的负担,三姐妹也要上山和妈妈一起卖菠萝。由于平时上课,她们只能在周末的时候背上箩筐,扛着几十斤的菠萝上山“练摊”。每周末课程一结束,她们就冲上山,这样的生活已经伴随她们一年多了。
 
在山上她们四人分工明确,王治英在半山亭,姐妹三个则在下面一点的位置摆摊。待三姐妹找好位置了之后,她们开始轻车熟路地摆放摊子。
老大燕燕在一旁熟练地削起了菠萝,之后还要把它们切成片,用木棍串起来。摊子在威威和芳芳的打闹中渐渐成形,这时两人拎起从家里带过来的水桶,一路小跑着到山里去找泉水去了。后来威威解释说:“这里有很多泉水,如果去山下打水,那还不得累死。”原来打来的泉水是用来保存处理好的菠萝。在她解释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她那个年轻的稚气和天真。
 
在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之后,燕燕和芳芳留守摊位,腿脚灵活的威威又要抄小路去登山古道,到半山亭帮母亲的忙。两个摊位距离并不是很远,互相可以有个照应,分开来也可以多增加一点收入。
 
王治英每天很早就上山,为了躲避管理人员,她每天4点钟就要起床,背着60余斤的菠萝上山,再马不停蹄的赶到山下,给孩子们做早饭,之后她再背着第二批菠萝返回到半山亭。在白天摆摊的过程中,王治英不仅要现做菠萝片,招呼顾客,还要时时刻刻的提防着保安,她的东西随时都有被没收的风险。但是在周末的时候,王治英可以稍微放宽心,因为有三个小家伙在下面给她当“哨兵”!“一看到保安来了,我就跑上去告诉妈妈,然后赶紧把东西收起来。”威威自豪地说,健谈的她还说自己可以一个人摆摊,只是可惜平时要上课,没有办法天天来。
 
至于收摊的时间,王治英说她摆摊没有固定的时间,有的时候回去的早,有的时候回去的晚。当天色太晚时,她会让孩子们先回去,在她们下山之前,依旧是飞毛腿威威向母亲汇报一天的成果,临走前王治英还不忘嘱咐威威,让她监督老三把作业做完。在人少的时候,她总会多呆一会,有时候在空闲时间,她也会打打毛衣。
 
上山卖菠萝 风雨无阻
山上的天气阴晴不定,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阴雨绵绵,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母女四人都坚持上山。4月的一天早晨,山里湿气加重,开始只是零星的雨点,慢慢的雨越下越大,三姐妹的摊位没有任何的遮蔽,燕燕手中只有一把破旧的雨伞,她搂着老三,两人蜷缩在伞下避雨。芳芳比两位姐姐多穿了一件外套,一直坐着不动的燕燕被冻的瑟瑟发抖,她便搂紧了芳芳,依偎的两个人互相取暖。威威则是山上山下的跑来跑去的,用她的话说:“下雨很冷啊,跑一下才不会冷。”
 
由于从“松之恋”登山道上山的游客不多,再加上天气不好,菠萝摊一直没有开张。一个小时菠萝数没有减少,反而桶里的水越积越多。燕燕眼神放空地看着雨水打在水面上晕出一个个扩散的圆圈,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在她身旁的老幺似乎并没有因为潮湿的天气打扰她的心情,只是在不停地把玩着手中少了一只胳膊的芭比娃娃。
 
阴沉的天气需要点鲜活的气息,有的时候威威和芳芳在一旁追逐打闹,爽朗的欢笑声引得过路的游客驻足。一对登山情侣闻声而至,并买下了两片菠萝,三姐妹终于有了当天的第一份收入。雨渐渐停了,游客陆续上山,姐妹三个也打起精神准备做下一笔生意。可惜游客们是看得多买的少,在她们失望准备收摊的时候,一名小伙子一口气买了5片菠萝,给她们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在收摊的时候,老三芳芳也不忘搞怪。“我要吃一块,都饿了。”说着拿起一块菠萝转身就跑,“吃吃吃,就知道吃!”威威边追边笑嘻嘻地教训她,做样子地要抢她手里的菠萝,“我是让着她,要不她肯定跑不过我”威威悄悄地说,看来她们姐妹关系是好的不得了。过一会两人闹够了,又回来帮大姐整理。
 
芳芳嘴馋归嘴馋,在干活的时候倒也挺认真。她蹲在地上,把散落在地上的菠萝皮一捧一捧地放到泡沫箱子里。看着地上细碎的垃圾,她灵机一动,从身后的一株小树上折下了几个树枝,当作扫把把垃圾都扫进了泡沫箱子。在向母亲大人报告了之后,三个人互相搀扶着下山回家。
 
有此乖女 夫复何求
看着孩子们回家的背影,王治英心里酸酸的,但同时也感到欣慰。据王治英介绍,她是四川人,十多年前到沿海打工,初到福州,她在马尾一家大型鞋厂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每个月都有两三千的收入。随后的几年里,三姐妹相继降临,单亲母亲一个人带三个孩子,不管是从精力上还是体力上,王治英都感觉力不从心。再加上工厂经常加班,晚上回到家已经10点钟,看着幼小的孩子们面黄肌瘦,当妈的是痛在心里。
 
等到了孩子们上学的时候,王治英连三餐都没有办法及时的准备好,家长会也没办法去开,有一段时间她没有尽到当妈妈的责任,孩子们的成绩也因此而下降。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王治英决定辞去工厂里的工作,转而到鼓山卖菠萝。
 
在王治英看来,她虽然失去了稳定的工作和可观的收入,可是换来的却是更多和女儿们在一起的时间,这让她感觉离孩子们更近了。这样不仅能照顾她们的起居生活,在学习上也能够给予一定的帮助。
 
好在孩子们都很懂事,“老大和老二的成绩我不用操心,虽然卖菠萝比以前累很多,东西要是被没收了,或者被偷了,我好几天就白干了。但是看到孩子们,多累我都无所谓了。”王治英说到女儿们的时候,嘴角总是不自觉的上扬。
 
母亲为女儿们牺牲了这么多,孩子们也没有让她失望。她们不仅在学校用功读书,回家之后也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其中性格最活泼开朗的威威表面上看起来很阳光,但是却比同龄人更懂事。本是享受家庭温暖的年龄,她们却早早的背上了家里的重担。
 
谈到学校功课的时候,威威眉飞色舞地讲起她的成绩。“我每学期都有奖状,期中考试还拿过年段第二名,不过姐姐更多。三三(芳芳)就没有了,她就知道跳绳。威威也说当她们拿奖状回家的时候,妈妈最开心。
 
她也一直记得妈妈跟她们说过的话:“我多苦都没关系,只要你们肯读书,我一定会送你们读大学的。”姐妹们也希望老幺芳芳也能得奖状,这样妈妈就更开心了。
 
对于在生活中缺席的父亲,三姐妹们却不愿意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