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抢母亲带孩子 哥哥向弟弟出20万买母亲3年时间

【本报综合报导】杭州的李先生,用20万元买断了56岁母亲接下来的3年时间。这3年,母亲负责照顾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成为一名全职奶奶。不过,这20万元不是给母亲的,而是给自己的弟弟的。用这些钱,主要是为了解决他和弟弟两家的矛盾。
 
今年,李先生和弟弟的孩子相继出生,由于两家夫妻都是双职工,都无法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只能请求母亲帮忙。然而母亲只有一个,分身乏术。为此,家中常常上演“俩儿抢母”的戏码。

在传统观念里,许多长辈甘愿为家庭无私奉献, 但新一代爷爷奶奶似乎更倾向于认为,“老人带娃并非本分,而是情分。” (123RF)
在传统观念里,许多长辈甘愿为家庭无私奉献, 但新一代爷爷奶奶似乎更倾向于认为,“老人带娃并非本分,而是情分。” (123RF)
 
最终大儿子李先生强势拍板:“我出20万,妈妈归我!”小儿子一家虽有怨言,也不敢多说,如今小儿子的妻子辞职在家带娃。
 
还有比李先生家更夸张的,因为带孙的事闹上了法庭。2015年初,广西陆川县56岁的杨金美将儿子和前儿媳告上了法庭,向他们索要“带孙费”。老人称儿子媳妇一回家就玩手机,虽然他们没有在经济上啃老,但在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方面存在“家务啃老”行为。而儿媳则认为,老人带孙是约定俗成的事,如果自己支付了“带孙费”,就是把亲情利益化了,太没人情味了。
 
在传统观念里,许多长辈甘愿为家庭无私奉献,但新一代爷爷奶奶似乎更倾向于认为,“老人带娃并非本分,而是情分。”
 
网上有不少带孙自嘲歌,显示50后、60后的现状:辛辛苦苦几十年,退休就成炊事员;平时照顾“小皇帝”,周末迎接“返乡团”。
 
“我宁可出钱请保姆,也不愿一直带孙子!”这是一位老人的真心话。陈大姐的孙子出生后,儿子儿媳希望陈大姐能帮忙照顾。无奈自己退休后身体一直不好,和丈夫商量后,她决定每月出一万元,让小夫妻俩自己解决照顾孩子的问题。
 
对于“带孙费”这个问题,目前中国大陆的法律还没有明文规定。资深律师认为,如果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承担该费用,应当得到支持。但是对于该费用的具体表述、主张的金额如何计算,有没有具体的标准,还应当通过相关立法来明确。“老年人懂得突破所谓的约定俗成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那司法机关判决也应做到有法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