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豪宅低价拍卖背后的惊人乱象(中)

发表:2018年07月30日
(接上期)
 
【记者Mike综合报导】不过,她也比较固执要强,人也很机灵。婚后,薛丽萍对田明成很多农民习气极为厌恶,一度不让丈夫负责女儿的教育。此时两人经常吵架,后田明成主要在日本惨淡经营自己的公司,薛丽萍则带着女儿回到了南京,同时开了一家小美容店。
 
就在这个时候,薛丽萍遇到了前男友唐凯。唐凯和薛丽萍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之前因为一些感情上的大误会而分手。随后,唐凯就想起薛丽萍的种种好处。不过,此时薛丽萍已经结婚,还有了孩子,唐凯只能以一个老同学的身份接近他们。唐凯本人也是美容行业,对薛丽萍开设美容店有极大帮助。两人本就是老情人,此时相处时间久了,很快旧情复燃。在薛丽萍看来,唐凯虽很有才华,却非常谦虚,心胸开阔,做人讲义气,对朋友很好,甚至对薛丽萍的女儿也是特别爱护。

南京一栋别墅以低于周边别墅市价三分之一的价格拍卖成功。
南京一栋别墅以低于周边别墅市价三分之一的价格拍卖成功。

 
相比起来,唐凯比暴躁狭隘的丈夫好十倍。只是身有所属,还有孩子,薛丽萍只能保持和唐凯的距离。
 
杀人骗保?
 
2006年,田明成在日本的公司已经濒于破产。在日本,一旦破产就形同死刑。很多日本公司的负责人,在破产前自我了断,避免接受可怕的名誉损失。田明成对破产深感恐惧,无奈之下,他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办法,就是骗保。他在日本一家保险公司投保了2亿日元(约1000万人民币)的巨额保险,然后以回国借款为理由返回中国,找到妻子薛丽萍,要求一起做。田明成说,只要拿到这1000万,不但我的公司起死回生,你也有钱搞你的事业。薛丽萍开始认为属于违法,一旦被发现就要坐牢,不愿意干。
 
田明成说:这事我一个人干不了!事后一定要你以妻子身份出面要钱,还要进行遮掩。你不做,我们家就死路一条了。薛丽萍说:万一被日本保险公司识破怎么办?田明成说:只要你在车祸以后,立即要求火化,死无对证了,日本保险公司怎么能识破?薛丽萍犹豫的说:但万一穿帮了,会坐牢的,太危险了!田明成怒气冲冲的骂道:有什么比穷更危险的?日本社会你也不是不知道,一旦破产就彻底完了,以后我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家里房子车子都要还债,难道全家做流浪汉去?薛丽萍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了。
 
随后,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因为田明成已死,知道内幕只有薛丽萍。薛丽萍自然不可能主动往自己身上揽罪,她的说法是,此次骗保完全是意外和巧合:回到老家,田明成开着轿车将三弟田明光约出来,两人一番小酌后,田明成拉着三弟说明了借款意图,三弟当即表示同意,这时,我打电话过来说女儿上吐下泻,可能水土不服。一向视女儿为珍宝的田明成内心焦急万分,三弟建议哥哥先回南京,等钱一凑齐,就给他送到南京。
 
说完,田明成就匆匆赶往机场,让三弟把自己的车开回去,因为走得匆忙,田明成不慎将手机等物品落在了车上。然而,半个小时后,田明光开着小轿车在丹拉高速公路上莫名发生自燃,瞬间车毁人亡,人被烧成一具黑炭。甘肃高速交警在处理事故现场时,在轿车不远处发现了烧黑的手机、手表和驾驶证。经查证,和车主信息一致,断定死者就是田明成,警方将死讯通知了其在南京的妻子薛丽萍,并出具了“单车撞护栏引发燃烧死亡”事故报告。
 
当天晚上,当田明成乘坐飞机回到南京,一进门,发现薛丽萍已哭成泪人,看着他回来,薛丽萍一脸惊恐:“你没有死?”“瞎说什么?怎么回事?”田明成莫名其妙地问薛丽萍。薛丽萍看了又看田明成,才确信他真的没死!原来,下午薛丽萍给丈夫打完电话,两个小时后便接到了丈夫的死亡通知,听薛丽萍说明情况,田明成惊讶万分,只有他知道,死的一定是三弟田明光啊,就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不停地自责。
 
薛丽萍只好在一旁安慰。情绪稳定下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田明成准备打电话给兰州老家的兄弟姐妹说明实情时,薛丽萍突然想起一件事,两人结婚后,他们曾在日本多家保险公司投有巨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理赔总额折合人民币上千万元。既然现在警方已出具了事故报告,不如就此机会把这笔保险拿到手,也正好可以填补自己在南京的投资,最后两人决定铤而走险。为保险起见,趁天大亮之前,薛丽萍让田明成到外面宾馆暂时安排,登记时特地用她的证件。两人在宾馆内商定,由薛丽萍对外告知自己丈夫出车祸死亡,急赴兰州处理丈夫丧事。接下来,田明成偷偷地潜入陕西宝鸡掩人耳目,薛丽萍带着娘家的亲戚浩浩荡荡地赶到兰州奔丧。
 
面对田家的儿子,一个死亡,另一个失去音信,整个田家死气沉沉。当时情景,田家和薛家两边亲戚都被蒙在鼓里。此后的半年里,薛丽萍分三次领取了从日本拿到的索赔款500多万元。原因是,当地律师在日本办理保险理赔事宜时,赔付的保险公司说,由于在理赔过程中,缺少过硬的田明成死亡鉴定法律文书,最终只能拿到这些,全额拿到的话预期可达到上千万元。此前,薛丽萍曾拒绝警方对烧焦的“丈夫尸体”进行DNA确认,故理赔鉴定文书不够完备。
 
另外一种说法则是南京警方的怀疑。
 
因为田明成刚刚在日本保险几个月,在国内就出了这件事,这过于巧合,简直像拍电影一样。更巧的是,田明光驾驶的车,莫名其妙的突然自燃,而且火势极大,根本不让田明光有逃走的机会,活活烧成木炭状。更奇怪的是,田明成以急着回去为理由,将自己的手机、钱包、手表、驾驶证全部丢在车上。你要说驾驶证留在车上还容易理解,手表、手机、钱包都是随时要用的,你说丢在车上谁会相信?你说是急于过去,没注意,但他女儿不过是上吐下泻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怎么可能急成这样。显然,丢下这些东西,摆明了就是伪造自己遇难的假现场。根据众多现象分析,这起所谓的车祸,很可能是一起故意杀人案。
 
他们夫妻两人联手,不惜害死了田明成的亲弟弟来骗这1000万。只是当时甘肃交警水平太差,不负责任的以交通事故结案,随后遗体火化,车辆销毁。所有证据不存在,那么疑案也就无从查起了。由于田明成已经“死了”,所以日本公司也就无法经营下去。
 
以薛丽萍出面,将已经明存实亡的公司关闭,除了还债以外,还将剩余资产变卖了200万。随后将这200万交给田明成父母养老,另外500多万则暂时交给薛丽萍保管,由她去做生意。田明成说自己要去外地躲个三五年,等风声过来,再买个假户口恢复身份,三个人一起过日子。
 
于是,田明成开始在陕西、河南一带躲藏,而薛丽萍则以寡妇身份在南京做生意。
 
死去的人不愿意死去两个人的生活就有急剧的变化
 
薛丽萍有了资本以后,开始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她在日本一所知名美容学校学习了很多新技术,回国以后生意很红火。加上有行内旧情人唐凯的帮助,又有500多万资金,薛丽萍在南京开办了多家连锁美容院,生意红红火火。赚到钱以后,薛丽萍又对父亲刚刚成立的一个企业注资,这个企业也很快发展起来。事业非常得意,感情上也是这样。在得知薛丽萍丈夫因为车祸去世以后,不知道内幕的唐凯立即展开对她的追求。唐凯并不嫌弃薛丽萍有个女儿,反而对田娇娇非常好,视如己出,对薛丽萍无微不至的体贴关爱。时间一长,本来就对唐凯极有好感的薛丽萍,自然就被感动了。
 
在丈夫不在的三年期间,在对田明成假死一无所知的一大帮朋友们的催促下,她硬着头皮把地下男友唐凯的身份公诸于众。虽当时是演戏,但很快薛丽萍自己动了真感情,也想假戏真做了。薛丽萍收获了事业和爱情,日子过的比蜜糖还甜。
 
田明成的生活却正好相反,苦不堪言。背负杀害亲弟弟的内疚和犯罪分子的罪行,田明成长期在外地躲藏。出于谨慎,田明成极少和妻子联络,而且让妻子每次给他打电话,他不会打给妻子,害怕被警方追踪。对于自己的父母兄妹,田明成也只能装作已死,不再联络。
 
开始田明成躲在陕西宝鸡,一年后的田明成三弟田明光的忌日,田明成到宝鸡法门寺敬香,意外碰到一个同学。同学不知道他“已死”,主动向他打招呼。田明成装作不认识他,仓皇逃走。没几天,惶恐不安的田明成辗转迁移到河南郑州,继续隐姓埋名地生活。
 
由于没有合法身份,田明成连较大的旅馆都不敢住,只能住破烂不堪的小旅馆和城郊结合部的出租屋。这些地方的安全性很差,很多犯罪分子在这里逗留。由于怕被抢劫,田明成在内裤中搞了暗袋,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就将存折藏起来。除了住店以外,即便在街上看到警察、协警、军人、甚至穿制服的邮递员,田明成都会不自觉的紧张。他很少上街,绝大部分时间躺在旅馆房间里面看电视。平时吃饭多是泡面,一天只吃两顿。
 
这种过街老鼠般的生活,他整整过了三年。田明成听说妻子在南京很成功,自己也心动了,也很想在郑州开拓自己的保健品事业。但此时他已经“死了”,没有合法的身份,连买火车票都不行,怎么注册公司呢?只能不了了之。于是,田明成本来就暴躁的脾气也越来越差。
 
更让他气愤的是,妻子越来越疏远他。到了2009年中国新年,田明成已很久没接到过妻子的电话,大年初三,田明成终于忍不住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妻子打去了电话,没想到妻子当时正忙,不方便说话,匆匆挂断了电话,顿时,田明成感到一股凉气袭上心头。而此时他通过报纸了解到,岳父已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妻子开的养生美容店生意非常好,妻子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自己则像个民工一样灰溜溜的活着。
 
这样田明成极为不服气!他之所以犯罪,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家,现在也算躲避了3年,风声应该过去了,可以回到家里同老婆孩子继续生活了。犹豫再三,他决定结束一个人的生活,潜回南京,找到妻子,一家团聚。2009年6月的一个夜晚,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薛丽萍,被突然从楼梯处蹿出来的田明成吓了一跳。7岁的女儿见到“已死”的爸爸,竟吓得哭着往妈妈怀里钻。的确,如今的田明成是一个死人,自然一无所有!出现在妻儿面前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穷鬼。
 
田明成看着家里的豪华装修,想着这三年在外过的隐形人生活,不禁感慨:回家真好!但薛丽萍并不这么想。这三年时间,她已经同唐凯有了很深的感情,两人已经准备结婚。但唐凯对薛丽萍违法协同丈夫骗保(和有可能的协同杀人)私毫不知情,甚至连薛丽萍的父亲也不知道。好在唐凯为美容店里的事带队去了广州,要半个月后才回南京。
 
该如何在唐凯到来之前打发走田明成?让薛丽萍颇费脑筋。田明成却不知道老婆已经变心,已经三年没有抱过老婆的他,当晚就迫不及待的向薛丽萍求欢。但薛丽萍冷淡的拒绝了,借口是怕吵醒女儿。田明成顿感情况不对!不过,他还认为是两人分别久了,妻子对他不适应,也就没说什么,自己去小房间睡了。
 
薛丽萍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薛丽萍带女儿到父母家,女儿突然说了句:“我见到爸爸了!”小孩是不会说假话的,父亲薛敬恭顿时起了疑心,单独把薛丽萍叫到一边询问。薛丽萍无奈之下,哭着对父亲说出了丈夫死而复生的前前后后。父亲薛敬恭听了这番话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深感女儿怎么如此糊涂。
 
田明成公司即便破产,女儿也完全可以带着外孙女同他离婚,回到南京来生活。以女儿的美容技术,加上薛家还不错的家境,生活肯定完全不成问题。
 
田明成骗保甚至有可能杀人,是为了自己的公司不倒闭,同时捞一笔钱东山再起,薛丽萍则完全没有必要帮着做。协同骗保是违法行为,女儿完全可以坐牢,这里尚不谈田明光到底是怎么死的都不清楚。如果田明光是被田明成所杀,女儿作为杀人案从犯,恐怕最少要坐10年牢。薛敬恭干部出身,久经历练,对人和物都有较深的识别能力。他速来不喜欢这个女婿,认为田明成性格硬狠,过于自私,女儿跟着她不会有好日子过,一直反对女儿同他结婚。婚后知道女儿曾被打后,老头子怒气冲冲的要求女儿立即离婚。
 
此时,薛敬恭认为,现在女儿和女婿既然都违法,把柄抓在女婿手上,女儿就很难离婚,事情麻烦了!
 
老爷子心烦意乱之时,薛丽萍这边又出了事。由于心有所属,薛丽萍连续一周都以各种理由拒绝和田明成同房。到了一周后的晚上,薛丽萍故意凌晨才回到家里,没想到丈夫一直在等着他。看到她回来,田明成忍不住大声质问:你还当我是你老公吗?你是不是真的当我死了!
 
随后,田明成强行将她按在床上,发生了性关系。期间薛丽萍拼命抵抗,两眼都被丈夫打肿,她怕吵醒女儿,随后只好放弃抵抗。同一个不爱的男人上床,对一个女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薛丽萍来到店里,两眼青肿,员工们发现了她的异样,“薛老板,你怎么了?是不是没休息好?”薛丽萍无言以对,心里只想着如何快快打发走田明成。想到这里,薛丽萍突然理清了思路:田明成之所以追着他不放,其实还不是为了钱。当年田明成交给她500万保管,现在我都还给你,只要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找到父亲商量。薛父看到女儿被打伤的双眼,又气女婿又恨女儿,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现在薛父已经是身价过千万,女儿拿出区区几十万几百万不算什么。就算女儿把所有钱都送给田明成,自己还有钱,一样可以养活女儿和外孙女。
 
他宁可不要钱,也赶快同这种心狠手辣、不走正道的女婿断了!第二天中午,薛丽萍将一张存有300万的银行卡递到了田明成的手里,她坦言:这里是300万,是保险赔款我们拿到的部分,也是你应得的。你拿着这些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