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移民告赢当地资深大律师

【本报综合报导】一位从中国移民来美国加州的华人女性,因为私人原因和他人闹起了房产纠纷,就一栋房子的产权归属问题,要和人打官司。在移民们的心目中,总觉得美国还是以白人为主导的社会,这位华妇为了官司的胜算,专门找到了一位白人律师作为自己的代理律师。但这位华妇遇人不淑,这位白人律师不但贪婪,而且不负责任。这名华妇本来是聘用这名律师来争取自己的权利,但却不幸要和聘用的律师对簿公堂。这位不太精通英语的移民华裔女士和当地资深律师的较量,谁会赢呢?在美国到底有没有司法公正?下面是这位华裔女士的亲身经历。

(Fotolia)
(Fotolia)

 
遇人不淑 聘用律师滥收费 
 
为了争得这份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房产,我找到了一家常在华人社区打广告,自称“著名白人律师”的史克兰律师楼,前往商讨代理事务。接待我的果然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律师伊丽莎白,看上去确是高大上,很专业很认真的样子让我心中有了希望。不料她看了我递交的资料后,语气很强硬地对我说:“先交4千块钱启动费,少一分钱我们也不开工!” 
 
4千美元对于我这个时薪只有10美元的工薪人士来说,确是很大一笔数字!但想想人家是资深律师,这4千美元比起一栋房子的价值来说,也是微不足道。
 
短暂的犹豫之后,我还是满怀信心地交足了钱。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以潇洒的姿态对每次来找我的纠纷人说:“有什么请跟我的律师说,我无可奉告。” 
 
一个月后,我收到律师楼的一封信,拆开一看是一份账单。从数字看,那4千美元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花费项目的英文单词很专业,不常见,让我这个不太精通英语的华人,不得不一个词一个词地查字典才能弄懂。发现有几笔电话费高达300美元。这官司还没开始呢,花费就这样不明不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下去,房产很快会变为律师的财产。于是我立刻发了一份传真给律师楼:“请你们停止一切工作,未经我允许请不要做任何事。”心想,这房子还没到手,我就先破产了,先不请律师罢了。 
 
接下来的这个月,房产案子搁浅了。我想走一步算一步,到开庭那天再说吧。没想到律师楼又寄来了账单:“4千块已经花完,本月花费2千多块……请付款。”  
 
我已经发了传真要求他们停止工作了,还有账单?难道我的意愿不管用?于是我火速赶去法庭请求撤销律师。 
 
撤销了律师代理权之后,我返回去拿回我的文档,没见到白人女律师伊丽莎白,只见到一个女文书丽莎,她把一叠文档递给我:“这是你的全部文件”。我小心地问:“你确定不会再给我寄账单了吧?”丽莎态度友善地摇摇头:“不会了,这里有一份表格,如果你对律师的服务感觉不公,可以告她的。”不会吧!这个女文书和我的代理律师在一个律师楼工作,而她特别提醒我可以告律师? 
 
我半信半疑翻开文件夹,确实有一份告律师的表格。我开始疑惑起来:原来美国是可以告律师的?我是一个华人移民,英语、法律知识都与专业律师有很大悬殊,我告她的胜算是几?也许这个表格只是个形式来展示公平而已。不过想到那数据模糊的4千美元账单,还有未付的两千美元账单,我又想碰碰运气。我望着丽莎问道:“真的吗?我填表就可以有机会让她退还律师费?以前有人赢过吗?” 
 
丽莎认真看着我:“是的,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可以请仲裁团判决,二是直接上法庭。以前当然有人赢过,你如果感觉冤枉就可以去争取一下。” 
 
为讨公正 告状代理律师 
 
丽莎真诚的态度鼓励了我,我决定试试这个用于监督律师职业操守的司法程序是否公正有效。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的经历也是财富,填个表格也没啥损失,最多也是付上那2千美元账单,也不用再另外付费。填完表格后,我交给了丽莎,两个星期以后可以开庭。 
 
走出律师楼,我不由得想起了美国国旗上三个颜色的象征意义:“白色代表自由,红色代表勇敢,蓝色是正义。我想自己已有了“勇敢”的精神,就不知道是否有真正的“正义”了。像我们这样的移民,平时是不太关注美国的宪法,国会,国旗、国歌的意义,这些内容似乎与我们移民生活毫无关联,但如今的经历让我不得不认真地去思考,其实这些都是关乎到人权,平等,公正,自由等,是和我们移民们的生活,生存息息相关的。 
 
开庭在即 忐忑不安 
 
开庭的日期临近,我找到两条证据要求退款:
 
1、账单中所列出的电话费出奇地高,数据也有错误。 
2、请他停止代理以后,不应该再开出账单。 
 
我拿着这些证据,准备第二天去法庭。那天晚上非常担心,面对专业律师,和她辩论,英语不流利怎么办?灵机一动,我想到了媒体,请中文记者来旁听吧!华人告状资深律师,这应该算是个新闻吧?说不定在庭上还可以帮我翻译呢。于是我拨打了本地几家报社电话:“明天我要去和白人大律师开庭,我们同是华裔,请你们来旁听好吗?” 
 
“噢,你不可能赢的,我们没人去。” 
 
“我们很忙,明天开庭结束时,请告诉我们结果吧。” 
 
有个主编半夜才回我电话:“谢谢你的通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绝对不会赢的!这个律师楼的老板史克兰是美国律师,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了,同学朋友那么多,也和法官很熟,怎么会输给你呢?” 
 
他还接着劝我:“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你不要去了,这种事在台湾,大陆看得多了,美国也一样。你一个华人移民,势单力薄,怎么会赢呢?别天真了!我们报社就算有人,也不会去旁听浪费时间的。”   
 
他的话使我很沮丧,但并不能阻挡我,开庭时间都已确定,我怎能缺席?那太不尊重法官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去,就算对方不到场,我也要去!
 
邀请记者失败,意味着明天法庭上只有我一个华人。我反复练习了几遍要说的重点,从小祛场的我,想到明天要面对陌生的法官、律师,压力重重,躺在床上彻夜未眠。 
 
独自一人 勇敢出庭 
 
第二天清晨阳光灿烂,我一早就来到了法院,一晚没睡的我紧张地坐在门口的长凳上。一个高个子的白人女士走进来,她弯下腰看着我问道:“你是来开庭的吗?”我点点头,大概看出我紧张神情,她关切问道:“你还好吧?”我如实答道:“我很紧张,因为我英语不好。”她温和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没有翻译?没关系,我尽量会用简单的英语来说,会让你听明白,不要紧张。” 
 
经过这位陌生女士的开导,我的心情一下子舒缓很多。既然来了,就要勇敢面对,输赢都不重要。如果真像那个报社主编说的会输也没关系,就当是让我经历了一场“美式司法过场”吧! 
 
那扇法庭大门打开了,里面坐着五个白人律师,他们是今日的仲裁人士。我的代理律师伊丽莎白出现了!我们面对面坐着。我认出了坐在法官椅上的女法官,就是那位在门口安慰我的女士,我一下就信心百倍。女法官向我点一下头示意:“请说”。五个仲裁律师都静静地看着我,我又声明了一下:“请大家原谅,我英语说得不好。”然后我拿出证据,开始陈述。听完我的陈述,女法官像老师鼓励学生一样:“你的英语很好,我都听懂了!”然后认真仔细地查看我递上的材料。 
 
女法官听完我的发言和查看了我的材料后,转身示意我曾经的代理律师伊丽莎:“你可以开始了。”伊丽莎白手里拿着一份发言稿,慢条斯理地念着,我听懂了些根本就没发生的事,她显然在撒谎!但我也不能打断她,看着她在那里眉飞色舞,自信地撒着谎,我却无法表达,真是很憋气。
 
当她讲完,女法官站了起来,目光友善地望我一眼后宣布:“现在休庭,判决书会在十天之内寄到你们双方手中。” 
 
我晕晕乎乎地走出了法庭,如释重负却也不知道结果。心里嘀咕,原来仲裁就是这样的啊?那5个仲裁律师都是白人,他们和律师楼老板史克兰是不是同学?反正今天想说的都说了,什么结果都愿意接受,最迟十天之后结果就会揭晓。  
 
法院裁决公正 彰显正义 
 
很快到了第三天,我收到一个来自法庭黄色的信封,我知道判决结果就在里面,紧张地一点一点轻轻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很简单的纸条上写着:根据仲裁决定如下:你不用再支付史克兰律师楼的两千块钱账单,律师楼还应该退回不合理的收费1450美元。 
 
我高兴地举起这张纸跳了起来!笑着,跳着!内心充满了感激!美国真好!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一个英语也不精通的华人移民在这陌生的国度里,也能战胜“资深大律师”,深切体会到美国确实是一个彰显正义的国度! 
 
我拿起电话拨给那个华人报社主编:“你知道吗?我赢了!我真的从内心感到了美国的司法公正!美国真好!红色勇敢,白色自由,蓝色正义,它们不仅仅是国旗的颜色,而是真真实实地落实在这块土地每一人的身上!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享受到自由公正,真是太美好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那个主编也兴奋起来,大声回答:“你写!你把这些全写下来,我马上给你发表!” 
 
我把这些写下来,就是想告诉大家,美国是个平等公正的地方。每个人都不用受委屈,在这个国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你多么弱小,这里没人敢欺负你!只要你有勇气,正义就在那里向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