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搭“顺风车” 35天穷游六省市

【本报综合报导】 90后大学生陈杭生于7月13日从广东出发,历时35天,一路搭车穷游,足迹遍布粤、桂、滇、藏、川、渝、黔、湘等6个省市,累计穿行6,000多公里。8月17日下午,陈杭生发微博欢呼:“长沙,我快到了!”

陈杭生在公路旁举起“求搭车”的纸板。(网络图片)
陈杭生在公路旁举起“求搭车”的纸板。(网络图片)

陈杭生是华南农业大学大三的学生,选择背包穷游只是因为:“我是广东肇庆人,在上大学之前,从没有离开过广州,对外面的世界特别好奇。”
一个纸板,上写“求搭车”三字,就是陈杭生搭顺风车的法宝,“我边走边看,一旦看见有车跟自己前行的方向一致,就马上将牌子举过头顶,拼命示意,希望引起司机注意。”
一路搭顺风车穿行了6,000多公里,并不容易。有时候暴走三小时没有一辆顺风车;半路上背包带子突然断裂,只好拖着十几斤重的背包上路,直到求到针线缝补;8月16日,没有找到住宿的地方,在加油站熬了一通宵……
陈杭生说,这些都无所谓,最抓狂的是在藏区,因为条件有限,他五天没有洗澡。“我是地道的广东人,习惯了每天洗澡,没有澡洗最抓狂。”
路上,曾被误认为坏人也曾被“坑”。川藏线路况不好,人迹罕至,司机们都不愿冒险搭乘陌生人,故而搭车十分困难。风尘仆仆的陈杭生也因此在川藏线上被一名摩托警察拦下,“他看我一个人走着,像坏人吧。”但了解情况后,车主豪爽地带了他一程,哪知下辆车遭遇了“收费服务”,“司机明知我搭顺风车,等我上车了就说要收钱。”
6,000多公里路,陈杭生搭过老大妈的三轮车、去雅安地震灾区搞建设的工程车、跑运输的大货车、政府车辆、私人越野车等等。陈杭生的搭车之道是,去国道入口附近,这里最易搭车。“有时我也会去服务站,一辆车一辆车地去问,可不可以搭段顺风车。”
在川藏交界处的理塘县,陈杭生吃到一碗顺风车司机亲手做的面条,回忆起来仍满是感激:“吃完后,做面条的司机拉我翻过一座山,遇上了修路大哥正在吃饭,又蹭了顿有点辣的午餐。”
陈杭生旅行的收获之一是,与有故事、有阅历的司机交流。“一次搭顺风车高速去成都。车主夫妇和我谈人生谈旅行,给了我好多建议,受益匪浅,让我觉得这趟出来非常值!”
35天、6,000多公里路、6个省市,这期间陈杭生遇见了非常多的好人,也看见陌生人并不冷漠,更多的人愿意伸出援手,这一切都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8月17日,他在怀化某加油站前举起“求搭车”的纸板,“没想到,一辆奔驰竟停在我面前,说可以带我去长沙。”陈杭生说。车上坐满了4个人,他们特意为陈杭生挤出一个位置。
 “开车的奔驰哥哥说,以后他自己也要尝试这样的方式旅游。”陈杭生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