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闷死母亲后投河自尽 留下遗言“妈妈在河里”

 【本报综合报导】 4月24日凌晨,浙江温州发生了一个人间悲剧。一位49岁的中年女子在市区小南门河投河自尽。一个月前,她在医院里闷死了自己82岁高龄的母亲,之后,由刑拘改为被监视居住。亲戚为她求情:她太苦了,离婚、失业、抚养儿子、父亲中风、母亲瘫痪……

温州市区小南门河(网络图片)
温州市区小南门河(网络图片)

温州城里闪烁的霓虹灯,照耀过她的背影,却没有照亮她的未来。24日凌晨0:30,女子的儿子发现母亲留了张纸条,觉得不对劲,连忙打电话报警。

之后,人们在河里发现了该女子,虽然被紧急送往医院,但已还魂乏术。她只给孩子留下了一张纸条,大意是:“妈妈在河里”,这是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听到噩耗,住在她们楼下的邻居张大妈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母女俩都解脱了。”

据报导,女子和儿子以及老母亲一家住在温州老城区一个仅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栋20多年前的安置房,大概10年前,他们从拆迁户手里买来的。老母亲一共生有3个子女,大女儿20多岁的时候自杀了,小儿子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只剩下眼下这个二女儿。

20多年前,女子和一个工人结婚,一年后,孩子出生两人就离婚了,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到了娘家。6年前,女子的父亲中风,3年后,父亲去世。同年,母亲在医院挂盐水时,摔了一跤,从此瘫痪在床,吃喝拉撒全由她照顾。她曾在幼儿园当过阿姨,但母亲瘫痪后,为了照顾母亲,她只能偶尔抽时间出去打打零工。由于生活的艰辛,个子1米6出头的她,只有80多斤。“她日子过得苦啊!”张大妈说,有一年夏天,她去拿电费单,看到老太太家一个月的电费才3块钱。

今年1月30日,女子母亲被送进医院,当时的检查报告显示,其母亲有腰椎骨折的陈旧伤,还有褥疮,低钾血症,营养差……心脏、肺等器官都面临衰竭症状,生命正面临终结。女子一个人照顾母亲,没有人轮班,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得打几份零工以便缴纳高额的医疗费用。

生活太不易,即便如此,她还是希望母亲能活着,哪怕是老人已经处于“植物人状态”。医生几次提出让她把母亲接回家,她都不同意,怕回家照顾不好,有什么闪失。直至3月17日,在医院建议下她签署了“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书”。3月18日医院对老人开始停止用药,仅维持静脉营养。

3月19日凌晨1点多,女子看到母亲胸口和喉咙用力起伏,挣扎喘息,觉得她很痛苦。于是,她先拔掉了母亲的氧气管,看到母亲呼吸困难,又用枕头蒙住了老人的脸……直至呼吸急促,直至四围陷入一片平静。她打来水,给母亲擦干净,整理好衣服,然后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等待天亮。谁也不知在那个夜里,这个饱经沧桑的中年女人内心有多少充满痛苦的斗争。直到天亮了,面对来查房的护士,她只是轻声说,“我把妈妈闷死了”,然后等待医院报警,等待被警察带走,面对警察她说看到妈妈呼吸太痛苦,她认为没有必要再等了,反正也医不好了。

事发后,老母亲还在世的兄弟姐妹,联名给司法机关写请求信。他们请求对女子从轻处理,她对父母一直孝敬有加,因家庭经济困难,为了维持母亲高额的医疗费用和家庭日常开支,一天要打好几份工,还要照顾母亲,疲于奔命,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严重打击……老母亲的亲戚说,女子很节省,每天三餐就只吃豆腐。因为家庭经济问题,女子的儿子中学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一个人打好几份工,也很辛苦”,男孩现在刚刚20岁。

在亲戚的请求下,警方将她由刑拘改为监视居住。现在再也不用监视了,“妈妈在河里”了。

从家人重病,到一个家庭的几近毁灭,给社会留下的痛是沉重的。这一幕家庭的悲剧,何尝不是一道社会之伤,再一次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养老、医疗、教育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