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老父用斧头砍杀亲子 三千村民求轻判

【本报综合报导】2017年1月9日凌晨,江苏省常熟市一位父亲用斧头砍死了儿子,村民们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替这位父亲感到惋惜。事发后,同村的村民联名向警方请愿,希望能对他从宽处理。

与朱水根同村的村民指责朱水根的儿子沉迷赌博并欠下大笔赌债。(视频截图)
与朱水根同村的村民指责朱水根的儿子沉迷赌博并欠下大笔赌债。(视频截图)
 
孽子
 
常熟市区三环路旁边,坐落着一个三千多人的村庄——三塘村。其下属的南浜村小组村民朱水根,1月9日在自家二楼杀死了44岁的独生子朱志强。“老子杀了儿子”,消息如炸弹一般,在村庄引爆。村民们不敢相信,在村里素有威望的老朱,竟然走了极端。
 
在三塘村村民的印象里,“朱水根是一个好人,邻里乡亲都佩服他,他一辈子唯一错的地方就是从小溺爱这个独生子”。“朱水根并不是一个轻易走极端的人。他很乐于助人,威望也高”。
 
据自幼熟识、比朱志强小两岁的王春燕说,朱家以前办过一个五金厂,有两间大厂房,后来自己家也出租给了在当地打工的四户人家。“朱志强小时候就衣食无忧,家里经济条件比大多数同村人都好,从不缺钱花”。
 
“朱志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不过没有用在正道上”,王春燕回忆说:“朱志强读小学的时候,就偷偷篡改成绩单骗他爸爸,他谎话连篇,初二还没读完,就辍学混社会了。”朱志强的舅舅也证实了这一点,“他从来没有为家里干过任何事情,也几乎不回家,没赚过一分钱回来,不良嗜好满身”。朱志强结过两次婚,生了两个儿子,但孩子都是朱水根夫妇照顾,朱志强从不过问,也没给过一分钱。而两任妻子也都被他打跑,离了婚。
 
后来,他开始接触各种违反道德甚至触及法律的事,朱水根开始严加管教。“但那时候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天天在外面赌博、借高利贷,朱水根想管但根本管不了”,舅舅说道。
 
赌债
 
在同村人眼里,朱志强就是一个好赌的“公子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尽干坏事”。
 
赌博、欠高利贷,开口要钱就是几万,朱志强一次一次逼近朱水根原本委曲求全的底线。
 
“他在外面被逼到无路可走时才想起老爸,而回家就是伸手要钱。”王春燕说,近年来,朱志强的赌债每次都是数以万计,每次十万或八万,截至2015年,朱水根累计给朱志强偿还了七、八十万元的赌债。
 
朱水根一直对这个独生子感到无奈,但很多事情仍委曲求全,才会帮儿子还债。其中很大原因,来自朱志强留下的两个儿子,作为爷爷他希望孙子别再走朱志强的老路。
 
2015年10月的一天,朱志强突然回到家,他告诉朱水根,自己在外面借了高利贷,一共欠下142万元,不还就难保命。这次,朱志强少有的在朱水根面前低了头,他说“再也不赌了,不改就出门撞死”。
 
各种认错求情之后,朱水根心软了,拿出了全家多年的积蓄,还向亲朋好友借了50多万,东拼西凑最后还清了这笔债务。
 
发誓要改邪归正的朱志强,只老实在家待了2天,第三天凌晨就不见了踪影,连过年也不见人。
 
没了朱志强的身影,却隔三差五有讨债的人上门,要求“子债父还”。
 
有几次讨债人拿着朱志强的借条来到家里恐吓,不还钱就要打小孩,并说谁报案就要搞死谁,非常猖狂。朱水根只好暂时把孙子寄托在亲戚家里,不敢让孙子回家。
 
有一次朱志强被讨债人软禁,朱水根带着10万元去解救。
 
案发前的五六天,讨债人的骚扰更为恶劣。“在深夜或者凌晨,朱水根家的铁门被撬开,窗户玻璃被砸碎。讨债的人除了威胁恐吓,还时常坐在家门口,没拿到钱就不走。”王春燕回忆,“就在案发几天前,讨债人还拿着喇叭,在村里高喊‘子债父还’,喊了半个小时,后来有人报警才作罢”。
 
崩溃
 
朱家人终日胆颤心惊,不堪其扰。这时,很多村民已经感觉到朱水根的异常情绪,“他看上去快要崩溃了”。
 
“经常一个人突然‘呵呵’地傻笑,有时还突然冒出一句‘我死了算了’,有时候给村里人散烟时也突然说‘我这是最后给你散根烟抽啊’”王春燕称,那时候,村里人以及老朱的家人都在劝他不要过于压抑,也劝他再给朱志强最后一次机会。
 
朱水根最终听从了劝导,他答应最后一次挽救朱志强。
 
朱水根给同村的葛伟良打了个电话,“(上门讨债的事)不得安宁,你帮我看看怎么弄”。
 
葛伟良接到电话后,就邀了几个村民一起,准备和讨债人谈判。
 
1月8日下午1点半,几名讨债人拿着4张借条再次来到朱水根家里。“四张借条一共18万元,上面只写了欠多少钱,没有写利息多少。”葛伟良说。“谈判时老朱坐在那一直在陪笑,希望讨债人答应分期还款。”葛伟良称,“最后,双方谈好先还10万元,明年再还8万元,但对方又说还有2万元利息,老朱说等朱志强回来再核实。”
 
当天晚上9点左右,朱志强回到了家。朱水根就问朱志强2万元利息的事情,还问到底还欠多少高利贷,结果一算,一共要还117万,朱水根一下就蒙了。后来继续追问,朱志强的赌债一下又超过了150万元,朱水根彻底崩溃了。
 
次日凌晨,朱水根用斧头砍向了曾溺爱一生的独子。
 
朱水根被警方带走后,整个三塘村有三千多村民自发前往朱水根家里签字书写请愿书,希望法律能对朱水根从宽处理。毕竟他还有两个孙子,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
 
“关于我父亲,我没有什么印象,这么多年都没说过话,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分钱,都是爷爷代替了父亲的角色。”朱志强的儿子说,“父亲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我没想到爷爷会做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