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村民8年收养16个孩子 供出7个大学生

【本报综合报导】阜平县双庙村的赵有今年刚过四十,却有着17个孩子,其中16个是他收养的孤儿和特殊家庭的孩子。2006年,赵有收养了第一个弃婴,至今八年过去了,这位特殊的父亲不仅给与了孩子们家庭般的温暖,还让他们接受了正常教育,更让他骄傲的是,他还供出了七个大学生。
 
阜平县坐落在山区,是国家级贫困县,双庙村距离阜平县城不远,赵有的家就紧靠着村口附近。这个2010年建造的典型的农村平房结构的房子里,每个房间放的都是上下铺的床,这里是赵有收养的16个孩子的港湾。目前大部分孩子都在外地就读,宽敞的房间显得有一丝冷清。
 
赵有夫妇和他们的子女们(网络图片)
赵有夫妇和他们的子女们(网络图片)
 
在这个贫穷的县城,一个病人或许就能拖垮一个家庭,而这些家庭的孩子们往往面临的是无尽的苦难。每当看到这样的孩子,赵有都会深有感触。他知道,一般的犯罪行为出现在非正常家庭孩子身上的概率要远远大于正常家庭的孩子。“不一定要考上大学,有多么大成就,只要孩子们不走上歪路,能正常生活就行了。”这是赵有最大的愿望,也是他收养这些苦难孩子的初衷。
 
十年前,赵有看了电影《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后,就有了收养孩子的念头。2006年,赵有33岁,有了经济实力。当时他因经营煤站、买卖铁粉,积攒了一大笔钱。
 
10月份,一朋友给他抱来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他和妻子赵红梅给这个几个月大的女婴起名赵雨琪,这是夫妻二人收养的第一个孩子。从那时开始,就不断地有人送孩子上门,其中有的是被遗弃的孤儿,有的是单亲家庭无力抚养的孩子,年龄小的只有几个月大,年龄大的已上高中。
 
周围的朋友看到他断断续续收养那么多孩子,都劝他在年轻时多挣钱、多享受,他非但不听,还更加坚定了收养孩子的决心。八年间,赵有的家庭成员不断增加,同时伴随的还有孩子们的成长。
 
赵有说,16个孩子中,他已供出了七个大学生、五个中专生、两个中学生,还有两个在上小学。“陈红红在大连海事大学上学、高倩在定州上中专、陈文文在承德医学院上学、赵玉坤去了山西当兵……”拿着照片,介绍着这些“子女们”的近况,赵有满脸自豪。更让他骄傲的是,他收养的孩子们中,有几个已经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
 
赵有说,孩子们回来叫他一声“爸爸”,就是他最幸福的时刻。8年来,赵有夫妇独自抚养着这么多孩子,毫无怨言。
 
赵红梅是赵有的第二任妻子,也是这些孩子的“妈妈”,收养第一个孩子时,她才21岁。对于赵有收养孩子,她不仅没有反对,反而很支持,没有怨言。
 
孩子多了,花销也就大了,加之生意上的亏损,一百万,五六年就花光了。赵有不喜欢强调钱,因为他怕自己说出来像在诉苦,其实他不是。“苦是苦,但是我还能想办法,我性格就是这样,乐观、独立。”
 
卖了20万元的轿车、卖了300平米的房子……赵有把能卖的都卖了,家也从县城搬回了村里。一开始赵有的父亲是坚决反对他收养孩子的。因为父亲不支持,赵有整整半年没跟父亲说话。如今父亲已经有了很大转变,知道他家里人口多,不容易,所以会时不时地往家里送些蔬菜。
 
每年家庭开销就得20万元,再加上累累负债,赵有有很多辛酸,但他经历的更多的是快乐。“每个孩子都抢着给我洗脚,谁能享受到这种待遇?他们都懂得感恩,都知道我不容易。”2009年农历五月初七,是赵红梅的生日,每个孩子都给这个年轻的“妈妈”祝贺。
 
每次带着“女儿们”去逛商场,赵红梅既自豪又有点难为情。“四五个孩子都叫妈妈,有的孩子比我小不了几岁,不了解的人说什么的都有。”赵红梅说,有些人会以为她保养得好,有些人认为这些孩子是丈夫的私生女。“现在我都习惯了,只要我和孩子们快乐,他们怎么说都行。”
 
9岁的孤儿赵雨鑫是山西临汾人,2012年被赵有收养。在成为赵有和赵红梅的“女儿”之前,她已经换了六个“妈妈”,赵红梅是她的第七任“妈妈”。“刚来的时候,她也哭,哭着要找把她送过来的大哥哥,两三天就没事了。”赵有说,现在,他把赵雨鑫送到了定州新华小学读书。
 
与赵红梅结婚多年,赵有一直坚持不要孩子,他怕影响孩子们的心理。在妻子的坚持下,去年他们刚刚有了属于自己的女儿。
 
说起“爸爸”赵有,刚刚大专毕业的“女儿”陈帅止不住泪水,她哽咽着说:“没有爸爸妈妈,就没有今天的我们,爸爸为了不让我们有顾虑,忍住家人和妻子的埋怨,多年来一直不肯要自己的孩子。爸爸说他既然养了我们,我们就是他的亲生孩子。”
 
去年,上大学的“女儿”蒋丽拿了5000元的奖学金,打电话向赵有报喜,想把钱补贴家用。“我说你留着吧,大学里花销多。”赵有说,懂事的蒋丽到现在都没向家里要钱,“他们都知道家里现在有很多外债。”
 
陈文文是赵有的“女儿”之一,来到家里已有七年,现在在承德医学院就读。今年5月4日,陈文文被检查出得了白血病,让这个花销巨大的家庭负担更重。“妈妈”赵红梅把出生几个月的女儿交给父母,随后赶到北京协和医院照顾生病的文文。
 
自从文文得病后,赵有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一是心疼孩子,二是为钱发愁,一周时间,五万元已经花光。以前,他不接受其他人的帮助和媒体的采访。现在,他说,他已经接受了阜平县民政局特批的一万元和一些朋友的资助。“我不能打肿脸充胖子,万一我不接受这些钱,文文看病急需钱怎么办?”赵有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