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救赎 父亲最后的爱

为了满足重病老父抱孙的夙愿,患有弱精症的卢连甘撮合妻子借精生下女儿邱美,可孩子却成了他无法释怀的心病,最终他将身患重病的女儿赶出家门。
多年后,邱美需要移植血管,这才发现,卢连甘与邱美竟是亲生父女。饱受良心的煎熬,痛悔昔日对女儿犯下的孽行,卢连甘开始了生命的救赎……


(123rf)
(123rf)

【本报综合报导】2012年4月的一个清晨,48岁的卢连甘还在睡梦中,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声响起,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声音让卢连甘一下睡意全无,原来是他多年不再联系、曾经的好友袁善平打来的电话。

“邱美需要做手术,但我的血型和HLA配型都与邱美不匹配。”一阵沉默后,袁善平痛心地说道:“我估计,邱美是你的亲生女儿,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什么?不可能!”卢连甘震惊不已。袁善平说道:“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到医院来一趟吧!”

卢连甘急忙坐车赶到南通大学附属医院。经验血、HLA配型,结果显示,卢连甘跟邱美都非常吻合,最后确定,两个人是亲生父女。

痛悔不已的卢连甘瘫坐在了椅子上,拼命捶打着自己的头……

借精生子 恩怨相生

卢连甘,1964年出生于江苏如皋市,高中毕业后在如皋市一家纺织厂工作,之后与小他4岁的同事邱菊英相爱,并于1990年元旦,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然而婚后,邱菊英却一直没有怀孕迹象,经三家医院检查,最终确诊卢连甘患有弱精症。此后,夫妻俩积极治疗,可邱菊英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卢连甘对治疗失去了信心。

正在这时,卢连甘的父亲身患重病,老人最大的夙愿就是死前能抱上孙子。邱菊英提出抱养一个孩子,卢连甘不愿意,担心左邻右舍讥笑。

1990年10月的一天晚上,烦恼至极的卢连甘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袁善平一起喝酒,袁善平是如皋一家五金商店老板。

卢连甘说出了自己的痛苦和尴尬。袁善平安慰道:“现在都有试管婴儿了,实在不行,你也试试。”卢连甘看着袁善平,脱口而出:“试管婴儿用的也是别的男人的精子,花费大还不一定成功,与其这样,不如你帮帮我!”

袁善平大吃一惊,连连摆手拒绝。可卢连甘却觉得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极力恳求。袁善平只好敷衍道:“这件事,嫂子邱菊英决不会同意。”

回家之后,卢连甘把想法告诉妻子,邱菊英又羞又恼,断然拒绝。卢连甘苦苦哀求,“只一次,如果没有怀孕,我就认了这断子绝孙的命!”

一夜的痛苦纠缠后,想到父亲病情一天天严重,也不能让老人抱憾而终,邱菊英勉强答应了。事已至此,袁善平无法再拒绝,在卢连甘的安排下,袁善平瞒着未婚妻和邱菊英进了宾馆……

2个月后,邱菊英开始出现妊娠反应,第二年8月,邱菊英生下了女儿卢邱美。然而,此时的卢连甘却高兴不起来,他后悔自己当初鬼迷心窍,心里憋屈的他开始变得暴躁,家庭危机悄然而至。卢连甘和袁善平也断绝了来往。

1996年,5岁的小邱美身体出现异常,经检查,邱美竟患上了心脏黏液瘤症。医生表示只有手术才能救孩子,但孩子太小,手术危险性大,只能先保守治疗。

昂贵的医疗费用让卢连甘心里更是不舒服。一次,邱美四肢疼得厉害,不停地哭,哭得卢连甘心烦意躁,他一下捂住孩子的嘴:“你这个孽种,除了花老子的钱,还有什么用?”邱菊英吓坏了,一把将女儿抢过来抱在怀里,大哭道:“你还是个男人吗?当初逼老婆借精生子,现在又不认孩子!”

这句话一下刺到了卢连甘的痛处,他恼羞成怒地将邱菊英母女推出门:“我不认!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孩子。”

百般无奈,邱菊英只好联系袁善平。此时,袁善平已和未婚妻姚书美结婚。而姚书美因为做过多次人流,身体受损,一直无法生育。

得知女儿遭到虐待,袁善平痛心不已,他向姚书美交代了当年的隐情,希望妻子能原谅自己、更希望能将女儿接到身边自己抚养。姚书美虽然又惊又怒,但想到这几年夫妻的恩爱、想到自己这一生可能不会再有孩子,善良的姚书美最终选择了原谅。夫妇二人领养了邱美,并将邱美过户到自己名下,取名袁邱美,对孩子百般呵护。

2005年3月,年仅37岁的邱菊英患上了胰腺癌,弥留之际,她对卢连甘说道:“自从生了美美,你就变了,我不怪你……”望着相守多年奄奄一息的妻子,卢连甘悲伤不已,第一次感到了对妻子的愧疚。

而袁邱美在袁善平夫妻俩的精心呵护下,病情一直稳定。2009年,她以优异成绩考入扬州大学。

血型匹配 迟来的父爱

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4月,邱美突然病情加重,需要尽快做手术,并且需要移植血管来修复心脏创口。由于邱美血管长期病变,自体无法移植,袁善平决定将肢体血管移植给女儿。然而手术前的配型报告却给了袁善平当头一棒。邱美和袁善平配型不匹配,两人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愤怒之下,袁善平撕碎了配型报告,可为了救邱美,他不得不拨通了卢连甘的电话……

两个多年不再往来的好友又坐在了一起,四目相对,百感交集。

经过亲子鉴定,多年前被卢连甘赶出门的邱美竟然是他的亲生骨肉。

原来当时卢连甘经过治疗,精子已恢复活力,而卢连甘没有复诊,主观认为自己不育,其实邱菊英在借精生子前已怀孕。知道了真相的卢连甘痛悔不已,此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代价救女儿。

可这一切对于邱美来说却难以接受,这个让她怨恨了十几年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命运似乎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面对卢连甘,她大喊:“我不认!你对我和妈妈那么狠毒。”

无奈之下,卢连甘只好求助于袁善平。善良的袁善平知道孩子是无辜的,更需要亲生父亲的救治,于是转而帮助卢连甘一起劝邱美。“你爸那时候舍弃你,是他一直误以为你是我的亲生骨肉。”

不久,卢连甘得知邱美的身体状况符合手术的指标,于是将自己的房子变卖了作为邱美的手术费,而自己则住进了单位的宿舍。

对此袁善平不同意,称他们早为孩子把钱凑齐了。“你就让我为孩子尽点父亲的心吧!这世上,我只剩邱美这一个亲人。”卢连甘感叹道:“你们的钱先留着,孩子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很多。”

2012年7月,手术开始。躺在同一间手术室里,父女俩第一次对视相望。邱美的心里百感交集,这个当年抛弃她的人现在卖房子、捐血管,拼尽全力来救她,让她感受到了那份血浓于水的父爱。

这时,主刀的心内科主治医生走了过来。邱美禁不住有些紧张,卢连甘轻语安慰道:“别害怕,爸爸会一直陪着你!”邱美红着眼圈点了点头。见一直不理睬自己的女儿有了回应,卢连甘激动不已。他向女儿伸出了手,邱美迟疑片刻,握住了父亲的手。

6个小时的手术非常成功,卢连甘的右侧大腿和小腿的腕关节处被纵行切开一个2厘米左右的口子,被切割下的1.8厘米宝贵的大隐静脉从卢连甘体上成功移植到邱美的心脏上。至此,父亲的血管带着迟到20年的父爱温暖在女儿的心脏上运作着。

手术过后,卢连甘看到袁善平夫妇为照顾女儿尽心尽力,端屎端尿毫无嫌弃,联想到自己当年因嫌弃女儿病痛哭闹而将她赶走,感到真是无地自容。

手术后第三天,虽然卢连甘整个右腿从足部开始都包扎着弹力绷带,但他就躺不住了,他要帮着照顾女儿。面对袁善平夫妻俩的极力劝说,卢连甘称正好可以锻炼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也做不了,去买买菜,医生说行走可以促进小腿静脉回流,避免形成血栓。”

此后,每天早晨,卢连甘早早起床,拄着袁善平夫妻给他买的拐棍,一瘸一拐地去市场挑选新鲜鱼肉和蔬菜,变着花样给女儿搭配各种营养的菜肴。

一个月后,在卢连甘和袁善平夫妻的精心照顾下,邱美的身体很快康复并出院。然而卢连甘却因不注意休息,导致右腿疼痛难忍,神经萎缩,成了跛子。

看着卢连甘每天跛着腿为自己奔波,邱美心里既难过又感动,终于邱美从内心深处彻底原谅了父亲。

为了让双腿承重力不一样的父亲走路舒服一点,邱美买了柔软的毛呢做成鞋垫,并绣上十字绣,在回校的前一天交给卢连甘。

拿着鞋垫,见邱美手指上满是针刺的红点,卢连甘又感动又心疼:“以后不许再做这些了,把手都弄伤了。”邱美哽咽道:“爸,你是为了救我才瘸了腿……”

“你喊我什么?美美,你终于肯喊我一声爸爸了!”卢连甘激动得泪流满面:“傻孩子,别说一条腿,就是这条命,我也愿意给我的女儿!”然而,这迟到的亲情,父女俩还没有好好体会,灾难就再一次突然降临了。

生死相依 下辈子还要做父女

2013年3月的一天,卢连甘头痛欲炸,吃什么吐什么。袁善平夫妇将他送往苏北医院抢救,经医院诊断,卢连甘患有脑癌,癌细胞已经扩散。

卢连甘叮嘱袁善平夫妇,不要让女儿知道,可邱美还是知道了真相,急忙从扬州赶回如皋。看着哭成泪人的女儿,卢连甘安慰道:“爸爸这是老毛病,吃药就好了。”

知道自己治疗无望,卢连甘想多省些钱给女儿,于是要求回家静养。为了方便照顾,袁善平夫妇将他接到自己家里。此时,邱美正在做毕业论文,她不顾卢连甘的反对,坚持守在父亲的身边。

卢连甘每次发病时都剧烈呕吐,因为来不及,经常吐了自己一身也吐了邱美一身。邱美没有一丝嫌弃,及时给父亲更换衣服,并洗得干干净净,有时,一天要换洗好几身衣服。

“爸爸对不起你,不能给你一点幸福,反而拖累你!”卢连甘非常内疚,邱美动情地说道:“爸,只要你好好地活着,我就是最幸福的孩子。”

卢连甘的病情越来越重,头痛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止痛药已不起作用。一次,卢连甘痛得实在无法忍受,把头往墙上撞。邱美急忙用身体去挡,结果父亲的头一下撞在了她的胸前,疼得她半天直不起腰。为防止父亲受伤,邱美连夜做了一个用太空棉加厚的帽子,并在父亲床边周围的墙上垫了几只厚枕头。每晚父亲睡着后,邱美就将“防撞帽”给父亲戴上。

看着父亲被病痛折磨得如此痛苦,邱美的心也备受煎熬。为了让父亲缓解疼痛,她从按摩店师傅那里学会了头部的穴位按摩。此后,邱美坚持每天给父亲按摩头部四五个小时。袁善平夫妻俩担心邱美累坏了身体,要替换她,邱美拒绝了,袁爸爸袁妈妈为照顾他们已经很辛苦了,还要上班工作,她不忍心再让他们劳累。而且,她知道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不多了,她想跟父亲亲近些、再亲近些。

卢连甘经常趁着邱美不在身边的时候,在纸上画画,每天一幅,画好后,卢连甘会将画折成千纸鹤。邱美很好奇,想拆开千纸鹤看个究竟,可卢连甘死活不肯,他对邱美说:“这里有好多秘密,等我以后不在了,你再打开,现在无论如何不许打开。”

邱美表面上应承,还是忍不住趁父亲睡着时,将其中的一串千纸鹤拿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后,邱美一下呆住了,顿时泪流满面。原来每幅画上主人公几乎都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女儿,画的内容则各种各样,都是父亲与女儿在一起时的各种美好图景,并且每张图下都有注解。

2013年4月5日,邱美给卢连甘制作了一顶驼绒毛的棉帽子。卢连甘笑道:“等爸爸走了,你要帮爸爸戴上这顶帽子,天堂冷,有女儿的帽子就不冷了。”邱美悲痛难忍,抱着父亲说道:“爸爸,你已经抛弃我一次,我不允许你再次抛弃我,永远不许!”

“傻孩子!”卢连甘幸福地拍着女儿肩膀:“爸爸当年真是昏了头,把这么好的女儿给丢了。”

随着病情的加重,卢连甘竟然大小便失禁了!邱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强忍着悲痛,把床单清理干净,又给爸爸换上干净的衣服。

此时的卢连甘,时而糊涂时而清醒。6月9日,卢连甘撑着虚弱的身体,用手机录下了最后的遗言:“美美,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好开心。爸爸这一生做了很多错事,可上天并没有抛弃我,让我在最后的岁月能和女儿在一起。你的袁爸爸袁妈妈,他们的恩情我没有办法报答,你帮爸爸好好报答他们……可惜我没时间疼你 了,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疼爱你。”

几天后,卢连甘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邱美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听到手机中父亲的遗言,顿时满脸泪痕。袁善平和姚书美夫妇亲自操办了卢连甘的后事。

一个月之后,邱美大学毕业,并考取了扬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她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打电话给袁善平夫妇,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将来她要将他们接到身边,好好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