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5岁时被拐 24年后在监狱被找到

【本报综合报导】24年前,陕西合阳5岁男孩杨博,因为一块糖,被拐卖到河南,父母四处寻亲未果。24年后的今年7月,父母接到派出所通知:你娃找到了!就在一家人沉浸在痛哭流涕的幸福中时,一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娃在湖北的监狱里,因抢劫、绑架等被判16年,刑期至2029年12月17日止。

左图:杨博的父母杨国防和张麦香经常看儿子儿时的照片,右图:张麦香与儿子跪地抱在一起,失声痛哭。(网络图片)
左图:杨博的父母杨国防和张麦香经常看儿子儿时的照片,右图:张麦香与儿子跪地抱在一起,失声痛哭。(网络图片)
 
回忆:5岁儿子大中午不见了
 
1992年,家住陕西渭南合阳县甘井镇甘井村的杨国防31岁,妻子张麦香30岁,他们育有一女一儿,上有老人下有小孩,一家六口日子过得虽然清苦,却很是幸福和睦。尤其是5岁儿子,机灵可爱,又懂事又惹人喜欢,他给儿子取名杨博,小名波波,就是希望他以后能知识渊博,成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博士。
 
7月1日这天,农历六月初二,甘井镇集会,妻子张麦香帮邻居家蒸馍,杨国防和儿子在家。儿子看到路边有人叫卖西瓜眼馋,他花几分钱给儿子买了一块西瓜。儿子吃后还想吃,他说没有了,便急急忙忙地去麦场晒麦。中午,张麦香叫儿子吃午饭,却怎么也找不到儿子。 
 
寻找:全村出动 走街串巷
 
刚开始找不到杨博,家人以为他贪玩找小伙伴了。于是,杨国防骑着自行车去杨博的小伙伴家里找,后来又去亲戚家找,还通过村上的大喇叭广播寻人。
 
直到下午都没找到,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整个村的人都出动了,找遍了火车站、汽车站、河沟边……
 
“听一个集会上卖东西的老头说,看到有一个人把杨博带走了。”杨国防去派出所报了案,他心中一直希望能有奇迹出现,不愿意相信孩子被拐卖。
那一夜,全家人都没睡觉,整个西壕八组的人都无眠,这么聪明的娃能去哪里了?
 
乔红民的印象特别深刻,“杨博丢的那一天,刚好是我儿子出生的那一天,所有的亲戚都在找他,第二天我也去找他了。杨博特别机灵,很有爱心的一个孩子,小时候来我家玩,在苹果地里,看到其他小朋友踩踏落在地上的苹果,他硬是不让踩,说还能吃……”
 
寻找的日子是难熬的,杨博的爷爷背着一条板凳、一块磨刀石,走乡串户,到渭南、黄龙、西安、河南、山东等地,寻找孙子14年,最后因为年龄大,身体撑不住,回到家里。
 
孩子丢失的前几年,只要一出门,看到小男孩,杨国防和妻子都会仔细看几眼。再后来,看到十几岁的男孩,他们会盯着人家的左眼眉看,因为杨博左眼眉有一个疤痕,是小时候不小心在家门口磕的。如果眼眉上没有疤痕,他们就会看额头,杨博的额头曾在架子上碰伤,缝了针。“有一次把人家一个男孩看得不好意思,还以为我们有病。”
 
2009年5月,公安部启用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杨国防和妻子进行了血样采集。2015年,杨国防夫妇第二次报案。今年三四月份,夫妻二人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帮助下,进行了两次血样采集。
 
惊喜:24年儿子终于找到了
 
2016年7月1日,正是杨博被拐卖整整24年后的这一天。当天下午,杨国防接到甘井派出所民警的通知,杨国防和妻子感到很疑惑,发生什么事了?立即赶往派出所。
 
“民警给我说了后,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连续问了几遍是不是真的,他说我娃真的找到了!”杨国防和妻子当场喜极而泣,整整24年啊,这一天日盼夜盼总算盼到了。
 
原来,2015年,接到杨国防夫妇报案后,相关部门对杨国防夫妻进行了两次DNA采集,送到全国打拐办系统。“经过DNA数据库的数据匹配得知,他们丢失24年的儿子找到了!”
 
悲痛:儿子因绑架抢劫在湖北监狱服刑
 
“我娃在哪里?他是干什么的?过得好不好?我啥时候可以见他……”杨国防夫妻一连串提问让民警有些不知所措。
 
“他犯了错,被关在湖北监狱,你们认不认亲?具体情况你们跟省打拐办负责人联系!”当民警慢慢说出这样的字眼时,空气似乎凝固了!
 
夫妻二人开心激动的心情,一下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陕西省打拐办相关负责人处证实,杨博在湖北沙杨监狱服刑。他被法院判决犯绑架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2013年12月18日至2029年12月17日。
 
认亲:一家人在湖北监狱相见
 
得知儿子的消息后,杨国防一家人又吃不下、睡不着了。到监狱认亲时间确定在了8月4日,他们开始忙碌起来。
 
在这前一天,杨国防夫妇与90岁的爷爷及其他十几名亲属一起包了辆中巴车,从陕西省渭南合阳县甘井村的家中出发,驱车800公里赶到了湖北省荆门沙洋县范家台监狱。
 
穿过一道冰冷的铁门,车子带着一家人进入了监区,在这里他们即将与杨博见面。
 
他们的儿子杨博从铁栏后缓缓走出来,不停地搓着双手,原本挂着笑容的脸在见到杨国防夫妇后转瞬不见,杨博扑通一下跪在母亲张麦香面前,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喊着“妈妈,爸爸”,张麦香同样跪在儿子面前,将孩子搂在怀里,她失声痛哭,似乎要将这24年来的压抑与想念全部宣泄出来。
 
家里人哭成一片,爷爷来到孙子身边,他仔细看了眼杨博右额头,抚摸着杨博额头上那个已经淡化了的三角形伤疤说:“有这个疤,这就是我家丢了的娃。” 
 
杨博对自己的父母说起了自己被拐的经历,他是被一个男子带出家门走的,男子带着他走了几天,坐过火车、汽车,期间杨博哭闹过,吵着要回家,男子就给了他一颗糖,随后杨博就睡着了,等醒来后已经在离家上百公里以外的河南省浚县。
 
杨博爷爷说:“我今年90了,我这次把娃见一面,以后可能再也不得见了,我希望娃以后好好的,要遵纪守法。”而对于体弱在家,为杨博哭瞎了眼的奶奶来说,她盼望着能见孙子一面,大家小心翼翼呵护着老人的心愿,没有人愿意打碎老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