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男子蜗居“树屋”17年 屋子里长着五棵树

【本报综合报导】上世纪90年代末,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主人公张大民的卧室里长着的那棵树,想必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无独有偶,来福州打工的湖南籍农民工李小金也住进了“树屋”。住进“树屋”后的十几年间,他娶妻生子,一儿一女先后到来丰富了他的大家庭,一家四口过着现实版的“树屋”生活。只不过与电视剧里不同的是,环卫工李小金的家里不只有一棵树,而是长了五棵树!
 
李小金的屋子里有五棵树。(网络图片)
李小金的屋子里有五棵树。(网络图片)
 
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
今年43岁的李小金1997年来到福州打工,他来到陌生城市最初的落脚处就是“树屋”——鼓楼柳河社区内的一处砖瓦平房,他当时在社区找了一份环卫工人的工作。他在“树屋”里一住就是17年,“社区主任很好心,向上申请这间屋子先别拆,给我住,不然我出去租房子,还要花钱。”李小金笑着说。
在这十几年间,李小金在老家娶了老婆,并把她接到了福州,次年妻子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没过多久他们的小女儿也降生了。如今儿子已经上初三,女儿也长得乖巧,一家四口在“树屋”的庇荫下过得其乐融融。
 
狭小的屋内,李小金的女儿边吃零食边看电视。(网络图片)
狭小的屋内,李小金的女儿边吃零食边看电视。(网络图片)
外面下大雨,树屋里下小雨,李小金只得放个水桶在床板上接水。(网络图片)
外面下大雨,树屋里下小雨,李小金只得放个水桶在床板上接水。(网络图片)
 
李家的“树屋”有十多平方米,隔成三间,一间当厨房和饭厅,一间当洗澡间并堆放收来的废品,唯一没有树的那间是全家人的卧室,兼孩子的书房。卧室的双人床上下两层,用薄木板和条凳搭成,铁床的上层放课本、杂物和电视,下层让孩子住,铁床上挂着一家人常用的衣服。有时妹妹坐在屋中央的桌子旁边,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4月25日夜里,福州下起了大雨,李家的“树屋”可就糟了殃。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雨水顺着卧室的棚顶滴下来,李小金夫妇只得放个水桶在床板上接水。南方多雨的天气,经常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小金夫妇俩通宵接水也是家常便饭,他们对此也很无奈。
 
工作夫妻搭档  儿子学习省心
目前,李小金夫妻二人都在社区当环卫工人,早晚轮班打扫家门口的那条小街巷,每人月薪2000元。李小金每天3点半起,经常揽下了妻子的活,早晚班接着上,好让妻子再到外面去做钟点工,赚些外快。此外,他还每天帮社区拉两板车垃圾,这样每月能多赚几百元。按说两人的收入也不算太低,可为何还住“树屋”呢?“能省就省一点呗。”李小金说。
 
“树屋”里的摆设不多,卧室里有一个书柜,里面堆满了儿子的练习本,屋里还有一台电脑。李小金对电脑一窍不通,他只知道电脑是他儿子去年跟同学去买的,4000多块钱。
 
李小金的儿子今年上初三,从小成绩优异,是个令人省心的孩子。“他做作业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出去,要不找保安聊天,要不就到饭厅。”李小金说。“其实,进来只要不吵就行。”他还说,从初二下学期起,儿子每晚做作业都要到夜里11点半。
 
但是,妹妹年纪小,要早睡,怎么办?“那我就把那种要动脑的数学作业放在前面做,其它科只要抄写的作业放后面做。”儿子小李说。当谈到以后的理想时,小李说:“我爸妈希望我当公务员,我自己还不知道。”
 
融入福州 外来工充满希望
李小金说,自儿子上学起,他就没回过湖南老家。他的父母和弟弟这几年也来福州打工。但是,小李对爷爷奶奶却不熟悉。“我父母来福州两三年了,在距离这里三四站的一个小区当保安,但是跟我们很少走动,也没跟我弟弟住。因为我们工作时间紧,每天都要呆在这里。我们农村来打工的,都这样。”李小金说。
 
在小李的记忆中,自己只出过一次福州,那是参加姑姑的婚礼,去江西。“我爸说我小时候回过老家,但我不记得了。老家的方言我基本能听,但不会说。”对老家,小李没有印象,作为进城农民工的子弟,他已经融入福州,虽然还不会说福州话。
 
即便蜗居在“树屋”里,李小金一家仍然苦中作乐,对生活充满希望,每天小小的房间都充满了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