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弃女婴20年后断桥认亲

【本报综合报导】最近,BBC播出了一部关于美国一个领养家庭的纪录短片,这家女儿的故事,还要从22年前说起……
 
1995年8月19日上午,中国女子钱粉香躺在京杭运河的一条小破船里,她快要生了。旁边是她三岁的大女儿和她婆婆,她丈夫徐礼达在船外烧开水,水煮沸后,他将一把剪刀放进去消毒。两人原本没想到第二次生孩子会是这种境地。
 
徐礼达是苏州人,他在16岁时离开家乡的小村庄,独自一人到杭州打工干活。几年后,他和同村的钱粉香结了婚。为了更好的生活,两人继续在杭州工作,住在城边缘一个农民工聚集区里。在这里,他们的大女儿出生了,几年后,因为有了余钱,他们打算给女儿再生一个弟弟妹妹。

Kati(中)被美国家庭收养20年后,终于见到自己的亲身父母。
Kati(中)被美国家庭收养20年后,终于见到自己的亲身父母。

 
当时国内一胎政策,两口子之所以敢生第二胎,是因为他们觉得“离村里的计生办很远”,而且杭州很大,感觉找不到自己头上。
 
结果在钱粉香怀孕6、7个月的时候,还是被找到了。两口子交不起罚款,两人想来想去,觉得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生二胎,也不敢去医院,于是跑到妹妹家的船上,住了6个星期,准备自己接生。
 
妻子生产时,徐礼达用剪刀剪断脐带,过程中出了点问题,胎盘掉不下来,幸好附近有一个小诊所的医生过来帮忙。孩子很健康,是个女孩,他们给她取名叫“静芝”。
 
女儿出生后,徐礼达思来想去,觉得她被找到只是迟早的事,他们只能送养。于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凌晨,徐礼达抱着熟睡的静芝,来到苏州的三元二村菜市场。他走到一个修自行车的店铺的门前,把孩子放下来,然后留了张字条,走到100米外的银行拐角处等着。等啊等啊,他听到女儿突然开始哭,他明白女儿被人抱走了。

Kati的亲生父母所留下的字条
Kati的亲生父母所留下的字条

 
她被住在美国密歇根哈得孙维尔市虔诚的基督教徒Ken Pohler收养。Pohler和妻子Ruth有两个儿子,想生第三个,但努力了好久没生出来,于是他们决定领养。
 
1996年的夏天,Pohler夫妇在一家美国大型的国际领养机构的带领下,和另外9对美国夫妇来到苏州福利院。在这里,他们遇见了可爱的静芝。
 
很快,领养手续完成。Pohler夫妇给静芝取名叫Catherine Su Pohler,小名就叫Kati。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发现福利院的阿姨给的一堆文件中,有一张古怪的字条。福利院的阿姨说这是孩子的亲生父母给的,里面的内容由翻译念给他们听。
 
以下为中文原文:
 
小女静芝于公元一九九五年农历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十时出生于苏州,因家境贫寒和世事所迫,万般无奈弃小女于街头。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胜感谢小女再生父母救命之恩,天若有情,人若有缘,于十年、二十年后七月初七上午相逢于杭州西湖断桥之上。
 
Pohler夫妇听着很感动,他们记下了这个约定,但并没有告诉Kati。就这样,Kati在密歇根非常普通、快乐、健康地长大。
 
她住的地方是7000人的小城,绝大多数都是白人,因为外貌原因,自然而然的,她知道自己不是亲生,而是被领养的。

徐礼达,在2005年 第一个十年约定时, 前往断桥希望能与 被领养的女儿相见。 图为当年国内媒体 对他的采访报导。
徐礼达,在2005年第一个十年约定时,前往断桥希望能与被领养的女儿相见。图为当年国内媒体
对他的采访报导。
 
虽然如此,小时候的Kati并没有对自己的过去有太多好奇,她喜欢密歇根,和小朋友们一起玩游戏,唱歌,运动神经也超好,还会拉小提琴,养父母骄傲地把Kati每次得奖的照片都挂出来。
 
在这里,一家人的关系都非常紧密。但Kati也曾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童年时Kati唯一一次问养父母,自己到底来自哪里,是5岁时。
 
养母Ruth在BBC的纪录片中说:“那次在教堂,Kati突然问我,‘我出生在哪里?和妈妈你出生在同一个地方吗?’然后我说,不,你和阿姨出生的地方是一样的,在中国。但是你来自我的心里,你出生在我的心里。听到后她就跑到别处玩去了,她觉得没什么,挺开心的。”
 
时间一晃,2005年,是当初留下字条里约定的“10年后”。徐礼达、钱粉香把这个约定看得很重,徐礼达觉得,自己当初写的话很真切,看到字条的人应该会所有触动,让女儿和自己见见,或至少,父母一方过来和自己见见。
 
于是,在2005年七夕节那天,他和妻子早上7点,坐在西湖断桥的桥头等候。徐礼达做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静芝”两个大字。他俩盯着每一个过路人,尤其是带着小孩的。七夕那天走过断桥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停下脚步。
 
两人的心越来越沉,其实从理性上,他们知道在桥头等人成功的概率不大,邻居们都笑他们傻,说对方父母是绝对不可能过来的。但他们就是想试试。到3点半左右,两口子又热又饥又渴,还是没有人来。他俩彻底失望了,在断桥等待10年未见的女儿,这本身听上去就像个奇谈。两人一身疲惫的回家,晚上饭也没吃,心事重重地睡了。
 
可当时夫妻俩不知道的是,就在当时两人离开断桥的几分钟后,有一个名叫Annie Wu(吴女士)的女人急匆匆地走上断桥,她就是来找他们的。
 
吴女士是Pohler夫妇朋友的朋友,Pohler夫妇也没有忘记10年断桥之约。他们和一个经常来中国做生意的朋友说了此事,对方说自己可以帮他们找人,他就找到了这位吴女士。
 
Pohler夫妇的打算是,让吴女士和Kati的中国父母见面转达一个口信,告诉他们Kati生活在一个幸福富裕的美国家庭,他们很爱Kati,这就足够了。
 
Pohler夫妇没有把事情告诉Kati,他们觉得孩子当时才10岁还太小,不应该把她牵扯进来。然而时间的千差万错,在七夕的那天,当吴女士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开车迅速赶到断桥,到那已经是下午3点40左右。
 
当时吴女士和哥哥举着一张印着徐礼达亲笔字条的复印纸,在断桥来回走。两人寻找了将近2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徐礼达、钱粉香。吴女士和哥哥也是又急又累,刚好,吴女士听说在当天,有电视台的人在断桥做七夕专题报道,于是想去电视台寻人,碰碰运气。
 
在下午5点半,当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回来时,门卫大爷拦住他们,说有对姓吴的兄妹求助。吴女士把事情原委告诉工作人员,所有人都很吃惊,一行人又重新回断桥寻人。但到天黑都一无所获。
 
吴女士也开始怀疑,Kati的中国父母到底有没有过来。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电视台的人在剪辑前一天刚拍的外景时,在一段半秒不到的画面里,一对中年夫妇背靠背坐在西湖边,低着头,其中中年男子的胸前挂着块牌子,上面清楚地写着“静芝”两个大字。
 
这个无意中拍到的画面让工作人员都惊叫起来,简直太巧合了,电视台很激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寻亲新闻。2005年那会,媒体开始大量地报道,最后其它媒体跟进,一时间在网络上也是挺火爆的一个消息。
 
然而,徐礼达、钱粉香没看到这些新闻,但因为几乎所有亲友都知道两人在寻女,一个朋友看到后,马上打电话告诉他们。得知新闻的他们没想到自己真的有这般运气。
 
很快,他们通过电视台和吴女士联系上,吴女士给他们转交了一封Pohler夫妇手打的信。信中说了女孩现在的名字叫什么,说她和全家人住在密歇根,说她小小年纪有关节炎,还有全家人都很爱她。
 
Pohler夫妇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也没有给出联系方式,但他们给了一张Kati的照片,笑得甜美可爱。徐礼达说,这就是静芝,就是自己女儿,和她妈妈长得真像。夫妻俩把照片挂到自家墙上。
 
但后来徐礼达发现,吴女士联系不上了。因为当时Pohler夫妇觉得,两家还是断了联系比较好。
 
Ken Pohler在BBC纪录片中说:“当听说这件事成为了中国的新闻后,我惊呆了!”“她才是一个10岁的小女孩啊,我可不想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人,从中国跑过来和她说,‘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我觉得她对这个消息没准备好。”Ken说。Ken的妻子Ruth则表示感到害怕。
 
Pohler夫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吴女士,吴女士尊重他们的选择,切断了与Kati亲生父母的联系。
 
两口子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依旧想见女儿一面的他们,选择一个笨办法:每年的七夕,仍然在西湖断桥等待。
 
徐礼达站在湖边,一等就是一天,他仍然怀有希望,就这样,每年七夕的等待,他们一等就等了下一个十年。
 
而这整件事情出现重大转折,是在几年前,一个叫Changfu Chang的美国华裔制片人在做一个关于中国孤儿国际领养的电影。
 
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有对中国夫妇,年年七夕节在断桥等女儿,这个故事让Changfu Chang非常着迷。他来到西湖找到了徐礼达两口子,对方把身上仅有的线索,也就是Pohler夫妇那封手打的信给他,希望能帮忙找到。 
 
制片人通过在网上搜索,偶然发现一个在线留言板。这个留言板的用户全是领养中国孤儿的美国人,其中有一人提到,自己女儿年纪很小就有关节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还提到,自己的女儿领养自苏州的福利院。这个发帖的人,就是Ken Pohler。
 
制片人激动地和他联系,但对方很有些抗拒,一直过了很久,制片人才说服Pohler夫妇,自己真的没有别有用心,只是想让Kati和她亲生父母见次面,然后自己拍个纪录片。
 
那么Pohler夫妇为何渐渐被说服了呢?一方面,是Kati已经成年了,另一方面,是她在去年,开始问起自己的过去。
 
在去年,Kati已经21岁时,她才知道这20年里发生的事。那会儿,Kati准备去西班牙当交换生,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想,西班牙人肯定要问她,她这些年当美国华人的经历。于是她随口问了养母一句,自己到底来自中国哪里,于是养母Ruth告诉了她真相。
 
知道亲生父母的名字后,她上网找到了关于他们的新闻,和一部讲述他们故事的纪录片《Long Wait For Home》。这部片子是Kati在大学里看的,她在图书馆里哭得一塌糊涂。对一切已经知晓后,Kati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决定自己来到中国,和亲生父母相见。
 
她联系上制片人,然后先搬到江苏,等待着2017年七夕节的到来。对她来说,她还得缓一缓,内心还有很多情感没有消化。而制片人觉得,七夕节给等待多年的徐礼达、钱粉香一个惊喜,是再好不过的。两口子原本也是不知道这件事,但没想到失音多年的吴女士主动联系他们,告诉他们女儿已经回国了。
 
两人高兴地赶到苏州去见女儿,终于,在2017年的七夕节,两口子和他们的大女儿与Kati相见了。
 
钱粉香第一反应就是扑到女儿身上哭:“我终于见到你了!妈妈对不起你啊,对不起!”父亲要冷静很多,姐姐在一旁用手拍着,安慰母亲。
 
俩夫妻带着Kati买菜、放鞭炮,给她做好吃的。她在家里住了两天,和姐姐住一屋。她说:“没想到我还有个亲生姐姐,感觉太神奇了!”
 
Kati感觉又激动,又有些陌生。因为她根本不会说中文,父母也不会英文,交流很困难,都靠翻译。还有文化上的隔阂,比如父母总是拉着她的手说,“你太瘦了,得多吃点儿。”然后给她夹菜,甚至喂她。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多年没照顾我,所以得补偿一下。
 
第二天,中国父母带着Kati去看了当年丢弃她的地方,一路上说了很多对不起。Kati说:“他们真的只是想要得到我的原谅,我也完全可以理解他们这么想,但对我而言,我真的不觉得他们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我可以理解他们当时的处境,他们是真的没办法。”
 
在短短的时间里,Kati与亲身父母都尽量多联络感情,她给亲生父母拉小提琴,生父徐礼达还掏出一个红纸包,说这是20多年来给Kati攒着的压岁钱,姐姐得到的多少,她就得到多少。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很神奇的体验。
 
Kati还带着中国父母和美国父母视频见面。这次见面,也打消了养父母心底隐隐的焦虑。
 
“我就是为她开心,我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养父Ben在纪录片中说。“我很为她高兴,看到她走到这一步,终于达到内心的平静”,养母说。Kati只待了两天,临走时,全家送行,Kati拍着生母的背,“我可以看到,他们这些年受了很多苦,但这段经历对我而言,是内心圆满了。”
 
回到美国后,她和养父母、哥哥们也都来了一个深情拥抱,他们欢笑着。爱是不会改变的。
 
Kati希望不只是和中国父母见一面,而是以后都可以长期有联系。她开始在大学努力学中文,而生父徐礼达,开始每天按时给她发“早上好”和“晚安”的短信。
 
在未来,Kati希望两家能面对面,来一个大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