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桥女子欲轻生 命悬桥边 空调安装工伸援手舍身相救

【本报综合报导】】近日,四川奉节县一名年轻女子欲从高桥跳下,身体挂在桥外命悬一线,幸而附近的空调安装师傅及时赶来救援。前后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每一秒都牵动着围观者的心,在女子获救的瞬间,人群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黄衣女子悬在大桥护栏外。(网络图片)
黄衣女子悬在大桥护栏外。(网络图片)
 
大桥高几十米,稍有不慎,成师傅和女子都会掉下去。(网络图片)
大桥高几十米,稍有不慎,成师傅和女子都会掉下去。(网络图片)
成师傅成功救起黄衣女子。(网络图片)
成师傅成功救起黄衣女子。(网络图片)
 
事发当天上午,“兄弟电器”的空调安装工成华清和付启中,像往常一样到奉节县永安镇李家沟大桥附近给客户安装空调。两人今年分别37岁和40岁。成华清17开始安装空调,已在这行干了二十年了,付启中的工龄也有十多年。高空作业对他们来说是轻车熟路,为了客户也为了他们的自身安全,与他们相关的安全绳等工具是一应俱全。这天,他们上午开工,到中午12时左右,成华清和付启中完成了最后一家餐馆的穿线工作,两人早就饿了,赶紧收拾东西打算去吃午饭。
 
这时,一群神色不安的人从成华清身边跑过,顺着他们方向望去,成华清看到对面李家沟大桥下面围了很多人,在桥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黄色的人影在大桥的边缘徘徊。
 
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去看,有人要跳桥了!”成华清心里一惊!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出餐馆,绕过门口的柱子,赫然看到一位长发黄衣女子,翻过了大桥的护栏,身体挂在了大桥的外缘,只有双手抓着黑色电缆,命悬一线。
 
还好成华清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和同伴的高空技能在这种时刻能帮得上忙,于是又冲回到餐馆,三下五除二把所有安装空调时的保险工具收拾好,拉着付启中就跳上了摩托车。他一边以最快速度冲上桥,一边跟还不清楚状况的付启中解释:“那边桥上有人要跳桥!”。成华清嘱咐付启中先帮他把安全带系在腰间,准备好一会儿下车直接去救人。虽然两人当时与大桥的直线距离只有几百米,可是到桥上还要绕路。看着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成华清不由得又加快了车速,心里不停地念着:“再坚持十分钟,我们马上就到了!”
 
成华清在大桥上上演着生死时速,不到10分钟,他们就来到了现场。但他们赶到时,警察已经拉起警戒线,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因为时间紧急,穿戴好了安全绳索的成华清直接走上前去,跟警察说明来意:“我是装空调的,这种(情况)救人用得上我。”由于他做了充分的安全保护,非专业救援者的装束使他更容易接近女子,于是成华清走上前试图与她说话来分散女子的注意力,同时慢慢地接近她。
 
轻生女子看起来20多岁,她已经跨过护栏,身体在大桥外侧。她的情绪非常激动,不停地哭喊,救援人员的开导始终不见成效,他们也试图联系女子的家人。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女子的情绪也越来越不稳定。突然女子身体向前倾,整个人贴着桥边掉了下去,在场的人都发出了惊呼。不过,女子并没有落在桥下早已准备好的气垫上,在下落的一瞬间,她一下抓住了大桥外沿的水泥墩凸出的铁杆。由于没有落脚点,她的整个身体处于悬空状态,如果没抓住电缆线,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
 
见此情形,成华清二话没说抬腿翻过了护栏,虽然腰上系了安全带,他还是面朝大桥,右手把着护栏,伸出左手去拉女子。就在女子右手松脱的一瞬间,成华清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在桥下的人看到女子突然身体下降,并左右摇摆,又发出了一阵惊呼。
 
由于成华清左手使不上力,女子还不愿意上来,两人就在空中这么僵着。“我推测当时她心情肯定很矛盾,她一边说:‘叔叔,你松手吧!’,一边手还死死拽住铁杆不放手。”成华清回忆当时的情况说。他感觉女子主观排斥救援,有意识地把身体往下蹭,但是抓着铁杆的左手始终没放开。
 
天气闷热,成华清的手心渐渐沁出了汗,他反复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将女子拉上来,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太危险了。在坚持了三四十秒之后,成华清向桥边的救援人员和同事付启中大喊,让他们抓紧安全绳。说时迟那时快,他松开把着护栏的右手,拉住了女子另一只悬空的手,同时用出汗的手握住了护栏。这样一来,用右手他可以更用力地把女子拉上来。几秒之后,在女子被成功救下来之后,围观群众不自觉的爆发出掌声。
 
从女子落到桥外到被拉上来前后不到一分钟,可是这生死存亡的一分钟对于两位当事人来说,何止是简简单单的一分钟?围观的人的心也随着女子身形的摇摆而上下波动着。幸好女子被成功救下,大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在桥上成功解救轻生女子之后,付启中和成华清又返回到餐馆,完成他们上午没有干完的活。当再回忆当时的情形时,成华清说自己当时很紧张,“就怕她在我们赶到之前就跳下去”,不过他还是庆幸自己把人救上来了。成华清同时也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骄傲:“干了这么多年高空作业,只要做好保护措施,救人没有问题!”对于别人的赞扬他表示:“我们在那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这是该做的!”
 
据了解女子轻生是源于她父母干涉她的情感生活,一时想不开而选择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