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残志不残男子靠仅剩1根拇指绘画养家

【本报综合报导】张启辉今年40岁,重庆合川区人。17年前,一场事故让他双手仅剩一根大拇指,如今他靠着这根拇指画画养家。他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他说:“我不仅要做别人能做到的,还要做别人做不到的”。
 
张启辉将自己的作品摆在街边的摊上出售。(网络图片)
张启辉将自己的作品摆在街边的摊上出售。(网络图片)
张启辉坚强的靠着一根拇指夹画笔作画,以此来养家糊口。(网络图片)
张启辉坚强的靠着一根拇指夹画笔作画,以此来养家糊口。(网络图片)
 
二十多年前,张启辉初中毕业后来到上海打工。1996年2月,他在上海一家印务公司当了一名印刷工。
 
张启辉肯吃苦,手脚勤快,月薪很快达到3000元。有时算上加班费,一个月可以挣4000多元,这让老家的亲戚朋友们很羡慕。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7年9月2日凌晨,他上夜班时出了意外,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左臂不见了,连同右手除大拇指外的4根手指也不见了,双手剩下的只有右手那根包着纱布的大拇指。
 
张启辉一下跌到了人生的谷底。他一边养伤,一边因为赔偿过低与厂里打着官司。
 
出事后不久,张启辉的女儿出生了,而他的妻子却离开了他们父女俩。没有了收入来源,赔偿款遥遥无期,倔强的他不愿就此消沉下去,半年康复期后,张启辉从医院出来,他努力想给自己创造一条求生的路。
 
张启辉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比较倔、不服输的人,虽然只有一根大拇指了,但他一直告诉自己,“我不仅要做别人能做到的,还要做别人做不到的。”
刚开始,张启辉想到了摆地摊,卖小百货。为了抢好位置,他一般早上4点钟就起来,晚上10点多才回家。他把几十斤重的小百货放在自行车上,全靠唯一的大拇指掌握方向。
 
“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赔偿款上,女儿是我奋斗的动力,我得养家糊口。”他与女儿相依为命,“我能做的,就是把孩子养大,好好关爱她,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对于妻子的离开,张启辉很理解,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张启辉说,他和妻子一直没有领证,因为对方父母不赞同这门婚事。
 
起早贪黑摆地摊不是长久之计,张启辉开始想有一技之长。
 
漫步上海街头,看着别人用笔练字,张启辉突然想起,自己为何不拿起画笔,重拾儿时的爱好,从事画画呢?拿起画笔,只有一个拇指的他真不知道怎么握,更不要提画。但是,不服输的性格让他学会了坚持。白天他上街摆地摊,晚上买书回家研究画画。
 
从2004年到2011年,整整7年时间,张启辉利用摆摊的业余时间,从基本笔法、颜料搭配开始,摸索练习绘画。为了提高画技,他还花了一年时间绣了一幅大型牡丹十字绣,如今挂在合川老家。
 
2009年,张启辉从上海回到了重庆,之后,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王富兰。两人是在网上相知相识的。那年王富兰37岁。
 
王富兰说,“有个陌生人发来‘你好’的信息,第一次没理,过两天又来了。我问是谁,他回答说是网友。”就这样,两人慢慢聊起天来,互相倾诉各自的生活经历。
 
“网上聊了很多,我知道了他的事,我被他的专注吸引了,他画的画很美,写的字也很棒。”王富兰称,因为家人担心她将来会吃苦,所以两人结婚并不是一帆风顺。2011年,两个人终于克服重重阻力,走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两人租住在沙坪坝区汉渝路6号一间约20平方米的小屋内,在下雨的日子里,张启辉喜欢宅在家里,对着电脑学习画画。
 
婚后王富兰辞去工作,两人决定把画作推向市场。
 
2011年十一假期后,他们在渝中区小什字附近摆摊。刚开始,没有准备木板,所以张启辉只能跪着趴在地上画。来来往往的人群穿梭不息,第一次摆摊画画的王富兰不敢去看路人的眼神。他们在旁边放了一个音响,放着一首接一首的各种歌曲,尽管都不是悲情的歌,他们也不是在乞讨什么,只是凭手艺吃饭,但王富兰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打断了王富兰的思绪:“画得真不错,多少钱一幅?”那时,张启辉画的画没有像现在这样装帧好,只是一张画,每张都卖50元。中年男子一口气买了4幅。
 
“激动坏了,从没有那么激动过。7年苦练,终于迈出第一步,卖掉4幅画。”当天,张启辉激动得整晚睡不着。
 
从此以后,夫妻二人搭档,王富兰先去打探哪些地方可以摆摊,然后再带着张启辉到现场作画。
 
只要天不下雨,夫妻俩早上就7点半起床,8点出门。到了下午,王富兰先去市场买好菜,再接丈夫一起回家。如果运气好,他们一天能卖出20多幅画。
 
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启辉认识了他现在的老师黄国富,重庆有名的“口足画家”,他从小失去双臂,用嘴或者脚画画。
 
雨天不能摆摊,张启辉就会去黄国富的画室向他请教,两人一交流就是一整天。
 
“他的画,一般一幅要画两小时,但卖价都很便宜,算上框子才卖50元。倾注其中的精力,肯定远远大于这个价值。”黄国富评价张启辉的画作时说,张启辉靠一根大拇指画出这样的作品,已经很难得了,由于缺乏系统学习和行家指点,他的画技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今年是马年,早在两个月前,张启辉就开始画马,近200幅画拿到市场上卖,立刻销售一空。
 
张启辉说,“就当卖件工艺品,现在是谋生,攒点钱。”自己还有学习的空间,等技艺再成熟点,将来开间属于自己的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