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农妇投亿元建民俗文化园 曾拾荒为生

【本报综合报导】湖北省武汉新洲区凤凰镇预计将重金建造“武汉凤凰寨民俗文化博览园”,老板是一个农妇,名叫余红梅,今年38岁,15年前还是一个靠拾荒为生的女人。

余红梅(网络图片)
余红梅(网络图片)
 
当保姆时也要把作业做完
 
余红梅8岁那年母亲去世了,作为家中5个姐妹的老大,初中辍学的她到一户人家做保姆,雇主家最小的一个女儿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和她都是孩子,但差别咋这么大呢?”余红梅那时默默在心里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奋斗,争取过上和这家一样的生活。
 
余红梅做保姆时很勤奋,还主动给雇主一家人织毛衣。更让人惊讶的是,她还带着初中课本,自己把课后的作业都做完了。
 
随后雇主家把余红梅介绍到一家小机械厂打工,因为她是该厂为数不多会识字的,老板就让她管账。为了不记错账自己贴钱,她硬是练坏了几把橡胶算盘。
 
一句话让她开始拾荒
 
余红梅结婚后不久,爸爸出了车祸,“我带着两个妹妹、老爸和公婆一起生活,婆婆精神还有疾病。”她说,那时真穷,坐月子一两肉都没买过,还是外婆攒的500个鸡蛋让她补了身子。
 
一次在外婆家住的时候,有个捡破烂的人走到她家,外婆随口说了一句:“他们没有本钱,一年不晓得要赚几多钱?”
 
听者有心,孩子刚满三个月大,余红梅就戴了顶草帽,推了辆小车出去捡破烂,怕见到熟人先到邻村去捡。“第一天卖了27元钱,我给孩子买了两条裤子,一袋洗衣粉,还有一点青菜。”
 
很快,村里的妇女也效仿起来,但都没有余红梅捡得多。一位村民说:“余红梅确实厉害,她说去哪里捡,哪里就一定有垃圾。”
 
原来,余红梅有一个拾荒地图。每次捡完垃圾后,她都会把去过的时间在自己画的地图上标注一下,过段时间再去。“垃圾生长也有个周期,比如早春农民下苗的时候,一些尼龙袋就会有,等过几个月收割的时候,一些编织袋又出来了……”她总结了一套“拾荒经”。
 
她的小推车也升级成手扶三轮,她带着5个妇女一起结队到罗田、浠水等周边地区拾荒,丈夫负责开车和做饭。车子装满就回来,每人一次可以分得100多元。
 
收旧木桶发现大商机
 
一天,余红梅在家准备把捡回的旧木桶当柴烧,刚好被一个山东收古董的刘老板碰到,他花5元钱将桶买走,还说以后有多少要多少。
 
从此,她拾荒的时候特别留意这些旧木桶,大的小的,水桶、脚盆等都要,她以每个5元钱收来,再8元钱卖给刘老板。后来她干脆不捡破烂,由她发展出来的60多人的拾荒小分队专门为她提供旧木桶,一年最多能卖出七八万个桶,收入几十万元。
 
“他们收这多桶,一定很值钱。”余红梅一直在琢磨这事。有一次,她专门跟着收桶人去结账,一来二去总算发现了其中玄机:他们把桶收去后,经过打磨、加工制成工艺品,出口国外每个木桶能卖到几十美元。
 
于是,她也自学技艺,开设翻新旧家具的作坊。
 
两次失算让她自学古玩鉴定
 
有位收购商到她家收木桶时,看中了她家的一个笔筒,她大方地把笔筒送给了人家。“这个笔筒是我花5元钱从农户家买的,当时我还嫌贵了——水桶那大也只要5元钱。”让她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这个商人以2万多元的价格转手,原来笔筒是名贵的黄花梨木制成。
 
她更加留意各种老物件了,木洗脚盆、木马桶、石猪槽、陶罐子甚至夜壶,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农具,她统统收回来。她找到一个木鱼盆,它年代久远、做工细致,她以2000元收回,再以1万元出手。沾沾自喜没几天,就听到一个让她更受打击的消息——收购商以40万元转手了!
 
她一晚都没睡着,第二天就去买来古玩鉴赏的书籍开始钻研。
 
现在,余红梅对她家里的上万件宝贝如数家珍,什么时候从哪、以什么价格收回来的,该物件是哪个时期的、大概值多少钱,她心里门清。
 
“时间长了,我也摸出了一些经验来。”她告诉记者,她还通过考试获得了省有关单位颁发的古玩鉴定估价师三级证书。
 
打造民俗文化博览园
 
余红梅一次从拆迁办那里收回一扇雕工精致的古代格子门,听收购商说这个东西是拿去做古建筑。她想到自己的木工、泥瓦匠也懂古代房屋建筑营造技艺,肯定也能做这一行。
 
于是,几年间她发动所有亲戚朋友找到二十来栋湖北、江西等地的古旧房子,每栋都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格收回,其中不乏曾国藩女儿夫家的老宅。他们买下后,每根柱子,每个构建都编上号,小心拆下来再修旧如旧,异地复建。
 
现在,她又成立了一家园林仿古公司,承建了各地景点、仿古商业街的近十个古建项目。
 
余红梅投资巨款将打造的“武汉凤凰寨民俗文化博览园”,不仅有300多种老家具、老物件的展示,还规划有民俗表演、国医、国学、赏花、旧时儿童娱乐等多个项目。
 
余红梅说当初兴办民俗文化博览园“就是为大家留住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