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兰家族的文革劫

现任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公有领域)
现任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公有领域)


文/李熙文

台裔美籍的赵小兰担任了川普政府的运输部长后,被外界称为是台湾之光,而她的家世背景也受到关注。人们发现赵小兰家族史中,有一段令人心酸的坎坷经历。终身教书的祖父,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遭到中共迫害,被活活打死。

赵小兰出生在台湾,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华裔部长,她是父亲赵锡成的骄傲,因为赵小兰的成功与赵锡成的教育有至为重要和密切的关系。而赵锡成也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华人船王,她之所以有今日,与他爷爷赵以仁注重教育,培养她父亲赵锡成的成功,不无关系。赵锡成曾经说:“我深受先父赵以仁先生的感召及培育之恩……”

然而,这样一个看起来令人羡慕的家族,却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这话要从赵小兰的爷爷赵以仁说起。赵以仁当年是村上的一位小学校长,终身以教书育人为生。他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对学生诲人不倦,对乡邻谦恭礼让,大家都非常的尊重他。
 
1949年,赵以仁的兄弟和独子赵锡成(即赵小兰的父亲)离开大陆去了台湾,从此赵以仁的恶运就开始了。中共将赵以仁视为阶级异己分子。文革开始,赵以仁被残酷的批斗,最后被活活打死。人们看到他死后,尸体被扔上手扶拖拉机送往火葬场。因为他个子高,手扶拖拉机的车身短,两条腿露在车斗外,装车者残忍的将他的腿折断,硬塞进车里。
 
赵以仁死后,造反派把赵小兰的奶奶赶出家门。孤苦伶仃的老人只得到猪圈旁的一间废弃的小屋里居住。相信,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永远也无法理解那种非人的苦楚。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文革的风头渐缓,时居美国的赵锡成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身居海外,但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中国人讲究孝道,这些年来思亲心切,希望回来探望母亲,无关政治,希望周能网开一面……
 
赵锡成要回乡探亲了,对于当时想要对外营造温和形象的中共来说,成了一件大事。从中央到村子,各级官员早有布置,他们首先把老太太送进医院治病,同时为了引发赵锡成的思乡情绪,找回赵家散落在外的旧家具,原样修复赵家的老屋。他们还安排了村里几名妇女积极分子,整天给老太太洗脑,让她见到儿子后,要宣传“祖国的大好形势”,要说共产党好,要说社会主义好,要说文化大革命好……
 
老太太被他们缠得实在受不了,答应说,其他我可以按照你们的话说,但是造反派整死我老头子,无中生有的斗我打我,我一定要说给儿子听……
据说赵锡成回老家短暂会见母亲的时候,老太太被穿了一身崭新衣服,手腕上还被套上一只亮锃锃的上海牌手表。
 
在一群“陌生乡亲”的簇拥下,赵锡成和母亲作了一次短暂的会面。
 
赵锡成临别前,走访邻居,会见发小,但真正的乡亲和发小们,却躲得远远的,见了他不敢多说话,最后他对送行的乡亲说了几句简单的告别语:“感谢乡亲们多年来对我父母的关照,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我都知道,我都理解,我还会回来的……”
 
赵锡成与女儿赵小兰是幸运的。试想一下,如果当年赵锡成与父亲赵以仁一样,留在了大陆,今天是否还会有一个叫赵锡成的华人船王,还会有一位叫赵小兰的美国华裔部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