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对监护人和违规商店的监管力度 西政府将立法限制未成年人饮酒

【记者刘真编译报导】近日西班牙卫生部接收了毒品问题研究联合委员会(众议院常设立法性委员会)提交的一份关于未成年人饮酒问题的报告。这份报告得到了包括酒水行业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支持,将被用来作为未来立法的草案。
 
报告的内容虽然不利于酒水行业,但是该委员会的主席金塔尼利亚(Carmen Quintanilla)却表示,整个酒水行业都支持他们的报告,毕竟这是为了“未成年人的健康,以及父母和教育界的要求”。

西班牙政府将立法限制未成年人饮酒。(123RF)
西班牙政府将立法限制未成年人饮酒。(123RF)

 
未成年人饮酒问题令人担忧
 
目前西班牙未成年人的饮酒情况令人十分担忧,原本法定的饮酒年龄为18岁,然而西班牙青少年的平均饮酒起始年龄仅13.9岁。多年以来这一状况都没有得到改善,现在的平均饮酒起始年龄只比2014年晚了两个月,国家的目标是将这一时间段推后至18岁。
 
根据索菲亚青年中心在2017年9月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有42%的15至17岁的青少年都承认自己喝醉过。
 
西班牙卫生部的记录则表明,对于14至18岁的青少年,喝酒是很普遍的。他们中有四分之三都至少尝试过一次,在一个月内会至少喝一次酒的学生有60%。他们通常会选择在周末大量饮酒,23%在周末饮酒的青少年都会喝醉。
 
而且这些孩子喝的很多酒都属于高度数的烈酒,并不止是啤酒这样的低度数酒。“(他们)按照‘北欧模式’喝酒,这让我感到震惊,因为这意味着要在两个小时内喝下去五到七杯,”帮助戒毒基金会的副总裁卡尔德隆(Ignacio Calderón)忧心的表示,有35%的年轻人认为酒精可以让他们“度过愉快的时光”。
 
未成年人饮酒者的监护人或面临罚款
 
该联合委员会在他们做出的相关报告中建议政府建立对未成年饮酒者及其监护人的惩罚制度,包括经济惩罚。
 
他们强调,惩罚措施的力度要取决于事情的严重性,此外政府应强化已经存在的惩罚机制,不过还是要以教育为主。此外,如果有证据证明父母疏忽大意从而导致孩子饮酒并面临明显的危险,应启动如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法律制度来保护孩子。
 
然而议员桑切斯(Tania Sán-chez)却认为,家长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相反地,应当鼓励通过家庭咨询的手段来解决未成年人饮酒问题。
 
该联合委员会也考虑到了这一方面内容,他们在报告中提到,如果未成年饮酒者的监护人面临罚款,他们还有第二个选择,可以通过和孩子一起参加一些有教育意义的活动来抵消罚款。
 
不过具体的惩罚措施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有第二个选择,比如一些重复出现问题的家庭。对于这样的家庭,宽容很有可能变成纵容,使事情进一步恶化。
 
建议加大对违规卖酒的打击力度
 
该联合委员会指出,管理部门需要加强对酒类“出口”的控制,其中包括商家向未成年人卖酒、超时卖酒、街头卖酒等内容。
 
报告中提到,政府应考虑关闭向未成年人反复出售或供应酒类的任何类型的场所;重新审视对超时卖酒商店进行处罚的相关法律,可以考虑将惩罚措施变得更加严格;修订关于街头消费的规定,加强对社区的监管工作。
 
建议重审酒精类饮品税
 
该联合委员会还建议政府审查所有含酒精饮品的税项,应根据饮品中所含酒精的浓度来确定产品税额。政府可以把这些税收投资到管理部门,用来更好的执行各项预防青少年饮酒的行动。
 
建议限制酒类产品的广告
 
关于酒类品牌的电视广告,该联合委员会建议将它们安排在儿童类节目之外,并且希望限制酒类品牌的商业赞助以及其它一切任何形式的广告出现在儿童有可能参与的活动中,比如体育、文化、教育和休闲娱乐活动等。其中休闲娱乐活动还包括:音乐会、电影、游戏、节日等。
 
其它各项建议
 
报告中还提到,可以要求厂家在酒精类饮料的标签上印上劝诫图像(就像烟的包装上的标语)予以警示;禁止酒类的Happy Hour(一种酒类产品的限时折扣);禁止在加油站出售酒类;禁止酒精类饮料在大众化的场合销售,应像烟类产品一样更加严格的把控销售渠道。
 
关于报告的争议
 
“之前在西班牙,酒是用来招呼朋友、维系社会关系的东西,它是一个纯社会性的产物……晚上青少年出来和朋友社交是问题的根本。” 帮助戒毒基金会的副总裁卡尔德隆说道。
 
他认为晚上休息的时间过长或许是导致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要找到解决方案来解决孩子们喝酒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强制的措施很难根治问题。
 
正如同卡尔德隆所担心的,有许多人也表示,一些地方政府之前也或多或少执行过报告中提到的建议,但实际效果却不如预期,因此他们对毒品问题研究联合委员会做出的这项报告可达成的实际效果表示质疑。
 
不过西班牙精神病学会主席博贝斯(Julio Bobes)公开赞赏并肯定该报告,他认为其中提到的建议可以真正的帮助到年轻人从心里“学会管理”他们的健康。卫生和社会服务部部长蒙特塞拉特(Dolors Montserrat)也“非常确信”报告中的准则将获得“极大的社会共鸣”,她确认称,一旦议院的投票通过,完成立法,报告中提到的内容就会付诸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