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弃权票对法国总统大选的影响

【记者周晓天综合报导】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鸣锣在即。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有多位候选人提到以各种方式承认弃权票,以此吸引更多选民参加投票,更真实地反映民声。
 
在历届选举活动中,大部分选民都能参加投票并投出有效选票(suffrage exprimé),有些选民选择既不参加投票也不委托他人进行投票(abstention),有些选民则因操作失误而导致选票无效(vote nul)。除此以外,更有一些选民参加投票,却因对候选人不满意而投出弃权票(vote blanc)。
 
从80年代起,弃权票和无效选票的比重逐渐增加。今年有272000人签署了要求承认弃权票的请愿书。另外根据今年3月智库Synopia委托法国民意调查机构Ifop的调查显示,40%的选民表示将在4月23日投弃权票。一些法国人甚至组成了“弃权票党派”(Parti du vote blanc)。
 
为提高民主生活透明度,2014年2月,法国通过新法案承认弃权票的有效性,规定应将其与无效投票分开唱票,并将票数附注在笔录(procès-verbal)后。
 
尽管法国尚未将弃权票与有效选票同等对待,仅以特别标注形式体现在选举结果中。但对法国民主选举制定而言,这是一项重大进步。 
 
在今年的候选人中,谢米纳德(Jacques Cheminade)并未在竞选纲领中提及这一点,但对此表示赞同。阿托(Nathalie Arthaud)不仅表示赞成,更建议引入比例制等举措。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在纲领中表示如强制公民进行投票,则应对弃权票和有效票一视同仁。拉萨勒(Jean Lassalle)认为应将其视为投票给某位候选人。阿瑟利诺(François Asselineau)与杜邦艾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一致认为如一半以上选民投弃权票,则应重新举行投票,得票数低的候选人无权参加重新举行的投票。阿蒙(Benoît Hamon)建议,如投弃权票和放弃投票的选民超过总人数的一半,就像2015年法国大区第一轮选举时的情况,他希望取消该次大选;他还在纲领中提出对此建议进行全民公投。
 
菲永(François Fillon)、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勒庞(Marine Le Pen)和卜杜(Philippe Poutou)在纲领中未提及相关话题。
 
不过,也有学者对此持保留态度。埃夫里大学(Université d’Evry)社会学研究员穆拉克(Jérémie Moualek)表示自己曾对16000份无效投票进行过研究调查;由于投票处不分发空白选票,因此90%的无效选票实际表达了弃权意愿。
 
此外,法国民调机构Cevipof负责人富高(Martial Foucault)也对《世界报》(Le Monde)表示,目前弃权票的计数仅带有象征意义。如果真的将其记入大选投票结果中,也许会出现排名第一的候选人仅能获得一半以下选民支持的场景,这将严重影响当选总统的合法性。因为根据法国宪法第7条规定,“候选人需获得绝对半数以上的有效选票才能正式成为总统”。如需真正认可弃权票,将其计为有效投票,则须首先对宪法进行改革。
 
名词解释:
 
Abstention:放弃投票。指选民本人不参加,也未委托他人投票。
 
Suffrage exprimé:有效投票。
 
Vote blanc:投弃权票。指选民前往投票处参加选举,但在投票信封内未夹入选票或仅夹入空白选票。
 
Vote nul:无效投票。通常指选民前往投票处参加选举,但因操作不当而在投票信封内夹入了不止一张选票,或者夹入破损、带有划痕或写有未参选候选人姓名的选票,或者夹入了除选票以外的其它文件。有些选民为了表达对参选候选人的不满,故意投无效选票,其实际用意与弃权票更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