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德国国会大选的焦点——中等收入者

【记者黄兴义编译报导】在德国,中等收入者这个族群有将近四千万人,他们占总就业人数的六成以上,是社会经济和政治稳定的支柱。但长期以来,政府的施政重心项目里没有他们,让他们感觉自己的权益被漠视,受到不公对待,并普遍对未来充满悲观恐惧。然而在今年九月举行的国会大选选战中,这群为数众多、辛勤工作、但大多时候选择沉默的中等收入选民,开始得到各主要政党一致的政策拉拢。

在德国,为数众多、辛勤工作、但大多时候选择沉默的中等收入选民,开始得到各主要政党一致的政策拉拢。但政治人物选举时开的减税支票,在当选后如果找不到稳定的替代财源,
在德国,为数众多、辛勤工作、但大多时候选择沉默的中等收入选民,开始得到各主要政党一致的政策拉拢。但政治人物选举时开的减税支票,在当选后如果找不到稳定的替代财源,很难得到兑现。(123RF)
 
德国执政党之一的社会民主党(SPD)党主席、前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被视为是挑战现任总理默克尔女士寻求四度连任的最大竞争对手。由于舒尔茨以前的主要政治经历不在德国,因而少了过往的包袱。自从被提名代表SPD角逐总理大位之后,他选择不唱衰现在SPD也参与由默克尔领导的政府,而是将未来施政焦点投向那群“辛勤工作的中等收入者”,声称要推动让他们“有感”的政策。这个策略成功让原本在德国知名度并不高的舒尔茨赢得广大选民认同,民意调查的支持率在三月时一度达到45%,高过默克尔的36%。
 
见到舒尔茨的选战策略奏效,其它政党纷纷起而效仿。基社盟(CSU)主席泽霍菲尔(Horst Seehofer)要求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者减税;一向以中产阶级代言人自居的自由民主党(FDP)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则说:“我们的中坚,是社会上理性的、也是总不安于现状、在生命中一直不断向前的人。他们问我们: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要改善那些残破的学校和街道,到处可见的官僚和让人无法喘息的税费?我们要为他们争取权益。”
 
最近一次的全德户口收入所得采用的是2014年的数据,每月平均净收入为3218欧元。由于平均值很容易被高收入者拉高,经济学家比较喜欢将群体的收入加以排序,划分为相等的上下两部分,以中间值(即中位数)作为统计依据。依此单身户口的每月净收入中位数落在1758欧元,有两个小孩的四口之家为3690欧元。
 
位于科隆的德国经济研究所将收入介于此数字之80%至150%的人群定义为“狭义的中等收入者”。譬如单身居民每月净收入应介于1410和2640欧元之间;没有孩子的夫妻收入介于2110至3960欧元;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收入介于2530至4750欧元;两个小孩的家庭收入介于2950至5540欧元,在德国都属于“狭义的中等收入者”。
 
这些中等收入者是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按照德国税法,每个月税前收入若超过4500欧元就属于高收入者,高于4500欧元的这部分收入的42%都得上缴国家。这也是为何政治人物选举时开的减税支票,在当选后如果找不到稳定的替代财源,很难得到兑现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