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下 千万富翁的焦虑

【本报综合报导】在大陆一线城市有套好房子就是“千万富翁”了吗?那么这些资产千万的富豪焦虑的是什么?其实这些所谓的千万富豪都是房奴,对他们来说房贷压力很大。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7胡润财富报告》,这份报告称,2015年启动的上一轮房价暴涨,让赶上房地产这趟快车的人身价暴增,成为千万资产的所有者。

北京某处一楼盘(Getty Images)
北京某处一楼盘(Getty Images)

 
报告显示,中国大陆600万元(人民币,下同)资产家庭数量已经达到362万户,比去年增长7.1%。其中,北京成拥有600万资产家庭最多的地区。同期,中国大陆拥有千万资产的“高净值家庭”同比增长9.7%到147万户。
 
也就是说,大陆每940人中就有1人是千万富豪,而千万资产的高净值人群,北京以“每83人中1人拥有千万资产”在中国大陆排第一,其后的排名是上海、深圳、杭州、广州、珠海、宁波。
 
对比2016年中国各大城市的房价,胡润这份千万资产高净值人群密度的排名,和中国主要城市房价的排名有相符之处。
 
报告显示,在整个大中华区,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中,数量最多的企业主占比达55%,包括大型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等高层人士在内的金领占到20%,而投资房地产的炒房者、从事股票期货投资的职业股民分别为15%和10%。
 
从千万资产的高净值人群密集度来看,香港每34人中有1人拥有千万资产,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北京,每83人中有1人拥有千万资产。
 
而在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中,企业主的比例占到75%。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60%,他们拥有1500万的可投资资产(现金及部分有价证券),房产占他们总财富的20%。在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中,北京占14.3%、广东占13%、上海占12.2%、浙江占9.9%,香港占9.9%。
 
《新京报》的报导称,看似腰缠万贯,实则不少人囊中羞涩。面对着这份榜单,在北京拥有房子,也是千万富翁的张园(化名)表示:我要是有千万可投资资产,我还能上班干嘛,躺在家里收利息就行。
 
北京房产占财富大头的千万富翁们也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北京千万富翁李女士表示:“纸上的数字有什么用,除非真的卖了(房产)回老家。”李女士也担心孩子上学后的花费,现在孩子才上幼儿园,报班少,等上小学了,“那些报班一年就好几万”。
 
如蒋涵(化名)夫妻在北京六环拥有一套三层的别墅,此外在通州还有一套房子用来出租。据蒋涵介绍,两套房子现在价值1,500万。
 
但蒋涵还是说感到焦虑,“不想生孩子,担心养不起”。“养孩子就得啃老,不想麻烦父母看孩子就一定要请保姆,我们现在肯定请不起。”蒋涵说。
 
《新京报》的评论称,最具财富能力的人群也呈现出财富“房地产化”。这对于创新、创业、经济增长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金领、炒房者、职业股民大约占了千万富翁45%,这其中不少是“房奴”“车奴”“孩奴”,每月换按揭之后有不少人是“囊中羞涩”的,所谓的“千万富翁”,他们的个中滋味,正如季羡林先生说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陆媒此前报导,卫计委官员杨文庄指,近年来,大、中城市高房价等经济压力越来越影响着许多家庭的生育决策。调查显示,育儿成本占家庭平均收入的近一半,74.5%的家庭因经济负担不愿要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