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兵必败 2017英国大选梅首相深陷危机

【记者成容综合报导】英国6月8日举行的快速大选戏码最终以无多数派议会作为结局。英国媒体评论称,外界对大选结果相当震惊,保守党领袖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赌博最终事与愿违、自取其辱。大选结果使得“硬脱欧”基本不可能,甚至导致脱欧谈判的终止。

英国首相兼保守党领袖特蕾莎•梅(AFP/Getty Images)
英国首相兼保守党领袖特蕾莎•梅(AFP/Getty Images)

 
少数派政府
 
按照法律,保守党虽然获得最多议席,但没有获得过半的绝大多数议席,有优先权与其它小党派协商组建联合政府,或者是获得某小党派支持的保守党少数派政府。
 
6月10日,北爱尔兰的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宣布,原则上同意“信心和供给”协议支持保守党政府。
 
保守党在大选中只差8个议席就可在议会成为绝大多数党派,而民主联盟党获得了12个议席。保守党的首席党鞭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10日火速前往贝尔法斯特与北爱尔兰的民联党进行会谈。12日(周一),唐宁街首相府召开的内阁会议讨论与民联党的协议细节。
 
任何协议将在议会重开通过时生效。“信心与供给”协议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联盟,而是一个协议,可看成是较小的党在诸如预算等关键投票中支持大党的协议。
 
首相府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欢迎这一承诺,在我们开展脱欧及其它事项时,可以提供全国所需要的稳定和确定性。”
 
保守党获得318个议席,比2015年大选时少13个议席;工党获得262个议席,比2015年大选多30个议席,舆论称工党领袖科尔宾“虽败尤胜”;苏格兰国民党获得35个议席,比2015年少21个议席,使得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成为不可能;自民党获得12个议席,比2015年多4个议席。
 
民主联盟党是谁?
 
2010年大选,英国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成为“造王者”,与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使保守党领袖卡梅伦成为首相。2017年大选,这一历史角色落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小党,北爱尔兰的民主联盟党的头上。
 
民联党被推向了英国政治舞台中心,但大多数人完全不了解它。由于很多人对民联党的兴趣激增,导致其官网在9日上午一度瘫痪,而且民联党成了谷歌搜索排行第一。
 
基本上,民联党支持英国联合、支持脱欧和社会保守,比如反堕胎和反同性恋婚姻等。
 
民联党全心全意的支持脱欧,并大量参与了脱欧游说活动。
 
在脱欧之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成为欧盟边界,但民联党不赞成所谓的“硬边界”。这意味着没有检查点或令人不快的执法行为。
 
虽然它主张没有硬边界,但该党的脱欧愿景也是很硬的,是英国独立党(UKIP)崛起之前在英国最疑欧的政党。
 
和保守党一样,民联党也主张离开欧盟关税同盟,他们的宣言说,应该“与世界其他地方进行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并终止欧洲法院对英国的管辖权,确保在将来英国法律具最高管理权。
 
民联党的底线是,当脱欧时,北爱尔兰被欧盟赋予某种“特殊地位”,民联党不会承认将北爱尔兰与英国其它地区分开的任何安排。
 
为自保痛断左右臂
 
对于保守党来说,经过了8日动荡的夜晚之后,梅首相在下议院失去了绝大多数席位,以及她期望的英国人民的法定授权。
 
保守党人称那是灾难性选举,三分之二的保守党议员希望梅女士辞去党魁之职,这意味着保守党与民联党联合成为执政党的话,梅女士就无法续任首相。
 
面对梅首相岌岌可危的地位,首相的两名助理兼顾问,首相府里梅的两位最亲近的人,也就是其左右臂,不得不选择辞职来保住梅女士的位置。
 
BBC 11日称,梅首相已被警告,她在12日会面临着领袖地位挑战,除非她解雇她的两名贴身顾问提摩太(Nick Timothy)和希尔(Fiona Hill)。提摩太说,他为“令人失望”的选举结果承担责任。
 
英国广播公司的助理政治编辑史密斯(Norman Smith)表示,在保守党失去绝大多数议席和经过24小时的指责后,两人的离职为首相赢得了一些“呼吸空间”。
 
他说,两人是首相的左右臂,批评的议员认为,除非他们辞职,否则她将无法改变领导风格,采取更“外向、包容、有回应、同情的做法”。
 
梅女士表示打算留任首相,并寻求民主联盟的支持而成立政府。
 
分析:保守党为何失利?
 
为何媒体普遍称快速大选是梅的赌博,却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因为当4月18日她宣布提前大选的时候,她的本意是想利用保守党的高支持率和工党内部危机,在快速大选中为保守党赢得更多席位,使保守党政府在脱欧谈判中有更大权力,并同时扫除议会中的异己分子。当时英国媒体普遍称选举结果已经“铁板钉钉”、“显而易见”。
 
如果梅女士能了解中国古老智慧,也许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吧?《老子》第六十九章:“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面对工党这样的“哀兵”,需要警惕的是“哀兵必胜”。
 
梅与卡梅伦一样,错误的估计民意。卡梅伦在脱欧公投后被迫辞职,很多评论指出,卡梅伦不应该自信的以为英国公投结果一定是留欧而同意举行是否脱欧的公投。梅女士也同样自信的以为打“硬脱欧”的牌,顺应脱欧公投的结果就能一举拿下更多席位,所以宣布提前大选。但他们似乎忘记了,变化莫测的就是“民意”,也或许是“天意”。
 
英国媒体分析了保守党竞选失利的主要原因。首先,保守党竞选宣言中发誓要改革社会保障资金计划,导致越来越多的保守党内部反对,并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批评。批评者声称她正在引入“痴呆症税”,对于核心的保守党选民来说,这可能相当于100%的遗产税率。在招致广泛批评之后,梅女士采取180度大转弯态度,更导致选民对她领导能力的质疑。
 
其次,在竞选运动期间,英国曼彻斯特和伦敦分别发生两起恐怖袭击事件,导致社会广泛质疑为何保守党竞选宣言中要计划削减警方预算。
 
最后,是否脱欧的公投结果,留欧派与脱欧派只差几个百分点,之后留欧派不服希望进行第二次公投,但被否决。因此,这次大选给留欧派绝好的机会翻盘,因此媒体称这是“留欧派的复仇”。
 
大选结果对脱欧的影响
 
大选结果提高了亲欧派的希望,因为梅女士将被迫放弃“硬脱欧”计划,或者英国离开欧盟的进程可能会完全停止。
 
英国前财政大臣奥斯本表示说,梅女士的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目标变得不太可能:“我不认为这个硬脱欧在众议院中会占有多数。” 
 
梅女士团队的一些人甚至认为,现在她的位置如此危险,她将无法交付脱欧,因为她的权威消失,以及如何让议会通过堆积如山的立法也是问题。
 
一位亲欧盟部长问道:“当你没有任何谈判权力,没有下议院的大多数支持时,你怎么能实现脱欧?实际上,脱欧是肯定不可能的。”
 
不过,梅首相9日在唐宁街的台阶上表示,脱欧谈判将于6月19日按计划开始,她决心“履行脱欧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