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女摄影师隐居终南山土房

 【本报综合报导】90后女摄影师祥子,初次见到终南山便决定留下来,当一个隐士。不久,她又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小院。

祥子和她隐居深山的小土房。(网络图片)
祥子和她隐居深山的小土房。(网络图片)

祥子在河边洗衣服。(网络图片)
祥子在河边洗衣服。(网络图片)

祥子曾在北京工作。也许与终南山有着特殊的缘分吧,偶遇终南山后,她选择放弃工作,远离繁华大城市的喧嚣,常住终南山。

刚来时,她寄住在公众道场。很快,她遇到了一所被弃用很久的房子。房子座落在紧挨山脚下的一片桃林里。左面是河、田野;右面是山;前面和后面是近百亩的大片桃林。房子里除了一堆废柴,其它什么东西也没有。

祥子自己动手,打造这个梦中小屋。她拆去小棚子里的垮塌灶台,在墙上挂上竹帘,给房子四周扎了个篱笆。祥子说,请工人布置屋子又快又容易,但却失去了亲手创造的乐趣。

屋里的家具物品,除了一个人搬不动的书架桌子喊人帮忙,其它全部她一人搞定。

屋里简朴、整洁,屋外青山、绿水、田野、桃林,这个世外桃源,是祥子理想的隐居之地。

没有拍摄时,除了打水、采菜、打扫房屋、种菜、看书、做插花,背上相机在小院四周为花花草草们拍一圈也是祥子每天的必修课。冬季的山居生活,除了日常基本的打水烧火等, 就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这时 火、茶、书、香是她最好的陪伴。

当然这种清静的日子也有被破坏的时候。今年冬季祥子回家过春节时,小偷趁机撬开了她的窗户,偷走了被子、凳子、锯子、火炉、茶壶等东西 ,甚至菜刀、案板和她的乐器也不放过。

感慨无耐之余,祥子感思到,这件事唯一的意义是直接的让人断舍离,使人物欲大降。对于生活中不可掌控的一面,唯有坦然接纳。

对于祥子住在终南山,她的父母起初自然是不同意的,家里衣食无忧, 她却跑到这水电都没的穷地方受苦,他们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一样的女儿。直到他们一点点感知到祥子在这里的快乐,看到了她的成长 ,终于被她所感染,从不同意到渐渐支持。现在,祥子妈时不时就过来与她小住一段。

像祥子这样,愿意过隐居生活的中国人还为数不少。调查显示,八成年轻人有隐居念头,社会浮躁、工作压力大及人际关系复杂为三大主因。

28岁的王先生是湖北人,在深圳工作多年。两年前,他前往河源的一个山庄隐居。有人在那里租了几百亩地,建了一个山庄,还盖了几间房子,专门接纳想回归自然的人们。王先生说,有隐居想法的人很多,但敢于真正付诸实践的人,其实并不多。许多人说空话,或只是短期的体验。大多数人身不由己,为了钱而放弃了一切。他说自己选择在年轻的时候就去隐居,是一种对人生的追求。

有人评论,现代化的生活方式让人感觉活得很累,为了赚钱拚命,反而失去了自我。隐居者归隐山林,自由自在,过着淳朴自然的生活,对他们来说,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是弥足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