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塔克兰假冒恐袭受害者被判刑

【记者周晓天综合报导】2015年11月13日,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笼罩在阴森的恐怖之中。剧院内血流成河,90人命丧黄泉。事发之后,一位名叫赛德里克•雷(Cédric Rey)的法国男青年,曾红肿着双眼,以“恐袭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于多个媒体,声情并茂地描述当夜的经历。然而这个被视为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幸存者”却于近日被查出是假冒的恐袭受害人,并因“试图诈骗罪”(Tentative d'escroquerie)于12月2日被凡尔赛轻罪法庭判处两年监禁(其中六个月为坐监刑)。
 
赛德里克是一名救护车司机,恐袭发生时27岁。他声称恐袭当晚自己坐在剧院对面的咖啡厅露台上。恐袭后不到一周,他即以“幸存者”身份首先接受了英国伦敦《标准晚报》(Evening Standard)的采访。

2017年11月13日,巴塔克兰纪念活动(AFP/Getty Images)
2017年11月13日,巴塔克兰纪念活动(AFP/Getty Images)

 
2015年12月6日,他在专为巴塔克兰受害者成立的“巴黎幸存者”协会(Life for Paris)脸书页面上发表见证,成为该协会成员,积极参加各类“治疗聚会”(Apéros thérapeutiques),还在自己家中举办了成员聚会。
 
2016年1月15日,他接受了法新社(AFP)记者的采访,再度在媒体露面。他向记者展示了手臂上用来纪念恐袭事件的刺青。刺青中有一个落泪的玛丽亚娜头像,背景是巴塔克兰剧院,下方是刺有“巴黎,15年11月13日”字样。此外,他还向记者展示了恐袭当晚自己穿着的长裤,上面还带有橙色的痕迹。
 
赛德里克还曾在脸书账号上发表过“致为我挡过一枪的孕妇”的信息。2016年2月,他在接受《解放报》(Libération)专访时对记者说:“那时我正为一名瘫在街上的伤者按压伤口,当我抬起头时,看到了巴塔克兰剧院门口有个人转过身来。他斜挎着一支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并用枪指着我。就在这时,一位女士跑着经过我面前,跑到我们之间时,她被子弹射中了。”
 
恐袭发生三个月后,赛德里克甚至参加了只有相关工作人员、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才能参加的纪念性音乐会。
 
从2016年1月起,赛德里克开始向法国“恐袭及其他罪行受害者赔偿基金会”(Fonds de garantie des victimes des actes de terrorisme et d'autres infractions:FGTI)递交资料,申请赔偿金。2016年1月到2月之间,他曾每天致电基金会,埋怨其工作效率低,迟迟未开始处理自己的申请案卷。就在几个月后,事情出现了出人意料的转变。
 
2016年11月,“巴黎幸存者”协会负责人决定对与协会相关的650位人士做出的证词进行核实。令人惊讶的是,其中竟然有人作假。谎言败露后,这些人自动离开了协会,赛德里克便是其中之一。与此同时,警方也开始注意到他。令调查人员疑惑的是,他一直拒绝报案,其证词也前后缺乏一致。因此警方开始关注其申请案卷,并决定对其11月13日晚上的经历展开调查。
 
警方发现在恐袭发生时,赛德里克的手机信号位于A13高速公路上。在随后将近一小时内,其手机信号出现在其位于伊夫林省(Yvelines)的住宅中。接近午夜时,赛德里克出门驾车驶往事发地伏尔泰大街(Boulevard Voltaire)。
 
据《解放报》报导,他开车开的特别快,仅用了半小时就到达事发地,而平时这段路程驾车最少需要50分钟。这个细节也吸引了警察的注意。当他到达事发地点时,正好是零点十八分,即法国精锐特警部队BRI和RAID向恐怖分子发起最后猛攻营救人质的时刻。当时赛德里克进入了一家酒吧,与数位幸存者待在一起,并在附近度过了一个多小时。
 
据赛德里克冒充恐袭受害者案件中的原告方——FGTI基金会代理律师拉诺(Jean François Laigneau)对《20分钟报》(20 Minutes)记者解释:“赛德里克提供的赔偿申请资料中,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他当时就在巴塔克兰剧院门口。”在申请赔偿金过程中,为证明自己所言真实,赛德里克曾一再提到替他挡过一枪的罹难孕妇,并以此事为由,解释为何自己没有入场券。然而警方在核实情况后并未发现任何符合该女士特征的受害人。
 
在申请赔偿金过程中,赛德里克移居到了新喀里多尼亚(Nouvelle-Calédonie),并在那里任志愿消防员和急救培训师。今年10月底他在回法探亲时被警方逮捕并关押在拘留所。随后司法机构对其进行立即开庭审理(Comparution immédiate)。他当庭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表示“自己犯下了错误,超越了不可原谅的底线”。
 
尽管“巴黎幸存者”协会成员不想起诉他,但这件事却让协会的成员感到痛心,人们因为信任被滥用感到愤怒与无法接受。
 
赛德里克在10月底的初次庭审时已认罪,凡尔赛法院决定由心理专家和心理疾病专家对其进行心理测试后于12月1日再次开庭。熟悉此类案件的人士表示,在此类案件中,除了纯粹为了获得金钱的诈骗犯外,还有一些人是出于寻找存在感才行骗。
 
这位18岁就从事志愿消防员的小伙子,成绩优秀的学生,学业结束后立刻找到救护车司机的工作,这么做是为了钱吗?
 
为了进一步了解赛德里克的心理,警方开始从他工作中接触的人群中寻找答案。其中一人的回答似乎能让人看出赛德里克开车飞速前往恐袭现场的原因,“这位救护车司机对自己一直不满意,具有某种英雄情结”。赛德里克很可能是受到了“救世主情结”的困扰。
 
12月1日,赛德里克以“试图诈骗罪”被判两年监禁,并被勒令接受治疗,以及向恐袭受害者赔偿基金会和“博爱与真相”协会(Fraternité et vérité)等原告方赔偿价值一欧元的象征性损害赔偿金(Dommages et intérêts),庭审结束后立刻被监禁。赛德里克的律师表示,他不愿再出现在任何媒体中。
 
据悉,自2015年起,已有八起同类案件。“巴黎幸存者”协会在2016年接收的虚假受害者材料也有增多。这为真正的受害人带来了困扰,他们必须提供更多的证明文件,同时也使协会的工作人员精疲力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