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 中国火热 “靠脸吃饭”背后 公民将无隐私

【记者岳超综合报导】随着“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技术的兴起,伴随产生的安全、隐私等伦理问题也越来越大了。
 
据报道,中国的人脸识别技术正以年增15%的速度快速发展,预期到2020年,年销售将超过60亿欧元。中国目前具有人脸识别系统的监控摄像已有大约1亿7千万个,预期到2020年将增加到4亿5千万个。相比之下,美国只安装了大约5,000万个摄像头。
 
中国官方报道称,由中国大陆政法委发起、公安部联合信息产业部(现在叫工信部)等共同发起建设的信息化工程“天网工程”,已经将进行实时监控和信息记录的视频监控系统几乎铺遍了中国大陆的大街小巷。

北京,一条公路上的监控设备。(AFP/GettyImages)
北京,一条公路上的监控设备。(AFP/GettyImages)

 
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特写“China's All-Seeing Surveillance State Is Reading Its Citizens' Faces”——中国“天网”正在监控公民的脸,对中国人民日常生活的人脸扫描及识别做了介绍,包括手机应用上的身份验证、办公楼的刷脸门禁,以及公路旁针对乱穿马路者的摄像头。
 
该报道称,在中国,人脸识别系统已经得到了超乎西方人最疯狂想象的应用:上海,为了让选手比赛时不抄近路而在跑道旁安装人脸识别系统;北京,为了防止有人偷厕纸而在公厕安装人脸闸机;浙江温州,在各个主要教堂、清真寺和寺庙全面安装监控摄像头,“其中一些摄像头瞄准了教堂内的长凳”;四川成都,一个安全设备大会上,警员指挥人脸识别无人机队进行人群监控(产品来自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过马路闯红灯的人脸识别系统也来自这家公司);商汤科技展示通过摄像头网络跟踪某人在某区域附近的行踪,等等。
 
身处如此庞大数量的监控摄像头的监视之下,即使在不太注重个人隐私的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自己的隐私和安全性的问题。
 
例如,艺术家和电影编导徐冰在2017年制作了一部影片:Dragonfly Eyes《蜻蜓之眼》,片中没有演员,没有摄像,全部影像都来自网络上可以公开获得的监控视频资料,他们用从中识别出的人物,组织构建出影片悬疑的剧情。该片提到:在中国大陆每个人平均每天会被监控摄像头捕捉到300次。徐冰在接受采访时说,为制作影片,他们的下载工作用了近两年的时间,20台电脑不分昼夜的工作,集中了约7千小时的影像。而面对如此巨大而广泛的监控数据,其员工在下载的同时难免心中产生不安和害怕,此后在他们出门时变得更加小心。
 
另一个例子,是阿里巴巴投资的技术新创公司Face++(旷视科技)。该公司提供一整套世界领先的人脸检测、人脸识别、面部分析的视觉技术服务,并将这些服务封装成接口,给其它公司或官方使用。据公司介绍,他们目前研发的识别处理技术,可以从一定的角度或者侧面识别人脸,可以供警方实时识别在逃犯的行踪。该公司还不无自豪的宣称:“虽然美国等其它国家都有类似的技术,但是中国是第一个真正将之使用起来的国家”。这家公司的所有员工,都须无条件提供自己的人脸记录,在公司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下来。
 
许多人开始关注,Face++的顶尖人脸识别技术,加上大陆政府的大力推广,以及已铺设好的“天网工程”,中国人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据中国科学院近日披露,中国正开发研究新兴的生物特征“步态识别”技术,仅靠走路的姿态,就能准确辨认特定对象。据悉,以往的识别技术中,传统虹膜识别技术通常需要目标在30厘米以内,人脸识别则要在5米以内,才能精确运作。中科院专家表示,与前者相比,新开发的“步态识别”在超高清摄像头下,识别距离可达50米,识别速度在200亳秒以内。此外,步态识别不需识别对象主动配合,即便1个人在几十米外,带面具背对普通镜头随意走动,步态识别也可判断其身份。而最重要的是,步态识别可完成超大范围人群密度测算,对距离100米以外,面积1000平方米内的1000人规模,进行实时计算,据说能广泛应用于国防、公共交通、商业等场合。
 
与此同时,由“人脸识别”产生的各种应用也日新月异,越来越多。微信、支付宝都推出了刷脸支付;各大手机厂商如苹果、华为、小米等都推出了手机人脸识别系统;在中国北京,越来越多的大学宿舍进入要刷脸,未来课堂点名签到也得靠脸,再无法逃课了;大陆的肯德基已经率先支持了刷脸支付,以后吃饭不需要掏手机或钱包了;百度和首都机场签约,即将实现首次“刷脸登机”;首都汽车公司推出的Gofun共享汽车服务,刷脸才能取车……可以预见的是,在中国大陆,“靠脸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然而,在“天网”及“人脸识别”的高科技支撑下,中国大陆每年发生的婴儿被拐卖的事件,似乎并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有报道称,“按照不同的统计数字,中国每年失踪儿童不完全统计有20万人左右,找回的大概只占0.1%”。9月27日,一篇名为《细思极恐!武汉30多名大学生为何神秘失踪?》的文章在大陆网络上广为流传,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据悉,文章张贴了数十张年轻人照片,称这些人是2011年至今在武汉失踪的大学生。这则文章还用排除法,排除了他们身陷传销、被绑架、因犯罪被控制、甚至被外星人绑架等可能性,结尾提到:“消失的年轻大学生神秘失踪,仍然是个迷!”
据悉,中国官网新华网在9月28日发表公告,称该文是网民“散布谣言”,已经将文章的作者拘留,并称“经武汉警方初步调查,文中所说的32名失联人员,仅有6人系武汉在读学生,其中有1人已找到,有2人系春节后未到校报到,另有3人在长江边失踪。文中所说的林飞阳系从俄罗斯到武汉后失联,警方已立案侦查”。
 
然而新华社的报道,并未否认32名人员失联,仅表示只有6人是武汉学生;也就是说其他失踪的人员可能也都是学生,但不是武汉的。该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0多天,除了新华社公告的1名学生被找回外,其他31名学生并无消息。
 
分析人士认为,“人脸识别”之所以在中国如此火热,是因为它为中国政府推广“天网”项目提供了技术支撑。中国政府目前可以不受限制地对公民过往的言行进行审查,通过天网及人脸识别技术,中国政府可以更好的实现全面“监控”,实施政府期望的监控行为;然而另一方面,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公民也越来越没有自己的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