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面临的四大问题

【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目前中国经济前景不明朗,各类专家均有不同的看法。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认为从中期来看必须解决四大问题,其中包括房地产泡沫等。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则认为,房地产调控需谨防一个风险。
 
日前结束的十九大上,习近平在工作报告中强调了经济利益再分配的作用。这或许意味着中国未来5年,中国的经济如何发展仍是主要的问题。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的解读则突显当局下一步的意图,他表示,十九大后推动经济发展的基本思路可能“要进一步进行完善”。
 
在十九大上,周小川表示,中国的经济可能面临危机爆发的“明斯基时刻”,这是需要警惕的事情。

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则认为,房地产调控需谨防一个风险。 (AFP/Getty Images)
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则认为,房地产调控需谨防一个风险。 (AFP/Getty Images)

 
“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是指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描述的时刻。“明斯基时刻”表示的是市场繁荣与衰退之间的转折点。明斯基的观点简单明了:好日子的时候,投资者敢于冒险;好日子的时间越长,投资者冒险越多,直到过度冒险。一步一步地,投资者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上,其资产所产生的现金不再足以偿付他们用来获得资产所举的债务。投机性资产的损失促使放贷者收回其贷款,“从而导致资产价值的崩溃。”
 
中国经济的麻烦可能不止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警告的那么简单。据澎湃新闻10月30日报导,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公开演讲时说:“在中国我认为有四大问题,在长期还有很多问题,比如人口问题、环境问题,这个在中国永远存在。我认为中期,比如三、五年左右必须解决四大问题。”
 
祝宝良表示:第一,全部是跟经营风险有关系的。国企改革去杠杆,核心是提高投资率,供给侧改革主要目的就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现在国企改革慢,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长期带来经济效益和增长速度要往下走。”
 
第二,房地产这个泡沫还要增涨。如果房地产的价格跌了怎么办,曾经对此做过压力测试,很多银行说如果跌20%就会有问题了,“房地产价格跌20%还是比较容易的事,但是宏观政策怎么做。房地产的长效机制说来说去就是土地制度,供求关系。土地制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是非常难的。”
 
第三个问题,地方政府债务。经济增长投资里面主要是基建建设,连续三年累计投进去了25万亿左右。“这些钱不管是从专项建设基金出来的,还是用融资平台从银行借出来的,还是发债得到的,政府最终是要还的。”
 
第四个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原来预计人民币可能还要贬值,所以开始资本项目管制,管起来当然人民币就稳住了。但是现在对美元走势的判断非常重要。
 
针对房地产市场,祝宝良认为,不断变化的调控政策带来的副作用使房地产价格涨得非常猛。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国内房价经过2016年这一轮的暴涨,大多数一、二线城市房价实现翻倍。中国36个主要城市里,每平方米房价不超过万元的只有10个城市,基本都属于东北和西北地区的城市,如:沈阳、哈尔滨、兰州、银川;而在2015年,房价过万的城市还属于少数,只有北京、上海等几个城市。
 
进入2017年,北京、上海、深圳房价突破6万元,厦门、广州跟随其后,均价超3万元,而三亚、杭州、南京、福州、天津则突破2万元。
 
据《凤凰财经》10月28日报导,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认为,房地产调控需谨防房企资金链风险。在融资难度不断加大、土地成本日益高涨、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的情况下,房企资金链问题可能引发局部金融风险或引发群体性事件。中小房企抗风险能力较差,也更容易发生资金链问题。
 
由于企业的实力和资质等原因,中小房企较难从银行等渠道获得贷款,相当一部分贷款来自于民间借贷融资,后者的特点是偿债时间较短、借贷成本较高。在调控时期,销售回款放缓可能导致资金链条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