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尊严 我们要公正——法国华人

【记者林莲怡采访报导】4月2日下午,在刘少尧追悼大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上百名华裔青年用法语高喊“警察凶手”的口号离开了集会地点,他们绕着共和国广场一起走向通往巴士底的方向。防暴警察随后将游行队伍挡住,在双方对峙期间,发生了冲突。青年们向警方投掷水瓶和能从路上捡起的物品,警方随即向游行队伍喷射了催泪气体驱赶人群。
 
期间,一位头发花白的华裔老人突然冲到青年与警方中间,向青年们用法语大喊:“请你们冷静,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我们需要尊严而不是暴力!”此时,一位防暴警察来到老人身边,基于安全考虑,示意他离开。

法国数千名华人来到巴黎共和国广场参加刘少尧追悼会。(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法国数千名华人来到巴黎共和国广场参加刘少尧追悼会。(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站在亚裔青年和警察之间的华人长者。(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站在亚裔青年和警察之间的华人长者。(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在事态平息后,一位华人女子也用法语说:“可是我们平静的太久了,我们现在要的是公正,是公正!”这位老人对记者说:“ 我是上海人,我在法国60年了,这60年里法国对我不错,有很多的法国好人,当然哪里都有坏人。很多警察,他们做他们的工作,不能因为一个警察杀人,就认为所有的警察都是坏人啦,不能这样说的!”此时身旁的另一位华人女士说:“先生,刚才他们扔东西我不赞成,我阻止他们,但是这样的反抗,我觉得是有道理的!”

刘少尧的家属在追悼会上。(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刘少尧的家属在追悼会上。(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民众谈刘少尧事件
 
在刘少尧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3月27日晚,许多华人涌向19区警察局举行抗议活动,随后与警方发生冲突。当晚4辆车被烧,35人被捕。之后的连续数日,华人在19区警察局及巴黎市政府等地多次举行抗议活动,发生点火泄愤事件。目前,法国司法机构和法国警察中的警察——国家警察总监署(IGPN)已对刘少尧之死一事展开调查。

出席追悼会的部分侨领。(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出席追悼会的部分侨领。(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巴黎19区华人副区长王立杰。(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巴黎19区华人副区长王立杰。(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法国华裔青年协会会长王瑞。(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法国华裔青年协会会长王瑞。(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刘少尧追悼会快结束时,部分亚裔青年离开集会开始游行。(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刘少尧追悼会快结束时,部分亚裔青年离开集会开始游行。(摄影:林莲怡、李牧/看中国)
 
一位来巴黎20多年的华商对记者说:“只有把事情闹大了,才会有压力,法国政府对我们中国人才会重视起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没有尊严,就是赚了钱也感到没有尊严。一个人在家被杀了,命都没了,烧辆车又怎么了?!”另一位餐馆老板也对记者说:“谁愿意去和警察闹事,还不是觉得忍无可忍了!”
 
一位在巴黎工作的华人女士则表示:“发生这样的悲剧,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也觉得很矛盾。我希望能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但是同时心里也有所怀疑,是否和平请愿会引起法国社会足够的重视?还有我觉得如果是这名警察过失,也不能代表所有的警察都是坏人。我记得有些华人区治安不太好,法国警察为了改善华人区的治安也做出了很多努力。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想如果换做我,晚上有人猛烈敲门,我也会不敢开!我以前在法国留学,后来又经历了找工作和在法国公司工作,整个经历让我觉得法国对中国人的接纳度、包容度偏低,再加上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法国社会对中国人确实存在歧视和偏见,我在上学、生活和工作上,都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排斥感。”
 
一位法国民众就刘少尧事件表示:“国家警察总监署是一个非常让警察头疼的机构,警察常称总监署的调查员为‘牛肉炖胡萝卜’(bœuf-carottes),因为这些调查员以长时间慢炖煎熬式的审问来调查涉事的警察而著称。”这位法国民众说:“我觉得国家警察总监署介入的事件,如果警察有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