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柬共大屠杀受难者40周年

【记者林莲怡采访/摄影报导】4月18日下午,法国的多个柬埔寨协会联合在巴黎人权广场(Parvis des droits de l’homme)为红色高棉(柬共)大屠杀中的受难者举办了40周年纪念活动。当天还举行了佛教仪式,并有受害者家属讲话。

蔡联华先生(左二)、DE LOPEZ NHIEIM NARAN女士(左三)、巴黎16区副区长SAMIA BADAT-KARAM女士(左四)、HOC PHENG
蔡联华先生(左二)、DE LOPEZ NHIEIM NARAN女士(左三)、巴黎16区副区长SAMIA BADAT-KARAM女士(左四)、HOC PHENG CHHAY先生(右二)(摄影:林莲怡/看中国)

红色高棉受害者委员会(Le Comité des Victimes des Khmers-Rouges)主席HOC PHENG CHHAY先生在讲话中感谢16区区政府的支持,并用柬埔寨语朗诵了一首纪念在红色高棉屠杀中受难者的诗歌。巴黎16区副区长SAMIA BADAT-KARAM女士在讲话中说:“巴黎16区欢迎你们,这里就是你们的家。祝你们今年活动圆满成功。16区区政府也欢迎大家前来举办纪念红色高棉屠杀受害者的周年活动或会议。”

柬埔寨华侨、巴黎审计官蔡联华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从75年至79年,在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的44个月中,有两百万柬埔寨人被残杀,占本国人口的四分之一。他说:“然而世界的舆论到现在没有说什么,目前一个联合国举办的国际法庭虽然在柬埔寨成立,但是只是象征性地给几个人判罪,现在柬埔寨政府里仍有红色高棉份子。在柬埔寨,没有一个家庭能在这场屠杀中幸免于难。我们希望今天大家不要忘记二十世纪还有这种野蛮行为的存在。每年我们在这边举办纪念活动,今年在人权广场,希望我们的活动能够给柬埔寨金边,能给柬埔寨的居民看到,我们不会忘记他们!”

下柬埔寨组织Amicale des Khmers du Kampuchea Krom à l'Etranger协会会长DE LOPEZ女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也是土耳其政府对亚美尼亚人进行种族大屠杀100周年,法国纪念反法西斯70周年。她说:“柬埔寨人民希望年轻一代不要忘记这场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和柬共对人们犯下的滔天罪行。”

28岁的Roumdoul Lim出生在法国,她的母亲在逃难中失去了丈夫,她说:“我的母亲在丛林中生下了我哥哥,我的外婆在劳改营里死在我母亲的怀里,我的外公失踪。妈妈是一位伟大的女性,经历了很多痛苦,一共生了七个孩子,并在不宽裕的条件下将我们养大成人。小时候妈妈曾给我们讲过一点她逃难的经历,等我们长大后,她已不愿再回忆那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但是她一直钟爱柬埔寨传统音乐,看柬埔寨电影和杂志。

“我觉得寻找自己的根是在生活中前进的前提,我想去柬埔寨旅行,更多的了解我的国家,然后为柬埔寨群体做更多的事情。我正在开一间公司,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和成功向我的家人致敬。”

柬埔寨华侨、现在巴黎市府负责外国事务传媒的蔡垂彪先生在回忆起当年往事时,几度哽咽流泪,悲痛万分。他说:“1975年4月17日早上6点,柬共进入首都金边,那时我们高兴地以为是胜利的来临,和平安静的开始。谁知11点多红高棉改变主意,把军人和百姓分离,不到半个小时,机关枪就开始扫射,我的哥哥、第四区的区长和一个银行长,都被埋在莫尼旺大道那里,后来被挖土机把他的头挖掉,我失去了我哥哥。4月19日,柬共宣布轰炸首都,那时候我和我的家人从柬埔寨准备到越南边界,出发之前我的妹妹为了去拿两件东西回家,那时等了太久,返回头去找妹妹,发现她已经被强奸并杀死了。我的未婚妻……我三个月的女儿,被红色高棉抛到上面,拿刺枪刺死。19日我们离开金边,北上马德望,经过几天几夜我们到达一个乡村……

“我太伤心了,我说不下去……我全家22口都被杀光了,我在柬埔寨的劳改营待了9个月,被拷打,牙齿被打光了……他们把我绑在椰子树上,要把我的皮扒掉,刚好有内部冲突,我才能够幸免逃跑。我们的乡村大概有400个人,经过28天跑到泰国去,死的死,逃的逃,到了泰国只剩下28人。逃难中很多朋友踩重地雷,有的重新被红色高棉抓,女人被泰国土匪强奸,到泰国时已经是76年5月份,最后在联合国的帮助下才得以到达法国。到法国后我服兵役,后来一直生活到现在。今天是我离开家40周年,过两天也是我女儿被杀40周年。今天在人权广场上,在这个自由的领土上,我要感谢法国。

“柬埔寨在大屠杀时期,柬共都是中共支持的,我希望中国政府要回忆,还给我们一个人道的回答。历史属于过去,中国强盛也是海外华侨的后盾,但希望中国政府能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红色高棉在柬埔寨发起的这场灭绝人性的屠杀,被指是20世纪最血腥暴力的人为大灾难之一。愿这段史实不会被悲伤掩埋,芭蕉叶上淌落的血泪永不被历史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