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总理首次正式访问北爱 呼吁建立英欧特殊关系

【记者成容综合报导】爱尔兰总理瓦德卡尔(Leo Varadkar)首次对北爱尔兰进行正式访问,8月4日他应邀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演讲,呼吁以“独特的解决办法”在脱欧之后保持英国与欧盟关系,并提出了双边英欧关税联盟的可能性。这位爱尔兰总理将脱欧称为“这一代的挑战”。
 
据英国媒体报道,作为回应,英国政府表示希望与欧盟建立特别伙伴关系,包括“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协定和海关协议”。
 
在受邀的观众面前,瓦德卡尔总理说:“北爱尔兰的每一个生活方面都可能受到脱欧的影响。”他警告说,那些喜欢硬脱欧的人已经有14个月的时间来制定计划。

2017年8月4日,爱尔兰总理瓦德卡尔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AFP/Getty Images)
2017年8月4日,爱尔兰总理瓦德卡尔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AFP/Getty Images)
 
 
“如果他们不能,而且我相信他们不能,我们可以有意义地谈论可能为我们所有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他说,“布鲁塞尔的脱欧谈判正在进行之中,引用欧盟首席脱欧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的话说,时间正在飞逝。”
 
瓦德卡尔总理提出了两个建议:如果英国希望留在关税联盟,建立欧盟和英国间关税联盟的可能性;如果英国不想留在单一市场,可能会重新加入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与欧盟签订“深度自由贸易协定”。
 
爱尔兰总理提到由于北爱行政机构的崩溃,北爱尔兰在脱欧辩论上缺乏投入,他敦促政治家们协商恢复权力分享。
 
他说:“我们需要一个关于我们和欧洲其他人在贝尔法斯特与谁谈判的问题的答案。谁来为北爱尔兰和她的180万人民说话?”
 
 “贸易壁垒”
 
瓦德卡尔总理说:“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感到惊讶,我不希望在我们岛上有一个经济边界,也不希望爱尔兰和英国之间有经济边界。我谈论的这个经济边界,不是货币或税率的变化。我在谈论自由贸易和商业的  障碍。”
 
英国政府回应表示,没有人想要回到硬边界。英国政府声明说:“我们清楚,边界必须尽可能无缝和无阻碍地进行贸易,我们必须保持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共同旅游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脱欧)谈判中把这个问题放在首位。”
 
前北爱尔兰大臣帕特森(Owen Paterson)表示,1740万人投票选出离开欧盟,就意味着离开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
 
这位保守党议员告诉BBC第四电台的“世界纵览”节目说:“我们非常清楚,欧盟成员国的领袖们不喜欢脱欧的结果。我们知道,都柏林的政治机构对英国投票离开欧盟的事实并不满意。但是当我们有现代技术的时候,围绕边界的所有这些故事都被夸大了。”
 
贝尔法斯特的自豪
 
4日下午,爱尔兰总理会见了北爱尔兰政党的成员,其中包括民主联盟党(DUP)、新芬党、社会民主工党(SDLP)和联盟党的代表。
 
之前,民联党领袖福斯特(Arlene Foster)与爱尔兰总理,就脱欧之后的爱尔兰边界问题争论了多日。
 
但福斯特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她感谢爱尔兰总理对爱尔兰海边界的“折中”想法。她表示:“他的一些政党成员干预毫无帮助,但他非常清楚,他不赞成这样的边界。鉴于流向英国的贸易不仅来自北爱尔兰,还来自爱尔兰共和国,建议这样一个边界从他们的角度来说将是疯狂的”。
 
她抨击新芬党最近几个月里的“非常强硬的态度”,说新芬党不愿意改变他们的立场。福斯特说:“如果他们继续下去,我们就不会获得权力下放,这是北爱尔兰所有人民的悲剧。”
 
旧秩序的残余?
 
新芬党领导人亚当斯(Gerry Adams)说,他们的政党“与爱尔兰政府达成的共识”,就是要求这个北爱尔兰的行政机构重新到位。
 
他说:“这里大多数人投票反对脱欧。这一切归结到,联合主义是否遵守旧秩序的残余,还是准备接受这个国家已经彻底改变了。”
 
社会民主工党领袖伊斯特伍德(Colum Eastwood)批评民联党和新芬党未能达成在斯特蒙特(Stormont)恢复权力分配的妥协。
 
他说:“现在,在试图保护北爱尔兰在关税联盟、单一市场和共同旅游区方面的地位上,正在经历着巨大的战争,而我们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对于在上一次选举中获得了大量民意授权的各方,这是一个严重的失职。”
 
建设性会晤
 
联盟党领袖隆恩(Naomi Long)表示,他们与爱尔兰的会晤是“非常有建设性的”,瓦德卡尔先生及其政党“相当乐观”,认为北爱尔兰议会在秋季可能会恢复。
 
瓦德卡尔总理曾表示,他不会为脱欧者设计边界,但民联党议员唐纳森(Jeffrey Donaldson)表示,“都柏林扩声器外交”并不能解决边界问题。
 
爱尔兰统一公投
 
爱尔兰议会委员会的报告作者认为,在脱欧投票之后,对爱尔兰统一的一次全民投票是不可避免的。
 
该研究敦促都柏林和伦敦不要重复英国的欧盟全民投票后果,未能为爱尔兰统一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编撰报告的共和党参议员达利(Mark Daly)说:“去年,我们的前总理肯尼(Enda Kenny)表示,欧盟需要为一个联合的爱尔兰做准备。从委员会的17项建议可以看出,在公民投票前需要做很多工作。”
 
达利先生补充说:“与北方两个社区人士交谈,很明显每个人都认为,在某个阶段,会有一个全民公决。但是我们必须从脱欧公投那里学到教训,这个教训就是你没有进行公民投票时,就告诉人们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你应做的是你非常详细地阐述未来,你谈论所有社区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该报告题为《脱欧与爱尔兰的未来:联合的爱尔兰及其人民的和平与繁荣》,为爱尔兰岛在脱欧后提供了详细选择。
 
它呼吁爱尔兰共和国在欧盟和英国之间的最终脱欧协议中,要求北爱尔兰的“特殊地位”,不应该有新的护照管制。
 
由参众两院“耶稣受难节协议”的联合执行委员会发表的报告还强调,在脱欧之后,需要保护北爱尔兰的欧盟结构性基金。
 
去年,北爱尔兰在脱欧公投中,留欧票占56%,脱欧票占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