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利但脆弱的法国代购者处境 无法走出灰色地带

文/彧琪
 
九十年代在海外生活的华人都知道,现在常说的“代购”并非新生产物。那时不少台湾与香港的空姐和商人,利用到欧美出差的机会,购买当时亚洲罕有的高级化妆品和名牌产品,带到亚洲高价出售,当时我们叫“跑单帮”。时代转变,科技益新,欧洲大部分名牌在中国都设有分店,本已不再需要这种蚂蚁搬家式的生意模式,但谁也想不到,如今中国又将旧瓶换新酒,加上先进的手机科技,以“代购”一新词,重操故业。
 
由于外国高级消费品如烟草、酒类、化妆美容品,服饰和首饰等进入中国时,必须缴付关税和消费税,导致这些外来品在国内分店的销售价格比国外原价高出很多。对于那些无法经常出国却精明消费的中产阶层来说,代购者的存在无疑解决了他们的难题。

巴黎拉法耶特百货公司内的奢侈品牌皮包(123RF)
巴黎拉法耶特百货公司内的奢侈品牌皮包(123RF)

 
2015年香奈儿集团在奢侈品行业中率先宣布将进行全球化价格调整。其时尚主管表示,高额关税使奢侈品在中国的价格比法国高出40%。面对网络销售和假货的冲击,香奈儿集团于2015年三月决定将除去香水以外的所有产品在中国大幅度降价,使其与欧元的差价不超过5%,与国际上的差价不超过10%。同时香奈儿将其在全球销量最高的三款皮包的价格提高了20%。该政策实施一年后,大部分精明的买家都知道,两地的差价大幅度减少。随后,其它牌子也效彷。
 
在沿海或一线城市,当国际名牌的分店遍布各地甚至饱和时,购买奢侈品对富裕的消费者已是随心所欲的事。但对于其他生活在二三线城市有购买力的人来说,来自海外代购的产品无疑可以满足他们的拥有欲。对任何一个国际牌子来说,代购为欧美国家当地商店带动了业绩增长,相对地就减少了国内的消费。经过这些年的观察,行内人士开始对这一直处于灰色地带,只购买不亲身体验产品的特别客户不再表示认同,他们深知这种增长是短期性,并对品牌造成“迸发症性”的危害。讲究品牌体验的奢侈品销售专家指出:
 
1. 奢侈品的价值除了工艺高超和质量优良外,大部份品牌更将他们的独家售后服务做到与其价格相吻合,稀有货品的出售与客人本人要有接触;如果通过中间人购买,客人就失去了售后服务的优待,这对品牌来说是一种名誉上的损失。
 
2. 无论是代购还是网上淘宝,真正的客人只有货到手时才能接触到产品,这自然减弱了消费者对品牌的热情,因此影响了品牌的声誉。
 
3. 同样一个产品,日本代购和法国代购或许提供不同的价格,这种错乱首先让最终消费者对产品标准价格缺乏评估能力,更使其对同一产品中国市场的价格产生疑虑,失去信心。
 
4. 最严重的是,高级奢侈品的消费者购买一件精品,除了满足自己付钱一刹那快感以及拥有感外,非常重要的就是体验和享受整个购买过程无微不至的细节服务,如果让一批不经意的代购者“劫持”了这段经历,到最后只是仅仅拥有了一件产品,而没有经历一次美妙的店内消费体验,对任何奢侈品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代购能够为海外商店带来高额销售业绩,所以不少商店经理和店员都非常地“配合”,例如无限量地出售甚至帮忙打包邮寄。但这种短期的增长却为品牌带来无法估计的损失。因此奢侈品公司都想尽办法抑制代购行为。
 
代购的前身和过度
 
在八九十年代也有靠跑单帮“发财”的人,只靠这类来回跑的买卖就能足够赚到购买巴黎市中心歌剧院附近的一个小单间房子。笔者当年刚抵法国留学,就遇上了一对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夫妇,专门在法国买货,当然和现在的代购大同小异。
 
通过朋友介绍,我和一位朋友非常惘然地坐上他们开的小型宝马车,在驶向16区LV分店的路上,妻子拿出一本当年最新的LV产品手册,叫我们认清她指定的两三个图样,说就要每样买一个,同时拿出一叠现钞,分别给我们一万法郎,然后在下车前对我们说,他们就在旁边的咖啡店等。我们两人走进LV店,找到了指定的产品后,就对店员说想买这款,我们支付现金,并将我们的护照给店员办理退税手续。从下车到走出LV店,不到20分钟,我们又上了停在旁边的车。将刚买的LV皮包和剩下的现金交给妻子,我们赚钱的工作就完成了。
 
对当时的学生来说,我们不需费劲就赚到一个8千法郎LV皮包退税后的钱,这种容易赚外快的机会实在难得,也满足了虚荣的购物欲。听说像这样跑单帮的华裔夫妻有几对,到最后还是归老还乡。
 
到了2000年以后,开始出现几位经常在奥斯曼大街拉法耶特店每逢遇上华人女孩子就上前问你“买包吗”的大妈。她们就是过去跑单帮和时尚代购的接替者。称这些人“大妈”一点也不假,她们几乎全部都是50岁以上,毫无打扮甚至有点邋遢,在地平层的柜台之间闲逛,遇上中国年轻女学生就上去搭讪,劈头一句话就是“买包吗?”刚开始还误解她想向你兜售皮包,其实是她托你去LV专柜帮她买皮包。
 
开宝马车跑单帮的年代已远逝,几年间只为生计的买包大妈在华人圈内备受诟病,而近几年来除了买LV皮包也买奶粉的青年男女,以代购自称。当国内欧洲奢侈品公司饱和甚至到关闭的情况下,这批不论是全职还是兼职的代购者遍布全世界,他们成为名牌公司既爱又恨的消费者,更逐渐形成了中国高级消费品的灰色市场。
 
代购的苦与乐
 
现在选择做代购的人主要以年轻人为主,可以是学生或兼职,也有不少为人母的主妇。对有些人来说代购是吃饭的经济来源,也有些人把这当作副业。之所以选择做代购,无疑认为赚钱容易,不需文凭不需证明,拿着护照和信用卡就可整天逛街,一来满足自己的购物欲,同时一转手就赚上几百欧元,显然是一份美差。
 
小吉从事代购有两年多了,自己觉得还满意。选择做代购就是因为在法国找不到适合的工作,生活所迫,加上自己原籍上海,所以朋友圈内的小资们还不少,结果没想到自己的客户可以在很短时间超过500人,现在至少也有一千人。
 
一天遇到小吉,是下午16点左右,她和两个朋友在春天百货底层的咖啡厅等待。等什么呢?小吉说是为客户找一个爱马仕Kelly款红色金扣的皮包,早上一开门就到了总店,结果店员告诉她没有货,叫她下午17点再来。所以她和几位朋友在一起等。这可是一桩大生意,要货的客人已经将一千欧元打进户头作为订金。小吉说买这类“大牌子限量货”并不容易做到,首先自己的银行账户得有足够的储蓄,这款包原价7千多欧元,而且往往店员猜到你是代购,要求代购再买其它货搭配,这样下来,银行的资金必须得牢靠。
 
一年多前,因为朋友需要托小吉在巴黎买奶粉,她就每天拖着买菜的小车到巴黎拉德芳斯区一家药房超市买一整车的奶粉,然后又拖到速寄公司。这样一天下来钱可以赚一点但体力透支。经过几个月后,小吉开始转买药妆,没有那么重那么累,在慢慢赢得有客人对她的信任后,小吉逐渐开始买名牌皮包。
 
等待了一整天再回到爱马仕的总店,还是没有客人要的颜色,只好去另家分店,买了一个基础款。虽然很失望,小吉知道需要退款给客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劳动泡汤,她会将费力买来的爱马仕皮包转手卖给开网店的人,自己还是可以赚到200欧元。小吉总结,买卖一箱奶粉自己可以赚几十欧元,买卖一件衣服可以赚100欧元,高级皮包至少200欧元。除了每天在外面跑,回到家还得不停发短信回复客人。小吉说这类工作不分昼夜,有时半夜醒来还会反射性地看手机,甚至在黑暗中回复客人的提问。问小吉如何形容自己目前的工作,她说就是“奢侈品的搬运工”。
 
易被利用的行业
 
选择代购一行,很多人都会说入行是因为看到别人赚钱容易,且非常自由。但这个行业存在的问题就是现金流动量大,缺乏法律框架,一旦出现问题,代购者自然就是首当其冲。最近在法国的两桩重大事件,相信将改变未来代购的前途。法国警方破获了一桩网络设计周全的洗钱案,无知的代购者就成为警察的目标之一。在货品运输中,因邮寄失误引起的纷争再次引起行内人士的关注。
 
代购根本的问题就是逃税,无论是邮寄还是托人带货,必须办理海关清关的手续。例如哪些属于免税产品,个人用品的价值上限多少不用申报等等。尽管代购者为了避免邮寄产品被扣押,都自动申报入境税,但仍然存在偷漏税的问题,那就是个人收入申报税收问题。除了这些地下运作,代购将产品邮寄也有一定的风险。
 
运输当中出现的货到后缺斤少两的问题是代购者的致命要害,损失遗漏都是邮寄的风险。为了避免无法控制的人为错误,不少代购选择“人肉”运输,就是付钱请朋友、游客甚至经常出入两地的导游带货回国。于是一种新兴的行业“人肉运输”随之出现。有人专门负责在巴黎收货然后再一起带上飞机,保证直接交货到客人手上。一件成千上万欧元的货品经历如此曲折的途径抵达付钱的人手上,环环惊险。
 
奢侈品的销售仍在中国大有前途,国人会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来拥有更多的名牌。代购作为这条销售链的唯一“个体身份”,为了不在客人面前失信失责,因此甘于承受由购买到运输任何一个环节中他人的错误。姑且承认国人具有强大的忍受力,但任何一个牟利且不受保障的商业行为都成为非法份子乘虚而入的目标,如此代价就未免过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