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斯争当左派最佳竞选人 “信念不变 走向成熟”

【记者李东尼综合报导】距离法国左派初选还有不到三周的时间,左派焦点候选人之一的前总理瓦尔斯(Manuel Valls)1月5日接受了法国电视二台《政论节目》的现场采访。瓦尔斯面对质疑他针对35小时工作制、巨富税和公共开支等问题自相矛盾的态度明确表示:“我肯定是变了!我的信念没有改变,但我确实变了,我变得更成熟了。”瓦尔斯在访谈中否认自己是机会主义者,同时认为过去左派太迁就市场,太屈从于金钱和自由主义。

前法国总理、左派总统候选人瓦尔斯,于2017年1月3日在巴黎进行宣传。(AFP/Getty Images)
前法国总理、左派总统候选人瓦尔斯,于2017年1月3日在巴黎进行宣传。(AFP/Getty Images)
 
宪法第49条第3款
 
整个访谈过程中最让人瞠目结舌的环节是当瓦尔斯谈到运用宪法第49条第3款(简称49-3)的时刻。众所周知,他在担任法国总理期间,3年内曾6次使用49-3赋予总理的特权,强制通过政府法案。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强制通过了马克隆经济法案,以及最新的劳动法修正案。然而人们万万没想到,瓦尔斯在竞选期间提出若当选总统后会废除49-3条款,而且还透露自己当时通过上述这两条法案时受到来自社会党内批判派议员的压力,不得不动用49-3条款。瓦尔斯说:“我不再是总理,我需要考虑将来,尤其是如何应对民主危机。”
 
伊斯兰女性头巾
 
访谈中还谈到了有关伊斯兰妇女在穆斯林文化中穿戴头巾的问题,瓦尔斯认为头巾是对女性的一种奴役。针对这一问题现场一位自称既是穆斯林又同时是女权主义者的女性对瓦尔斯进行了提问。瓦尔斯回答说:“‘认为(露出)女性的脸与身体是不知羞耻的行为’到底是怎样的观点……您可以自由地选择佩戴头巾,但是您也非常清楚地知道今天在某些街区发生了什么。”他还说:“我也是一位女权主义者,我不想看到在社会底层的街区内渴望自由女性的衣着穿戴受到强制要求……当今头巾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政治化。在其它一些国家,被强制戴头巾的女性们正奋力地摘掉它。”
 
社会住房
 
瓦尔斯还谈到了社会住房的议题,他计划如果上任将新建4万套社会住房,重点用来帮助刚刚入职不久的年轻人。纵观法国社会住房情况,在2015年总共建成了10万9千套社会住房,同比增长了2.3%
 
法俄关系和叙利亚问题
 
随着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活跃,法国对俄政策也成为当晚讨论的话题之一。瓦尔斯认为:“作为历史悠久的大国,俄罗斯应该负起大国的责任,首先要在叙利亚问题上负责”,另外他还提出“对俄制裁保持不变”。谈到叙利亚问题,瓦尔斯阐明了自己的观点:“我们知道,阿萨德(Bachar el-Assad)的存在对叙利亚的未来来说是个障碍,我们应该务实一些,并邀请他谈判。”
 
与法国总工会秘书长激烈对话
 
当晚的瓦尔斯访谈中,还有一个充满火药味的环节,节目组邀请了全国总工会CGT秘书长马蒂奈兹(Philippe Martinez)作为神秘嘉宾来到现场,两人现场对话激烈。
 
在去年的劳动法风波中,两人各执己见僵持不下,由CGT主导的工会力量坚持游行示威,一度造成油慌,而最后时任总理的瓦尔斯也没有妥协,动用宪法49-3条款强制通过劳动法修正案。
 
两人见面后,瓦尔斯刚刚说道:“我和您一样走访过许多企业……”,就被马蒂奈兹反驳打断:“您没我走访的多,没我多。”瓦尔斯回答说:“我们各司其职。”而马蒂奈兹又反驳说:“我可不认为这是个职业。”瓦尔斯回复:“请别咬文嚼字,我其实也没当它是职业,而是使命和一种乐趣。”马蒂奈兹还曾一度通过推特帐户发表个人见解:“我们拒绝在最差劲的和稍差一点的两者间选择,我们要的是最好的人选。”
 
除了电视演讲之外,瓦尔斯计划几乎每天走访一个地方。比如1月15日他计划到利万市(Liévin)市,16日就要转战雷恩(Rennes),18日走访利摩日(Limoges)。这位五年前只获得5%选票的竞选人今年是否会成功进驻爱丽舍宫,让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