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后 英国边境继续开放两年 过渡协议让欧盟公民自由流动:

【记者成容综合报导】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同意财长哈蒙德制定的计划,准备在2019年3月英国正式脱欧之后,向欧盟公民提供长达两年的自由流动期限,两年后将实行新的移民制度。这一“过渡协议”受到了内阁成员的一致支持。
 
据英国媒体7月21日报道,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表示,英国可能需要两年才能完全离开欧盟,并开始与其他国家谈判新的贸易协议。所以,英国在2019年3月正式离开欧盟之后可能会有两年的“实施阶段”。
 
他说:作为帮助企业调整的阶段,“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障碍”。福克斯否认他正在计划让英国没有取得任何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今年3月28日向欧盟理事会发出正式信函,援引《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启动脱欧程序。(Getty Images)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今年3月28日向欧盟理事会发出正式信函,援引《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启动脱欧程序。(Getty Images)

 
环境大臣戈夫(Michael Gove)说,“实施阶段”是为了确保获得移民劳工和经济的稳定。他表示必须以“实用主义”为目地。
 
但英国媒体的报道称,欧盟公民的自由流动可以在2019年3月以后持续多年。
 
《泰晤士报》的报道说,首相准备在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后,为欧盟公民提供两年的自由流动,而《卫报》则认为可能是四年。
 
唐宁街一位高级消息人士驳回了这一报道,说这些观点是来自“传单上的人”,并称“不是政府的立场”。
 
英国广播公司政治记者梅森(Chris Mason)表示,内阁方面似乎已经强化了观点,即从欧盟成员国到2019年3月正式脱欧日期之后的新关系之间,有着过渡时期的概念,也就是说,英国将不在欧盟内,但其成员国的一些特点将持续一段固定的时期。
 
21日,高盛国际首席执行官戈诺德(Richard Gnodde)表示,为了阻止工作机会从英国流失到欧洲,“具有重大意义的”过渡期需要尽快达成一致。
 
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他“每一天”都在为脱欧的应急计划花钱。该计划包括在高盛欧洲办事处增加更多员工,脱欧之后为欧盟客户服务。戈诺德说,如果过渡协议到位,他可以节省这笔钱。高盛在英国雇佣了6,500名员工。
 
 “务实的判断”
 
在被问及媒体的有关报道时,戈夫说:“首相已明确表示,随着我们离开欧盟,我们将有一个实施阶段,这将确保我们能够继续拥有劳动力,不仅是获得劳工,还有商业部门要求的经济的稳定和确定性。”
 
他认识到“获得优质劳动力”对企业的重要性,并表示,涉及英国经济的最佳利益和“顺利”的脱欧,任何这样的过渡期应该“以务实的判断为动力”。
 
自民党新领袖:脱欧也许不会发生
 
新当选的自由民主党领袖凯博爵士(Sir Vince Cable)说:“令人鼓舞的是,一些更明智和务实的政府成员正在开始努力寻求妥协,但是在几年之内,英国人将失去在欧洲大陆自由移动的权利。”
 
他说:“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那就是政府是否继续追求所谓的硬脱欧,即离开关税联盟和单一市场。我们必须和其他人一起工作。上周我们做过一个议案,是由一些我们支持的工党议员提出的,试图阻止这个灾难性的后果。”
 
他在英国广播公司的“安德鲁•马尔秀”(Andrew Marr Show)中表示,“如果人们看到他们的生活水平受到损害,失业人数增加”,那么续留欧盟的问题将再次被提出。最近的一次Survation调查显示,53%的人会支持举行关于是否接受最终脱欧交易条款的第二次全民公投,47%的人反对。
 
他说:“我开始认为脱欧可能永远不会发生。问题如此巨大,两个主要党派的分歧是如此巨大,我可以看到不会发生(脱欧)的情况。”
 
“是时候采取行动”
 
前工党政府的财长达林先生表示,2019年3月以后的过渡时期是“必需的”,是为了阻止企业突然被剥夺了欧洲工人。他并且告诉英国广播电台的“今日”节目说:“如果他们谈论最多四年,那我觉得这样会很受欢迎。”
 
运输大臣格瑞凌(Chris Grayling)说,过渡协议是“谈判的问题”,但补充说,英国人民“投票控制我们的边界,这就是脱欧后会发生的事情”。
 
“蒙混、模糊和延迟”
 
保守党的后座议员博恩(Bone Bone)告诉英国广播第四电台的“世界纵览”节目说:“我一分钟都不去想,政府将在脱欧之后还允许自由流动。”
 
他补充说:“自由流动必须在2019年3月31日之前结束,我认为大多数保守党议员会这样说,政府会这样说,梅首相也会这么说。”
 
但是,英国独立党的临时领导人克劳瑟(Steve Crowther)说:“自从快速大选以来,特蕾莎•梅被束缚,地位飘摇不定,而在6月8日以前打算辞职的留欧派哈蒙德现在看到蒙混、延迟和模糊的机会,想在本届议会结束之前,尝试颠覆(脱欧)决定。”
 
21日,唐宁街表示,政府的“首要目标”是“顺利、有序地退出,最终达成与欧盟的全面自由贸易协定,实施阶段(过渡时期)是为了避免任何危险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