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停止经商罕见延期或涉更隐秘问题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官方消息显示,北京当局要求军队停止经商的工作最后期限,不得不延迟半年,引发猜测。江泽民当年纵容军队经商,不得已发布的禁令也成为一纸空文。有分析指,军队内部腐败根源难除,因此军改遭遇极大的阻力。而这些问题至今难以解决,其背后还涉及隐秘罪恶。

两会上的军方代表(Getty Images)
两会上的军方代表(Getty Images)

 
军方停止有偿服务改革遇阻
 
6月11日,大陆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称为推进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即军队经商提供遵循。
 
所谓军队对外的有偿服务,包括军方医院对社会开放、准许私人机构租用解放军的仓库、聘用文工团和歌舞团演出、军方工程公司可承包外判工程以及开放军方学院予外面的学生等等。
 
这份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发布的文件内容强调,到2018年年底前全面停止军队一切有偿服务。
 
文件并要求,空余房地产、农副业生产用地、大型招待接待资产,全部由中共军委集中管理、统筹调控。
 
2015年11月,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2016年2月,军委正式印发有关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2016年4月西安大学生魏则西在武警医院(被莆田系承包的“肿瘤科”)接受治疗无效后死亡,事件引发舆论对军队医院有偿服务的关注。
 
外界注意到,大陆官媒曾在2017年5月31日的一篇报导中称,停止军队经商的工作分两步走,计划2018年6月完成。显然,如今有关改革的完成期限将被延期半年。
 
在该篇报导中,国防大学教授姜鲁鸣透露,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这一工作将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区分不同情况,分两步实施,计划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
 
第一步将涉及幼儿教育、新闻出版、文化体育、通信、人才培训、基建营房工程技术、储运设施、民兵装备修理、维修技术、司机训练10个行业的项目,2017年6月底前完成全面停止任务。据称,这些行业规模范围较小,涉及债权债务不深,利益纠葛相对简单。
 
第二步则涉及到房地产租赁、农副业生产、招接待、医疗、科研5个行业的项目。
 
姜鲁鸣还提到,改革或多或少触及部分单位、部门和个人的利益,引起一些不理解。
 
有评论称,目前对于这项活动的推迟意味着,大陆当局下令停止军队经商的工作遇到了阻力。北京推行的军队改革触及利益集团的利益。有北京学者表示,军队有偿服务在一些行业领域利益嵌入很深,一些单位有偿服务收入已成为自我保障的主要财力来源。
 
江泽民纵容军队经商腐败一发不可收拾
 
近年大陆军队尤其是高级军官的丑闻在民间广为流传。而习近平当局军队反腐亦曝光了其腐败的冰山一角。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军队经商,始于八十年代中期,当初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在江泽民当上军委主席后,为了控制军权,就充分利用这个空子和手中职权,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泽民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问题却由此而一发不可收,军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腐败,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
 
曾有香港媒体披露,有些海军将领甚至还派遣军舰到海外载运家电和汽车走私入口。
 
据《胡锦涛新传》一书的援引信息称,中共军队在江泽民时期腐败不堪。朱镕基1998年9月在中国反走私工作会议上透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元人民币(下同),军方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500亿。
 
《江泽民其人》一书则提及,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会上指出,军队甚至动用军方气象台来为其走私服务,还冒用总理签字,随便盖上军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领20亿,但事情最后被江泽民给压下了。后来,朱镕基向江泽民提出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1998年,在各方的压力下,江泽民不得不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改为下令禁止军队经商。
 
不过,有大陆媒体在2017年2月8日报导称,中共军队1998年虽然关闭经商的经济管道,但碍于各种原因而无法彻底落实。军方仍然保有利益,改名为有偿服务,涉及诸如军队医院、军队院校、军队科研机构以及军队仓库、码头、文艺产品等领域。
 
军队经商涉隐秘腐败难以禁绝或因更隐秘罪恶
 
事实上近年来,军队经商或有偿服务还有隐秘的军火部分。2013年1月,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指出,中国军队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军火商业,众多高官、军官和军队企业串联在这个利润庞大的利益链条上。
 
在胡锦涛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期间,其军队掌控权落在江泽民两大亲信郭伯雄、徐才厚手上,大批军中要员都是江泽民的人马,军中贪腐成风。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还倒卖军火大发横财。军方总参设在广州一个秘密机构,本来是承担收集东南亚情报信息的重任,却成了郭系人马倒卖军火、然后分赃的窝点。这些问题都发生在江泽民下令禁止军队经商之后。
 
2010年7月21日,全军对外有偿服务管理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时任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等出席。但讽刺的是,2012年2月谷俊山便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被捕,廖锡龙也多次传出被查消息。
 
另外还有更隐秘的部分,军队医院还被指涉秘密盗卖人体器官发财。香港《苹果日报》2015年3月7日曾报导,北京301军医院前外科部主任蒋彦永曾提到,军医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的违法行为。这些勾当经济效益很高。
 
国际调查报告指出,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后,不计其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形同“零成本”器官供体,在极大利益的刺激下,中共军队、武警医院系统皆参与活摘器官进行移植的犯罪行列。这些活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曝光后,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害怕被法办,极力阻扰国际调查,并抵制习近平的军改,以求自保。
 
对于此次习当局再度发布的停止军中经商的文件,有海外媒体引述分析表示,中共军队经商牵扯利益集团的关系太多,半年后军方能否全面完成禁止经商,仍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