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五星上将 蒋中正与麦克阿瑟(1)

文/赵长歌 
 
现代史上,中西方有两位传奇的五星上将,蒋中正与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他们的传奇,既是个人的传奇,也是历史的传奇。本文将从不同角度对比两人的相似之处,开篇先从以下这句话谈起。 
 
秦孝仪先生赞叹蒋公:“夫有其德者,未必有其言,有其言者未必有其功,三者备矣,又未必有其位与有其寿。”德、言、功、位、寿五者齐备,蒋公与麦帅都是这样的历史英雄。 

左图:蒋中正(1943年);右图:麦克阿瑟(1945年)
左图:蒋中正(1943年);右图:麦克阿瑟(1945年)

 
天降大任 英伟奇才 
 
蒋中正(1887年10月31日~1975年4月5日)寿享88。道格拉斯•麦克阿瑟(1880年1月26日~1964年4月5日)寿享84。出生于19世纪末的两位英雄,相差7岁,有着英朗军人仪表的他们,都在20世纪世界巨变的历史舞台上力挽狂澜。他们逝去的时间,相隔11年,逝去的日子,竟同是4月5日。
 
蒋中正的一生充满了“最高”和第一。他是第一任黄埔军校校长,历任国军总司令、国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特级上将、国民党总裁、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长、三民主义青年团团长、中华民国总统。他是中国建立共和政体后,是第一个成功统一全国的最高元首,是领导中国军民团结抗日的最高领袖,二战同盟国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公的经历正是源于他的奇才和天降大任,他创造了现代历史上英雄救世的奇迹。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一生充满了第一和唯一。1903年,他以98.14分第一名的成绩自西点军校毕业,创造了西点历史上的最好成绩。麦克阿瑟还有三个“最年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是美军中最年轻的准将。1919年被任命为西点军校第31任校长,是西点史上最年轻的校长。他于1930年宣誓就任美国陆军参谋长,成为美国陆军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参谋长。 
 
他是被其他国家授予陆军元帅的唯一美国将军,是美国历史上参加过三次重要战争(一战、二战、韩战)的唯一将军。二战时期历任美国远东军司令、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司令。战后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等职,是对日本命运和太平洋地区影响最深远的美国人,还是美国陆海空三军中获勋最多的将军。他卓越的军事天才、战略能力和时代赋予的独特经历,使他独特于美国历史上的任何将领。 
 
1908年,蒋中正加入同盟会,次年首次见到孙中山。当时还是年轻军校士官生的蒋中正给孙中山先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孙中山对陈其美说:“此人将成为革命的中坚,我们的革命运动正需要这样的人。” 
 
军事家、美国陆军特级上将约翰•潘兴是众多著名美国陆军将军的导师。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潘兴曾率领美国远征军取得胜利。年轻时的麦克阿瑟令潘兴印象深刻:“麦克阿瑟少尉的男子汉气质和精干的形象,给我留下了良好印象。” 

左图:蒋中正(右)、原配毛福梅(左)、母亲王采玉(中)与蒋经国(前);右图:少年麦克阿瑟就读西点军校(1899年),和他的母亲玛丽哈迪。
左图:蒋中正(右)、原配毛福梅(左)、母亲王采玉(中)与蒋经国(前);右图:少年麦克阿瑟就读西点军校(1899年),和他的母亲玛丽哈迪。

 
两位母亲 教子不怠 
 
蒋中正九岁丧父,蒋母含辛茹苦,教子不怠。蒋中正回忆母亲时说:“其于中正抚爱之深,常如婴孩,而督教之严,甚于师保。出入必检其所携,游息必询其所往,罢读归来,必考其所学;而又课以洒扫应对之仪,教以刻苦自立之道,督令躬亲佣保猥贱之工作,以励其身心;夜寐夙兴,无时不倾注其全力,期抚孤子于成立。”古有岳母刺字,现有蒋母言传身教,为中华民族培养了又一位千古英雄。 
 
麦克阿瑟将军的母亲玛丽哈迪也称“粉姬”,她鼓励麦克阿瑟学习研究历史,浏览世界名人传略,教导麦克阿瑟“永不说谎”。儿童时代起,麦克阿瑟取胜的决心就坚不可摧,粉姬小心地呵护着这种激情。麦克阿瑟一直受到母亲的激励,有人说她塑造了麦克阿瑟的性格。 
 
非常著名的一件事情是,麦克阿瑟13岁那年,粉姬把他带到了外公家诺福克,他决定卖报纸来挣些零花钱,然而街角很多卖报的小孩不喜欢再有竞争者加入。他晚上回家时局促不安,一捆报纸原封未动。“道格拉斯,你为什么一份报都没卖?”“晤……那些男孩不让我卖。”粉姬严厉地对他说:“明天你还出去,把报纸卖完,否则别回来。”麦克阿瑟第二天晚上回来时,一只眼睛发青,衣服撕破了,鼻子和嘴巴有干涸的血迹,指关节红肿,但这次报纸卖完了。 
 
国父创校 名将摇篮 
 
黄埔军校,全称“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由国父孙中山先生指示筹办,1924年建校,原校址位于广州黄埔长洲岛。 
 
孙中山宣布训词:“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此训词成为中华民国国歌,从黄埔第五期开始传唱至今。 
 
1924年11月,孙中山视察军校,对蒋中正说:“今观黄埔军校学生,……必能继续我之生命,实行我之主义。今有学生诸君,可完成吾未竟之志,则可以死矣。” 

民国13年(1924)孙中山任命蒋中正为陆军军官学校校长之委任状
民国13年(1924)孙中山任命蒋中正为陆军军官学校校长之委任状

 
黄埔培养出的名将,多在抗战和剿共战争中担任军师级职务,一些人甚至在剿共战争担任兵团司令、绥靖区司令、剿总副总司令等要职。如:关麟征、胡宗南、徐庭瑶、李默庵、王叔铭、杜聿明、俞济时、王耀武、黄维、方天、宋希濂、甘丽初、方先觉、桂永清、戴安澜、张灵甫、余程万、胡琏、邱清泉、廖耀湘、罗奇、郑洞国、李本一、杨干才、张耀明、刘玉章、莫敌、高魁元、戴笠、郑介民、唐纵、邓文仪等。 
 
再说西点军校,全称“美国陆军军官学院”。纽约曼哈顿岛以北四十英里的熊山,气势磅礴的哈得逊河被一块伸向河中的岩石坡阻挡,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当年踩在这三角形悬崖巨石之处一看,说,好啊,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华盛顿曾主张在此建立军校,遭到反对。1802年,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改变了在任华盛顿国务卿时的反对立场,西点军校正式创建。西点军校是联邦政府历史上最为悠久的军事性质四年制本科大学,1898年把“责任、荣誉、国家”正式定为校训。
 
西点军校是培养美国陆军名将的摇篮。最著名的美军将领,约翰•约瑟夫•潘兴、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罗伯特•李、小乔治•史密斯•巴顿、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等都毕业于西点军校。 

1919年6月,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西点军校校长。
1919年6月,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西点军校校长。

 
黄埔西点 两位校长 
 
蒋公是黄埔第一任校长,任期从1924年至1947年。黄埔创建之初,物资匮乏,条件极为艰苦,蒋公效法岳飞、戚继光治军,励精图治。从军服军帽设计、聘用教官、编写教程、训练射击、校舍卫生、学员风纪等,蒋公都详细规定。黄埔一期约五百学员,大都由蒋公亲自招收。他还为黄埔学员选定了《选读各书目录》,涵盖广博。 
 
黄埔军校的课程主要是军事课和政治课。军事课首先选定最为急需的基础科目:学科和术科。学科方面,以步兵操典、射击教范和野外勤务令等基本军事常识,继则教授战术、兵器、交通、筑城4大教程。还有教授如何制定战略战术、作战计划、动员计划的课程。术科方面,有制式教练、实弹射击、马术、劈刺以及行军、宿营、战斗联络等。 
 
1925年元旦,蒋公对黄埔学员训话讲道,黄埔军校的校训是“亲爱精诚”四字。当时军校优秀学生,除了获得毕业证书等,还将接受由校长颁发的礼仪装饰佩剑——中正剑。 
 
蒋公自黄埔建军,创立了真正的国民军,迈出了实现“军政”的关键一步。在即将展开的战争中,黄埔军将作为是国军中的王牌、国军的军魂,随公东征、北伐、剿匪、抗日,一匡天下,捍卫国家尊严、保护民族血脉。 
 
日军统帅冈村宁次在1939年说:“看来敌军抗日力量的中心不在于四亿中国民众,也不是以各类杂牌军混合而成的二百万军队,乃是以蒋介石为核心、以黄埔军校青年军官阶层为主体的中央军。在历次会战中,它不仅是主要的战斗原动力,同时还严厉监督着逐渐丧失战斗力意志而徘徊犹豫的地方杂牌军,使之不致离去而步调一致,因此不可忽视其威力。黄埔军校教育之彻底,由此可见……”他承认日本在战前,低估了以蒋公为领袖的黄埔抗战精神。 
 
各期黄埔军校生一毕业,都直接开赴抗日前线参战。抗战八年,22次大会战,200多名黄埔教官和学生担任师长以上职务,指挥全国2/3的抗日之师,抗战胜利后,黄埔军校毕业生幸存者仅1100多人,相比抗战期间入校受训的20万学生,在抗战中的牺牲率高达95%,有40名黄埔将军壮烈殉国,“故土新坟抗日冢,何处白骨无黄埔?” 
 
每年在西点军校庄严而隆重的毕业典礼上,总统或者副总统都会亲自参加,在礼炮声中,校长会亲自把一校徽佩戴在学员的胸前,校徽上镌刻着一只目光炯炯的山鹰,一顶发亮的钢盔,一把锋利的短剑,还有一行醒目的大字,那就是闻名于世的西点校训——责任、荣誉、国家。 
 
西点军校特别重视对学员品德的培养。他们反复强调,西点培养的领导人才必须是“品德高尚”的。 
 
在西点军校,麦克阿瑟曾对学员讲道:“‘责任、荣誉、国家’,这三个神圣的名词庄严地提醒你应该成为怎样的人,可能成为怎样的人,一定要成为怎样的人。它们将使你精神振奋,在你似乎丧失勇气时鼓起勇气,似乎没有理由相信时重建信念,几乎绝望时产生希望。……怀疑者一定要说它们只不过是几个名词,一句口号,一个浮夸的短词。每一个迂腐的学究,每一个蛊惑人心的政客,每一个玩世不恭的人,每一个伪君子,每一个惹是生非之徒,很遗憾,还有其他个性不甚正常的人,一定企图贬低它们,甚至对它们进行愚弄和嘲笑。” 
 
1919年6月,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西点军校校长,成为该校最年轻的校长。他在任内对这所享誉世界的军事院校进行了开拓性的改革,包括 :整顿纪律、增设课程、主张训练要着眼于未来战争、推行现代化军事教育,他也因此享有“西点之父”的美誉。 
 
而进入西点军校的年轻人也已经准备好,或者是经过训练后准备好为他们的国家奉献生命。在美国的历次战争中,西点学员的死亡率是数一数二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