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横空出世 神秘天珠传奇系列

发表:2018年04月05日
“穷天上之庄严,极人间之绚丽!”穿越千年时空,历经沧桑无数。神奇的西藏对我们的向往,不仅是它的历史、它的地理,更因为西藏有独特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一种信仰、—种境界!自由奔放,神秘神圣;欢快,激情;淳朴,善良;圣洁,祥和,魅力无穷。拥有几千年历史文化的古老天珠承载着民族的自豪感和荣誉感,守护着藏民的辉煌,传承着未来的希望。在藏民心中,借天珠默默许下心愿,播种希望,收获吉祥!
 
天珠是中国西藏民族发展历史长河中古老而神圣的瑰宝!被誉为神灵的化身、天界的圣物。关于她的身世更是扑朔迷离,神秘莫测,众说纷纭。具体的讲,至少有十六种。

合成图

 
第一、3000多年前,青藏高原的藏族先民正经历着一场空前的大瘟疫。瘟疫横扫高原,病痛折磨着众生。文殊菩萨的前身曼殊室利佛正好经过喜马拉雅山脉上空,眼见这世间疾苦不甚悲悯,于是向凡间撒下“天华”。“天华”降到青藏高原的各个角落,百姓们将它捡起,带在身边。奇迹发生了,凡是捡到“天华”的人,病痛一天天地消除。最终,依靠这神奇的天降石,青藏高原恢复了一派生机。
 
“天华”便是今天所说的天珠。
 
第二、西藏大成就者金刚亥母(藏名译音“多杰帕嫫”),为消除地方瘟疫修法而降此珠,天珠所降之处,瘟疫即除,并有避邪保护之作用。也有的说,喜马拉雅山区有位邪神叫作罗侯罗,出没无常,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降灾人间,引发大瘟疫。幸好智尊金刚亥母悲悯世人,在天上修法,降下法珠,因缘具足而能得到天珠的人,就可以消灾去厄,百邪不侵。这是笼罩着谜样光环的西藏“天珠”众多的两种说法。
 
说是传说,实际上很多有悟性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真实实,实实在在的神佛救人之事。只是近几十年来,在大陆,为了维持政权的需要,提出了“无神论”之说,才把真的神佛救人的事,说成了传说。在世界各国和内地华人中,不少人也都知道,末法时期弥勒佛下世救人的事。其实,1992年,天门大开,入世的佛道神开始全面救人。那么,天珠代表的宗教文化,一直传承有序地在西藏这块中国最纯净的佛教圣地吸收灵气,接受加持,那难道不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吗?
 
第三、天珠是浮生物,像贝类海螺一样的浮生物,喜马拉雅靠造山隆起,这种浮游生物的化石在隆起中得见天日来到人间。
 
第四、天珠是印度石头绘制而成。
 
第五、天珠是由外层空间掉落的陨石制成。
 
第六、天珠是成串像蛇一样的生物。
 
第七、天珠在田野间捡获或在牛羊群的排泄物中发现。
 
第八、天珠是僵的虫尸体,是昆虫的化石,或是大鹏金翅鸟结晶的化石。
 
第九、天珠是会飞、会跑、会爬动的虫类。
 
第十、天珠可在西藏的天珠草原捕捉。
 
第十一、天珠是阿修罗制造的武器,用以对付帝释天(佛教中的最高统治者,相当于道教中的玉皇大帝)。
 
第十二、天珠是天神的珍贵饰物。
 
第十三、发现天珠穴或天珠巢而获得天珠。
 
第十四、阿里天珠泉流出的天珠。
 
第十五、天珠是大食国(即波斯)国库里的宝石之一。
 
第十六、天珠是玛瑙国的宝物。
 
有关天珠的身世可能还有不少,但不管有多少,那是不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说法和途径,使各方神圣与天珠接缘,通过天珠与佛道神接缘呢?
 
当然,对于天珠的起源人们一直都在研究考察。说法也是多种多样。以前藏族文化类珠子一般是从唐代开始,因为早在唐代,天珠就已为人所知了,欧洲人劳弗于1913年撰写了《东方绿松石考证》。他引用《唐书》及几部唐代经文中的“瑟瑟”一词进行比较考证。他引用《唐书》上的一段陈述,说明最高品位的藏族官员肩上披挂着一串串“瑟瑟”。“瑟瑟”摆放在金银之上。
 
另一份摘自《新唐书》的文献表明。“瑟瑟”一词在唐朝有其特殊的含义,但后来仅有“珍贵石头”这一比较普通的含义了。他进一步推测,“瑟瑟”一词的原意可能是缠丝玛瑙(带条纹的玛瑙)。而这一词可能与藏文词“瑟”、波斯文中“Sjizu”、阿拉伯文中的“Djizu”和梵文中的“Cesha”有关。“瑟瑟”与“瑟”之间在发音上的相似性,及人们所报导的藏人对它的极高评价,都表明藏族瑟珠可能就是唐代的“瑟瑟”。另一个证据颇有启发性,足以证明瑟在唐代就已为人所知,这就是贝克对瑟珠信制品进行的描述。据说这件信制品出自一个唐代墓穴。
 
19世纪初期,一位俗人蒙古医生杰白多吉用藏文撰写了《藏蒙医药学》一书,其中一章是关于天珠的,其标题为《白玛瑙》。他多次讲到“关于中国,非产于中国的天珠”,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他引自17世纪文中关于一粒九眼珠的记载,“不发光,不坚硬”的中国制品的暗示令人颇感兴趣。因为他似乎表明,一些中国原产天珠的仿制品等在17世纪已为人所知了。这个时期正是内地康雍干时期(17至18世纪),宫廷及民间已开始大量使用料器(介于瓷器和下班之间的一种原料,属矽酸盐),从工艺看大量仿制天珠是可能的。林东广在《西藏天珠》一书中贴了一张四川距今200年前仿的天珠,那应属料器之列。
 
大陆的栾建章也曾撰文说: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兼并统一西藏各部落,建立强盛的吐蕃王朝,西藏正史开始书写。而近几年考古发现纷纷证明:古象雄文明也是西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汉文和藏文典籍记载,象雄古国(事实上是部落联盟),史称羌同、羊同;在7世纪前达到鼎盛。《藏族人口史考略》一文记载,根据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1000万。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彻底征服象雄古国。此后,象雄文化渐渐消失。
 
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科考人员在阿里地区札达县象泉河南岸进行发掘时,发现出土了一大批古象雄时期的珍贵文物。其中就有极为精美的天珠,这是青藏高原首次考古出土的象雄天珠。这一发现为考察西藏地区天珠的出现年代、形态纹饰等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证实了古象雄时期天珠的真实存在和盛行。
 
考古学家2015年在西藏阿里地区象泉河南岸一处古象雄时期墓地发现了地层关系清晰、明确年代最早的古天珠,是青藏高原首次出土。
 
象雄天珠的出现使天珠的起源提前了二千多年。但是,对于天珠的起源最早的一种说法是一万五千年。